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妙生活 >愈拐愈远:读张景熊《几上茶冷》 >

愈拐愈远:读张景熊《几上茶冷》

愈拐愈远:读张景熊《几上茶冷》

容貌是一张木木的脸孔
贴在门上也不一定
可以治邪
他想,也许只有用兽
才可以比喻
他自家的孤寂

一九七O年六月七日



这首诗迷人之处在于自嘲。虽云「他」,实则是「我」。以「兽」自比,一般会联繫到这个人大抵是粗野鄙陋,难登大雅之堂。而张景熊更在这种种负面联想之外,强调「自家的孤寂」也就是一头孤独而无友的兽。诗歌中段,画一个黑框,中央写「PHOTO」,模仿履历表上让应徵者贴上照片之处。为了显示工作态度认真严肃,求职者贴上的照片,一般都是正经八八,木无表情的照片。因此,接下来的一句便是「容貌是一张木木的脸孔」。〈脸〉的出色之处在于作者能够将比喻一环接一环地紧扣。先由「兽」引出「孤寂」,后以「PHOTO」引出「木木的脸孔」。而所谓「贴在门上」又「可以治邪」,还要是木口木面,那就自然是门神了。值得玩味的,是他的写法是「贴在门上也不一定/可以治邪」。即是他对自己拒人于千里的脸孔,其实很有自觉,并没有引以为傲。整首诗就变成了一个温和的自嘲和自省。并不是木无表情就代表你就能变成地位崇高的门神。而另一方面「治邪」二字,又令人联想到各种神佛信仰,避讳不祥,张景熊以此自嘲,反过来却透出一种百无禁忌,随意挪用社会避讳的洒脱。因此,这首诗可谓将温和与洒脱共冶一炉,折射出极有层次的语言。要挑的话,便是最后三句甚为蛇足。此三句脱胎自首两句,在表意上,只是把首两句重複一次,并无新意。由两句变成三句,节奏上会更舒缓、更慢,在收结上有其功效。但诗歌篇幅已经如此短少,句式尚且如此相似,读者会期待最后一句比喻会是另一种更为巧妙地表达孤寂的喻体。由是全诗乃能以更为出其不意的方法,一再攀升的状态收尾。偏偏作者只是老实地再重写一次「他自家的孤寂」。此即其美中不足之处。

上述两首诗作都是篇幅短小的作品。〈脸〉是开卷之作,〈给讨厌的家伙们〉亦是处于诗集开端部份。两首都是以个性带动诗作,辅以巧喻,抒情之间,不避传统忌讳,乃令作品鲜明突出。〈脸〉、〈给讨厌的家伙们〉可谓一出来便已是起点极高的作品。但愈读这本诗集,他的作品篇幅便愈有长篇大论之势。篇幅是长了,只见琐碎冗长,却无助于表现诗人个性。《几上茶冷》,起点令人期待,一直走下去,却愈拐愈远,不知所蹤。篇幅长了,当然可以有更多空间展示技巧诗艺,情节上亦可以更为精细複杂,你甚至乎可以尝试展示更为宏大的哲理思考。但偏偏张景熊的作品后来皆不用力于此,反而追求语言平实,似乎极力渴望从生活琐碎之物带出日常诗意。加上张景熊的作品有两类常写的作品,分别是地景和爱情。两下里相合,就变成了以极长篇幅书写极为琐碎的日常。这对追求诗艺的读者而言,可谓尴尬。而且当题材集中,诗人愈写愈熟,很容易走入惯性。又或者,当你开始渴望建立自己的风格,集中尝试某种风格,诗作亦容易变得机械化。于是,你就更难察觉自己的毛病。张景熊这种由短而长,由个性突出而回归日常,在我而言,实在可惜。诗集收尾之作,悉为赠诗,有赠淮远、张灼祥等。当中较为吸引的是〈电紫音乐〉。乍看似取谐音,写电子音乐,实则是写在屋中观看雷电交加。此诗取材定题,皆有心思,是诗集后半部值得留意之作。看君有意,亦当多加留意。

最后,我想指出,这本诗集的同名诗作〈几上茶冷〉,对于作者而言,当是一首重要的诗作,甚至乎是其风格的展现。但假如我们依照张景熊留给我们的线索,以这首点题诗去理解作者,这就犹如瞎子摸象,永远无法理解张景熊的好处。我们只会以为他是一个语言平实,严重散文化的平庸诗人。在我而言,诗人留给我们的各种线索,有时,就是让我们背叛的线索啊。



