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妙生活 >兰屿之父纪守常:只身闯孤岛为穷人服务 >

兰屿之父纪守常:只身闯孤岛为穷人服务

他从瑞士而来,从小就立志当神父,长大后真的当了神父。他从瑞士来到亚洲。第一站到了中国,岂料遭共产党驱逐,辗转由香港再来到台湾。纪神父来到台东的海岸山脉,一个人闯进了偏远的岛屿,此后,他将一辈子都给了兰屿。

兰屿之父纪守常:只身闯孤岛为穷人服务

纪守常(AlfredGiger)出生在瑞士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家庭,他从小立志当神父,中学时进入白冷会(BethlehemMission)学校读书。毕业之后,他进入白冷会服务,他想到亚洲传福音,为此还特别学了一年中文。

白冷会的创立宗旨是要为弱势族群及边缘人服务,他们和穷人、病患、被遗弃的人在一起。

纪守常晋铎为神父后,有一天,他接到讯息:「你可以去中国传教。」他真的非常高兴,1946年纪守常抵达北京,然而吃饭时他常常不在,惹得会长不悦,经过会长暗中调查才发现,纪神父不在是因为,他四处去「找穷人,关心最穷的人。」因此纪神父在中国非常受到尊敬与喜爱。

遗憾的是,6年之后,纪神父和其他白冷会士都遭到共产党驱逐出境,他只好黯然离开,辗转到了香港和日本等地,很有语言天分的他,在这段期间,也学会日文。

兰屿之父纪守常:只身闯孤岛为穷人服务

经过许多波折,1954年纪守常神父,来到台湾。

他被派至台东的海岸山脉,到鹿野、马兰宣教。纪守常的信念就是关心最穷的人,透过改善孩子的教育和妇女职业训练,希望让大家都能够自立更生。

在这里,纪守常听到人们说,台湾东南方外海还有一个岛屿,住着达悟族,在日本时代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战后却被汉人全面接管,成为次等公民。

纪守常一个人闯进这座孤悬于大海之上的岛屿,他从高雄坐了15个小时的船,终于抵达兰屿。到了兰屿,没有住处的他,只能先暂住在警察局。

起初还有人传言「神父信魔鬼」、「不要接近他」;纪守常用真心和行动感动了兰屿达悟族。他到了兰屿,发现不论是学校、警察局或是其他公务机关,通通都是汉人当家,他认为要改变现况,一定要由自己的族人做起,才有可能改变。

兰屿之父纪守常:只身闯孤岛为穷人服务

纪神父除了将大量救济物资运到兰屿,改善实际的生活之外。他很有远见,认为一定要从「教育」做起,才能翻转兰屿人的未来。

他从教育扎根、希望各领域的优秀人才都能选送到台湾就读,将来再回到兰屿,为族人服务。过去达悟族人的父母都反对孩子送到台湾,担心再也见不到孩子,他们常说:「孩子一去台湾当兵,就不回来了......」

父母旧有的观念很难改变,纪守常努力说服父母,不厌其烦地到家里去,希望让这些优秀的孩子都能送到台湾读书。

只有信天主教,才培育吗?没有,只要是兰屿达悟族人,纪神父不分宗教信仰,只要肯努力念书、认真打拚,神父尽了全力也要栽培这些孩子们。

兰屿之父纪守常:只身闯孤岛为穷人服务

纪神父培养的这些孩子,没有「漏气」,没有让他失望......

这些孩子,是兰屿第一个大学毕业生、第一个邮差、第一个回乡服务的公务人员、第一个护士、第一个助产士、第一个老师、第一个主任、第一个校长......

这些孩子,是兰屿第一批的知识分子。

纪神父在各方面都希望兰屿更好,他除了希望族人能够表达自己的意见、参与地方自治选举,为族人发声之外,他自己更挺身而出,代替弱势的达悟族向政府和军方争取各项权益。

兰屿之父纪守常:只身闯孤岛为穷人服务

神父在兰屿不只是宣教、盖教堂,他完全地将自己融入族人的生活,适应当地的习俗,天主徒的他也参与达悟的传统祭仪,非常尊重传统文化。

他在各方面都希望达悟族人能够更好,协助贫困者就业、帮助生病者就医、最照顾的就是老弱妇孺了。

除了积极培育孩子,他也协助妇女职业训练,在他来到兰屿16年后的某日,他亲自带着三位原住民妇女北上学习家政技艺,不料却遇上车祸死劫,结束他在台湾的奉献脚蹤。

消息传回兰屿,达悟族人震惊又哀恸,兰屿乡破天荒地降了半旗,表示最深沉的哀悼。

三天之后,纪守常神父的遗体运回台东,在马兰天主堂举行殡葬弥撒,连绵数百公尺的追思队伍,大家都要赶来谢谢纪神父,送别他最后一程。

兰屿之父纪守常:只身闯孤岛为穷人服务

来自瑞士的纪守常神父死后,安葬在台湾的台东,在一个名为「小马」的小村落。在天主堂后面的院子里,永远的安息。

在台湾这块土地上,曾有这幺多的异乡人,来到这里,奉献自己的生命和青春。

年轻的他,从瑞士来到台湾,他一个人闯进孤悬大海的小岛,在这里帮助最弱势的原住民族和老弱妇孺。纪神父一心要改善达悟族人的生活,要让族人不再当次等公民,神父更曾告诉家人:「我宁可为达悟族人牺牲自己的生命。」

「要为穷人服务」是他从小立志当神父立下的誓言,他用尽一生的力量,努力实现自己的誓言。

他用一辈子的生命爱这块土地,让人深深地感念,死去之后,达悟人称他是「兰屿之父」、「达悟之父」,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获得这个称号的人。

