主页 > E妙生活 >【擂台人生‧四之三】少年时重135公斤遭霸凌阿吉兰学综合格斗 >

【擂台人生‧四之三】少年时重135公斤遭霸凌阿吉兰学综合格斗

【擂台人生‧四之三】少年时重135公斤遭霸凌阿吉兰学综合格斗青春期的时候,我们总希望可以得到更多异性的关注,处在发育期的我们,总是特别在意自己的外表,以及他人投来的眼光。综合格斗选手阿吉兰(Agilan Thani)也不例外。虽然他在中学时期就读男校,但他到校外补习时总会碰见他校女生,这时,他的心跳也会扑通扑通地如小鹿乱撞, 全然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跳。虽然他总是在心仪女生面前耍酷,但在课室里却被其他男生羞辱和霸凌,让他感到很受伤。他当时的体重最高纪录是135公斤,惊人的数目让他从小就特别自卑,即便被欺负了也不敢反击。从一名过重的男生到大马最年轻新晋综合格斗选手,现年22岁的他从不上夜店,也从不沾染同侪染上的不良嗜好。和他性格相近的综合格斗选手克努(Keanu Subba)也不例外。从美国回国以后,当年17岁的克努在接受一年的训练后便参加综合格斗赛。虽然首次出赛即告失败收场,但却激起他的斗志,使他想要在舞台上发光发热的慾望变得更加强烈。于是,他较后决定全心全意投入综合格斗领域,当一名全职选手,最终打出漂亮成绩。两人虽来自截然不同的背景,却有着同样的嚮往和目标,并一步一步为着自己的目标奋力前进。照片上的阿吉兰高大威猛,体格魁梧还带点坏坏的感觉。不过,他微驼背的身材却使得他少了站在擂台上的气势,并多了一份22岁原有的稚气。他说话的方式使他看起来有如邻家男孩,率真且直白。在出任综合格斗导师职后,他的身型才开始缩小。减了脂肪后,他的轮廓更加深邃,身上的肌肉才更为结实。他说,他是在学巴西柔道和综合格斗(MMA)后,花费了约一年的时间才减去55公斤体重 。“13岁那年,为了自我保护我开始学跆拳道,入会后被身边的同学欺负得更惨。因为他们以为我很强,更想上前向我挑衅。”他苦笑说。不抽烟不去夜店16岁那年,他加入巴西柔道,学了3个月却因为学费昂贵和交通问题而被迫停止。17岁生日那天,他又报读综合格斗课程,即便必须面对中五评估考试,他也在所不惜。大考过后,阿吉兰每天到道馆报到,并且在那里申请工作。“我在道馆当杂工,负责中心的清洁工作。晚上很多时候不回家,直接在中心过夜到隔天,然后早上8点再开始工作。”和同侪不同的是,他从不抽烟不过夜生活,而综合格斗的训练更是让他得以维持健康的生活状态。“我对夜店和喝酒这回事有阴影。我父亲以前常喝醉,我不觉得那是值得去触碰的东西。”阿吉兰自认在学校本来就不是受欢迎的学生,所以,他在校期间的朋友特别少,且少人约他夜游,仅有一名好友偶尔会和他一起逛街吃饭。重遇霸凌者 主动上前握手阿吉兰在生活上鲜少放纵自己,且总是显得格外拘束,他说,那是他对自己应有的责任。他出生于一个并不富裕的背景,自小接触的邻里多是私会党成员,他希望自己能让旁人看见生活的另一种可能。“现在,这些邻里为我感到骄傲,几乎有我参加的格斗比赛,他们都会到来捧场。”他在校园被霸凌的时候从来不曾向父亲报告,因为父亲曾告诉他,若被欺负,就必须学会自行应对,若向父亲报告反而会被多训一顿。虽然那并非最好的教育方式,但阿吉兰本身的自省能力却也让他勇敢走出阴影,继续做自己,且不以暴制暴。偶尔在街上遇到那些过去曾经欺负他的人,他多是上前与他们握手打招呼。放下过去,拨开云雾见明月。