E妙生活 229℃ 64评论
愈拐愈远:读张景熊《几上茶冷》

容貌是一张木木的脸孔
贴在门上也不一定
可以治邪
他想,也许只有用兽
才可以比喻
他自家的孤寂

一九七O年六月七日



这首诗迷人之处在于自嘲。虽云「他」,实则是「我」。以「兽」自比,一般会联繫到这个人大抵是粗野鄙陋,难登大雅之堂。而张景熊更在这种种负面联想之外,强调「自家的孤寂」也就是一头孤独而无友的兽。诗歌中段,画一个黑框,中央写「PHOTO」,模仿履历表上让应徵者贴上照片之处。为了显示工作态度认真严肃,求职者贴上的照片,一般都是正经八八,木无表情的照片。因此,接下来的一句便是「容貌是一张木木的脸孔」。〈脸〉的出色之处在于作者能够将比喻一环接一环地紧扣。先由「兽」引出「孤寂」,后以「PHOTO」引出「木木的脸孔」。而所谓「贴在门上」又「可以治邪」,还要是木口木面,那就自然是门神了。值得玩味的,是他的写法是「贴在门上也不一定/可以治邪」。即是他对自己拒人于千里的脸孔,其实很有自觉,并没有引以为傲。整首诗就变成了一个温和的自嘲和自省。并不是木无表情就代表你就能变成地位崇高的门神。而另一方面「治邪」二字,又令人联想到各种神佛信仰,避讳不祥,张景熊以此自嘲,反过来却透出一种百无禁忌,随意挪用社会避讳的洒脱。因此,这首诗可谓将温和与洒脱共冶一炉,折射出极有层次的语言。要挑的话,便是最后三句甚为蛇足。此三句脱胎自首两句,在表意上,只是把首两句重複一次,并无新意。由两句变成三句,节奏上会更舒缓、更慢,在收结上有其功效。但诗歌篇幅已经如此短少,句式尚且如此相似,读者会期待最后一句比喻会是另一种更为巧妙地表达孤寂的喻体。由是全诗乃能以更为出其不意的方法,一再攀升的状态收尾。偏偏作者只是老实地再重写一次「他自家的孤寂」。此即其美中不足之处。

上述两首诗作都是篇幅短小的作品。〈脸〉是开卷之作,〈给讨厌的家伙们〉亦是处于诗集开端部份。两首都是以个性带动诗作,辅以巧喻,抒情之间,不避传统忌讳,乃令作品鲜明突出。〈脸〉、〈给讨厌的家伙们〉可谓一出来便已是起点极高的作品。但愈读这本诗集,他的作品篇幅便愈有长篇大论之势。篇幅是长了,只见琐碎冗长,却无助于表现诗人个性。《几上茶冷》,起点令人期待,一直走下去,却愈拐愈远,不知所蹤。篇幅长了,当然可以有更多空间展示技巧诗艺,情节上亦可以更为精细複杂,你甚至乎可以尝试展示更为宏大的哲理思考。但偏偏张景熊的作品后来皆不用力于此,反而追求语言平实,似乎极力渴望从生活琐碎之物带出日常诗意。加上张景熊的作品有两类常写的作品,分别是地景和爱情。两下里相合,就变成了以极长篇幅书写极为琐碎的日常。这对追求诗艺的读者而言,可谓尴尬。而且当题材集中,诗人愈写愈熟,很容易走入惯性。又或者,当你开始渴望建立自己的风格,集中尝试某种风格,诗作亦容易变得机械化。于是,你就更难察觉自己的毛病。张景熊这种由短而长,由个性突出而回归日常,在我而言,实在可惜。诗集收尾之作,悉为赠诗,有赠淮远、张灼祥等。当中较为吸引的是〈电紫音乐〉。乍看似取谐音,写电子音乐,实则是写在屋中观看雷电交加。此诗取材定题,皆有心思,是诗集后半部值得留意之作。看君有意,亦当多加留意。

最后,我想指出,这本诗集的同名诗作〈几上茶冷〉,对于作者而言,当是一首重要的诗作,甚至乎是其风格的展现。但假如我们依照张景熊留给我们的线索,以这首点题诗去理解作者,这就犹如瞎子摸象,永远无法理解张景熊的好处。我们只会以为他是一个语言平实,严重散文化的平庸诗人。在我而言,诗人留给我们的各种线索,有时,就是让我们背叛的线索啊。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