谢谢他,「为一切人,成为一切」。

兰屿之父纪守常:只身闯孤岛为穷人服务

E妙生活 857℃ 27评论

他从瑞士而来,从小就立志当神父,长大后真的当了神父。他从瑞士来到亚洲。第一站到了中国,岂料遭共产党驱逐,辗转由香港再来到台湾。纪神父来到台东的海岸山脉,一个人闯进了偏远的岛屿,此后,他将一辈子都给了兰屿。

兰屿之父纪守常:只身闯孤岛为穷人服务

纪守常(AlfredGiger)出生在瑞士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家庭,他从小立志当神父,中学时进入白冷会(BethlehemMission)学校读书。毕业之后,他进入白冷会服务,他想到亚洲传福音,为此还特别学了一年中文。

白冷会的创立宗旨是要为弱势族群及边缘人服务,他们和穷人、病患、被遗弃的人在一起。

纪守常晋铎为神父后,有一天,他接到讯息:「你可以去中国传教。」他真的非常高兴,1946年纪守常抵达北京,然而吃饭时他常常不在,惹得会长不悦,经过会长暗中调查才发现,纪神父不在是因为,他四处去「找穷人,关心最穷的人。」因此纪神父在中国非常受到尊敬与喜爱。

遗憾的是,6年之后,纪神父和其他白冷会士都遭到共产党驱逐出境,他只好黯然离开,辗转到了香港和日本等地,很有语言天分的他,在这段期间,也学会日文。

兰屿之父纪守常:只身闯孤岛为穷人服务

经过许多波折,1954年纪守常神父,来到台湾。

他被派至台东的海岸山脉,到鹿野、马兰宣教。纪守常的信念就是关心最穷的人,透过改善孩子的教育和妇女职业训练,希望让大家都能够自立更生。

在这里,纪守常听到人们说,台湾东南方外海还有一个岛屿,住着达悟族,在日本时代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战后却被汉人全面接管,成为次等公民。

纪守常一个人闯进这座孤悬于大海之上的岛屿,他从高雄坐了15个小时的船,终于抵达兰屿。到了兰屿,没有住处的他,只能先暂住在警察局。

起初还有人传言「神父信魔鬼」、「不要接近他」;纪守常用真心和行动感动了兰屿达悟族。他到了兰屿,发现不论是学校、警察局或是其他公务机关,通通都是汉人当家,他认为要改变现况,一定要由自己的族人做起,才有可能改变。

兰屿之父纪守常:只身闯孤岛为穷人服务

纪神父除了将大量救济物资运到兰屿,改善实际的生活之外。他很有远见,认为一定要从「教育」做起,才能翻转兰屿人的未来。

他从教育扎根、希望各领域的优秀人才都能选送到台湾就读,将来再回到兰屿,为族人服务。过去达悟族人的父母都反对孩子送到台湾,担心再也见不到孩子,他们常说:「孩子一去台湾当兵,就不回来了......」

父母旧有的观念很难改变,纪守常努力说服父母,不厌其烦地到家里去,希望让这些优秀的孩子都能送到台湾读书。

只有信天主教,才培育吗?没有,只要是兰屿达悟族人,纪神父不分宗教信仰,只要肯努力念书、认真打拚,神父尽了全力也要栽培这些孩子们。

兰屿之父纪守常:只身闯孤岛为穷人服务

纪神父培养的这些孩子,没有「漏气」,没有让他失望......

这些孩子,是兰屿第一个大学毕业生、第一个邮差、第一个回乡服务的公务人员、第一个护士、第一个助产士、第一个老师、第一个主任、第一个校长......

这些孩子,是兰屿第一批的知识分子。

纪神父在各方面都希望兰屿更好,他除了希望族人能够表达自己的意见、参与地方自治选举,为族人发声之外,他自己更挺身而出,代替弱势的达悟族向政府和军方争取各项权益。

兰屿之父纪守常:只身闯孤岛为穷人服务

神父在兰屿不只是宣教、盖教堂,他完全地将自己融入族人的生活,适应当地的习俗,天主徒的他也参与达悟的传统祭仪,非常尊重传统文化。

他在各方面都希望达悟族人能够更好,协助贫困者就业、帮助生病者就医、最照顾的就是老弱妇孺了。

除了积极培育孩子,他也协助妇女职业训练,在他来到兰屿16年后的某日,他亲自带着三位原住民妇女北上学习家政技艺,不料却遇上车祸死劫,结束他在台湾的奉献脚蹤。

消息传回兰屿,达悟族人震惊又哀恸,兰屿乡破天荒地降了半旗,表示最深沉的哀悼。

三天之后,纪守常神父的遗体运回台东,在马兰天主堂举行殡葬弥撒,连绵数百公尺的追思队伍,大家都要赶来谢谢纪神父,送别他最后一程。

兰屿之父纪守常:只身闯孤岛为穷人服务

来自瑞士的纪守常神父死后,安葬在台湾的台东,在一个名为「小马」的小村落。在天主堂后面的院子里,永远的安息。

在台湾这块土地上,曾有这幺多的异乡人,来到这里,奉献自己的生命和青春。

年轻的他,从瑞士来到台湾,他一个人闯进孤悬大海的小岛,在这里帮助最弱势的原住民族和老弱妇孺。纪神父一心要改善达悟族人的生活,要让族人不再当次等公民,神父更曾告诉家人:「我宁可为达悟族人牺牲自己的生命。」

「要为穷人服务」是他从小立志当神父立下的誓言,他用尽一生的力量,努力实现自己的誓言。

他用一辈子的生命爱这块土地,让人深深地感念,死去之后,达悟人称他是「兰屿之父」、「达悟之父」,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获得这个称号的人。

谢谢他,「为一切人,成为一切」。

兰屿之父纪守常:只身闯孤岛为穷人服务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