他自小在校的成绩本来就不理想,且不很喜欢读书,于是,他在中五毕业后,即向父亲要求花两年时间在综合格斗上,以便闯出一番成绩,结果,他真的做到了。22岁创不败纪录在经过一番努力后,阿吉兰不仅成为专业的综合格斗选手,同时也担任综合格斗的教练。他在生活作息方面比常人还要规律和健康。他有专属的营养师,每天必须跟着受配给的食物表进食。他说,控制饮食是一项大挑战,训练时受伤也让他头疼。“过去,我曾因为膝盖脱臼被迫疗养3个月,并暂停当教练,而暂停打斗生涯的情况也一度使我焦虑不已。除了收入中断以外,停止运动的期间也让我体重增加。”要成为一名专业的格斗选手,过程不容易,得花上很多心思,就好比将梦想融入血液一样。格斗选手需从早到晚控制自己的生活方式,这都是为了让打拚梦想的路途更为顺遂。靠运气得来的梦想不持久,幸运只是一瞬间,但要维持梦想就得花上一辈子的功夫。虽然如此,他仍愿意为了圆梦而付出一辈子的心力,而令人艳羡的是,他才22岁就创下不曾被打败的纪录,很多人说他主要是靠天份,殊不知他也是花了5年的时间才修炼到今天的水準。赴美求学返马后克努当格斗选手现年23岁的克努在投入综合格斗领域后,终跟随哥哥的脚步,成为全职型综合格斗选手,他为人谦虚寡言,说话小声。唯有观看他在擂台上格斗的视频,才能还原他的的霸气形象。自小学跆拳道的克努原本成绩还不赖,但11岁跟随家人搬家后,他就没有再继续学下去。14岁那年,他在家人的安排下赴美国求学,且在当地学了一些自卫术,但他当时并未全心投入。17岁返回马来西亚以后,他在接受短短6个月的训练后,即勇敢参加他人生中的第一场综合格斗,结果以败北收场。但也就是因为那一次的失败,激起他的斗志直到今天。他说,他之所以会投入综合格斗赛,除了为雪耻,也因为他非常享受在擂台上比武的感觉。“在参加第一场赛事后,我更下定决心要学习泰拳和巴西柔道。母亲本来不支持我,但父亲看到我的潜力,并非常支持我的决定。”克努的父亲来自尼泊尔,他的母亲则是大马华裔,他说,他的父母是于多年前在瑞士求学时结识,后来结成连理。除了名字带有浓浓的尼泊尔味,他的高鼻樑和单眼皮也是源自山国人民的特徵。“我的粉丝专页的关注者也以尼泊尔人居多。大伙儿都忘了我其实是大马人,最后一次去尼泊尔已经是超过十年前的事情了。”父亲除了给他精神支持,也兼任他的经纪人,处理他的所有赛事。每年6个月在峇厘岛受训2014年加入ONE综合格斗锦标赛(ONE Championship)团队后,克努便积极接受训练。目前,他每年有6个月的时间在峇厘岛接受美国裔教练的训练。为了得到最专业的训练,他不惜砸上重本出国学习。无论是在峇厘岛或是大马,他都是每天早上8点起床,晚上10点睡觉。和阿吉兰一样,他从不过夜生活,每天傍晚6点吃晚餐,入夜后若感觉饑饿就吃苹果充饑。他所吃的都是少盐少糖的食物,且晚上绝不吃澱粉类食物。在制定生活目标以后,他便全神贯注的投入其中。他披露,他有时在外进食,有时则会自煮一日三餐。对于克努而言,成为一名职业综合格斗选手,最有挑战性的是寻找赞助人。“有些人口口声声说要赞助我,但当我们上门探访时却吃闭门羹。”他说。选手亦需要生存,所以,寻找赞助人对他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阿吉兰和克努两人虽还年轻,但这两名九十后之所以可以走得如此顺遂,主要是因为他们清楚知道自己的人生目标,并且专注追梦。即便是路上再寂寞再孤单,也击垮不了他们那颗向上的心。特约/克里斯[email protected] E妙生活 136℃ 95评论
【擂台人生‧四之三】少年时重135公斤遭霸凌阿吉兰学综合格斗青春期的时候,我们总希望可以得到更多异性的关注,处在发育期的我们,总是特别在意自己的外表,以及他人投来的眼光。综合格斗选手阿吉兰(Agilan Thani)也不例外。虽然他在中学时期就读男校,但他到校外补习时总会碰见他校女生,这时,他的心跳也会扑通扑通地如小鹿乱撞, 全然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跳。虽然他总是在心仪女生面前耍酷,但在课室里却被其他男生羞辱和霸凌,让他感到很受伤。他当时的体重最高纪录是135公斤,惊人的数目让他从小就特别自卑,即便被欺负了也不敢反击。从一名过重的男生到大马最年轻新晋综合格斗选手,现年22岁的他从不上夜店,也从不沾染同侪染上的不良嗜好。和他性格相近的综合格斗选手克努(Keanu Subba)也不例外。从美国回国以后,当年17岁的克努在接受一年的训练后便参加综合格斗赛。虽然首次出赛即告失败收场,但却激起他的斗志,使他想要在舞台上发光发热的慾望变得更加强烈。于是,他较后决定全心全意投入综合格斗领域,当一名全职选手,最终打出漂亮成绩。两人虽来自截然不同的背景,却有着同样的嚮往和目标,并一步一步为着自己的目标奋力前进。照片上的阿吉兰高大威猛,体格魁梧还带点坏坏的感觉。不过,他微驼背的身材却使得他少了站在擂台上的气势,并多了一份22岁原有的稚气。他说话的方式使他看起来有如邻家男孩,率真且直白。在出任综合格斗导师职后,他的身型才开始缩小。减了脂肪后,他的轮廓更加深邃,身上的肌肉才更为结实。他说,他是在学巴西柔道和综合格斗(MMA)后,花费了约一年的时间才减去55公斤体重 。“13岁那年,为了自我保护我开始学跆拳道,入会后被身边的同学欺负得更惨。因为他们以为我很强,更想上前向我挑衅。”他苦笑说。不抽烟不去夜店16岁那年,他加入巴西柔道,学了3个月却因为学费昂贵和交通问题而被迫停止。17岁生日那天,他又报读综合格斗课程,即便必须面对中五评估考试,他也在所不惜。大考过后,阿吉兰每天到道馆报到,并且在那里申请工作。“我在道馆当杂工,负责中心的清洁工作。晚上很多时候不回家,直接在中心过夜到隔天,然后早上8点再开始工作。”和同侪不同的是,他从不抽烟不过夜生活,而综合格斗的训练更是让他得以维持健康的生活状态。“我对夜店和喝酒这回事有阴影。我父亲以前常喝醉,我不觉得那是值得去触碰的东西。”阿吉兰自认在学校本来就不是受欢迎的学生,所以,他在校期间的朋友特别少,且少人约他夜游,仅有一名好友偶尔会和他一起逛街吃饭。重遇霸凌者 主动上前握手阿吉兰在生活上鲜少放纵自己,且总是显得格外拘束,他说,那是他对自己应有的责任。他出生于一个并不富裕的背景,自小接触的邻里多是私会党成员,他希望自己能让旁人看见生活的另一种可能。“现在,这些邻里为我感到骄傲,几乎有我参加的格斗比赛,他们都会到来捧场。”他在校园被霸凌的时候从来不曾向父亲报告,因为父亲曾告诉他,若被欺负,就必须学会自行应对,若向父亲报告反而会被多训一顿。虽然那并非最好的教育方式,但阿吉兰本身的自省能力却也让他勇敢走出阴影,继续做自己,且不以暴制暴。偶尔在街上遇到那些过去曾经欺负他的人,他多是上前与他们握手打招呼。放下过去,拨开云雾见明月。他自小在校的成绩本来就不理想,且不很喜欢读书,于是,他在中五毕业后,即向父亲要求花两年时间在综合格斗上,以便闯出一番成绩,结果,他真的做到了。22岁创不败纪录在经过一番努力后,阿吉兰不仅成为专业的综合格斗选手,同时也担任综合格斗的教练。他在生活作息方面比常人还要规律和健康。他有专属的营养师,每天必须跟着受配给的食物表进食。他说,控制饮食是一项大挑战,训练时受伤也让他头疼。“过去,我曾因为膝盖脱臼被迫疗养3个月,并暂停当教练,而暂停打斗生涯的情况也一度使我焦虑不已。除了收入中断以外,停止运动的期间也让我体重增加。”要成为一名专业的格斗选手,过程不容易,得花上很多心思,就好比将梦想融入血液一样。格斗选手需从早到晚控制自己的生活方式,这都是为了让打拚梦想的路途更为顺遂。靠运气得来的梦想不持久,幸运只是一瞬间,但要维持梦想就得花上一辈子的功夫。虽然如此,他仍愿意为了圆梦而付出一辈子的心力,而令人艳羡的是,他才22岁就创下不曾被打败的纪录,很多人说他主要是靠天份,殊不知他也是花了5年的时间才修炼到今天的水準。赴美求学返马后克努当格斗选手现年23岁的克努在投入综合格斗领域后,终跟随哥哥的脚步,成为全职型综合格斗选手,他为人谦虚寡言,说话小声。唯有观看他在擂台上格斗的视频,才能还原他的的霸气形象。自小学跆拳道的克努原本成绩还不赖,但11岁跟随家人搬家后,他就没有再继续学下去。14岁那年,他在家人的安排下赴美国求学,且在当地学了一些自卫术,但他当时并未全心投入。17岁返回马来西亚以后,他在接受短短6个月的训练后,即勇敢参加他人生中的第一场综合格斗,结果以败北收场。但也就是因为那一次的失败,激起他的斗志直到今天。他说,他之所以会投入综合格斗赛,除了为雪耻,也因为他非常享受在擂台上比武的感觉。“在参加第一场赛事后,我更下定决心要学习泰拳和巴西柔道。母亲本来不支持我,但父亲看到我的潜力,并非常支持我的决定。”克努的父亲来自尼泊尔,他的母亲则是大马华裔,他说,他的父母是于多年前在瑞士求学时结识,后来结成连理。除了名字带有浓浓的尼泊尔味,他的高鼻樑和单眼皮也是源自山国人民的特徵。“我的粉丝专页的关注者也以尼泊尔人居多。大伙儿都忘了我其实是大马人,最后一次去尼泊尔已经是超过十年前的事情了。”父亲除了给他精神支持,也兼任他的经纪人,处理他的所有赛事。每年6个月在峇厘岛受训2014年加入ONE综合格斗锦标赛(ONE Championship)团队后,克努便积极接受训练。目前,他每年有6个月的时间在峇厘岛接受美国裔教练的训练。为了得到最专业的训练,他不惜砸上重本出国学习。无论是在峇厘岛或是大马,他都是每天早上8点起床,晚上10点睡觉。和阿吉兰一样,他从不过夜生活,每天傍晚6点吃晚餐,入夜后若感觉饑饿就吃苹果充饑。他所吃的都是少盐少糖的食物,且晚上绝不吃澱粉类食物。在制定生活目标以后,他便全神贯注的投入其中。他披露,他有时在外进食,有时则会自煮一日三餐。对于克努而言,成为一名职业综合格斗选手,最有挑战性的是寻找赞助人。“有些人口口声声说要赞助我,但当我们上门探访时却吃闭门羹。”他说。选手亦需要生存,所以,寻找赞助人对他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阿吉兰和克努两人虽还年轻,但这两名九十后之所以可以走得如此顺遂,主要是因为他们清楚知道自己的人生目标,并且专注追梦。即便是路上再寂寞再孤单,也击垮不了他们那颗向上的心。特约/克里斯[email protected]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