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妙生活 >用枯木製精美家具‧蔡绍清化朽木为神奇 >

用枯木製精美家具‧蔡绍清化朽木为神奇

用枯木製精美家具‧蔡绍清化朽木为神奇树死,他将之打造为美观的木艺家具,重新赋予死树新生命;树枯,他将之变化成实用的桌椅橱柜,重新展现枯树的存在价值。对树来说,他拥有一双能令它们起死回生的上帝之手;对使用者来说,他拥有一双能化朽木为家具的魔术师之手。蔡绍清,既是创意十足的木艺工匠,也是爱木惜木的环保艺术家,因为他的存在,枯树得以废物利用,民众得以使用环保家具。腐朽的断树桐或树根,对一般人来说,或许只是废物,但在太平艺术家蔡绍清的眼中,却是独一无二的大自然之宝,他以艺术慧眼发掘每块朽木的特色,依照树轮的线条创造出一件又一件独特的艺术家具,化朽木为神奇。蔡绍清是一名木艺家具工作者,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到处找枯树,只要听到别人说,某处有枯树倒下或“出让”,对他来说,就是天底下最好的消息了。在朋友眼中,蔡绍清已等同“树痴”,是一个视树木如生命的人,他终日与树木为伍,并把全身精力倾注于树木,也因为这股全神贯注的冲劲与坚持,从他手中“诞生”,艺术价值极高的木艺家具多不胜数。他对枯树的诠释是,即使树木已走到生命的尽头,或已完全枯死,他都会将之视如宝物,并利用其精湛的手艺,把枯树创造为艺术家具,让树木的价值可以延续。他披露,他从小不爱读书,所以识字有限,但对于艺术的追求,他向来废寝忘食,而他在求学时期的绘画科目,也永远都能取得最高分,毕业后,他到新加坡工作,在无师自通的情况下,从事假山製作及室内装修工作,由于这份工作无法满足他对艺术的追求,他遂毅然放弃当时所有一切,与妻子返回太平投身艺术家具业,并创办“木之家”,从此与朽木做朋友。製假山得灵感创艺术家具每天与树为伍的蔡绍清,多年来收集了无数的树桐、木头、树根,以及製作艺术家具的器具,其收藏品琳瑯满目且艺术价值极高,吸引国内外设计师的关注。“其实,製作假山与木具有关,且可从中获得灵感。而富有艺术性的家具业,更能满足市场的需求,于是,我当年才会决定转换跑道,返乡从事艺术家具业。”他指出,这是属于十分冷门的行业,他在十余年前创业初期,其手艺与木艺家具的市场需求可说是“曲高和寡”,懂得赏识的人并不多,当时,他还曾被一些人冷嘲热讽,让他感到心灰意冷,由于实在太热爱这份工作,所以,他咬紧牙关坚持到底。“后来,我走出市场,并参考国外艺术家具的作法,最终製作出适合市场口味的家具,生意这才开始走上轨道。”蔡绍清说,其家具材料大部份取自枯树的树桐,对许多人来说,因被蛀蚀而倒下的断树是废物,而且没有美感,但在经过清洗、加工及切割成家具后,便可成为价值极高的独特艺术品。他常在看到断树桐或树根时,凭着準确的直觉,判定这些树桐或树根的实用价值。由于他的经验丰富,他几乎只要略看一眼,便知道如何善用或改造这些木料,并依据木材的大小形状,将之製成精美家具。“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直觉,我无法解释,也无法将之化为言语,并传授给他人,可能我天生注定需从事这门行业吧!”“在鑒定要如何处理有关木材后,我会依情况切割树干、去皮、以铁架定型,然后耗时2个月让木料自然烘乾,才进行打磨、打底及涂上光漆等工序,之后,一件艺术家具便就此`诞生’了。”被迫迁反捡到珍贵树根蔡绍清说,其厂址曾因涉及双轨电动火车计划而遭迫迁,当时,他一度面对无处可去的困境,但也因为这项发展计划,让他蒐集到很多独特且珍贵的树根。“这些埋在地底下的树根表面粗糙,但木质也因为受到极大的挤压力而变得坚硬无比,其坚硬程度几乎与化石一样。”“我是在甘榜某央及阿三古邦的火车栅门附近蒐集到两块树根,这些树根被切割后,即凸显奇异的奥妙轮线,给我无限惊喜。”此外,他披露,从事艺术家具工作,除了要有艺术的底蕴,也须有异于常人的毅力及耐心,才能长时间动脑筋思考如何把一块块木料打造成具吸引力的作品,这是一项不容易的工作。“其实,每一段木块,不论是完好或是已损坏,甚至是已被蛀蚀成腐木,它们本身都是一项艺术品,只要懂得善用及改良,即可成为具价值的艺术品。”“一般从事室内装修的行业,都需要用到木料,但是从供应商处取得的木料都不够完美,看着普通木料时,我常会想,如果树木在被切割时,切割者能保存天然的树轮,那该是多美的艺术品,但这种期待往往都是以失望告终。”他披露,其顾客主要是设计师及与建筑业者,有者是到场选购现有成品,有者则是提呈设计图,要求他按图製作各类家具。“木之家”生产的艺术家具包括桌子、椅子、圆凳、楼梯扶手、会议桌、躺椅及摆设品等。树轮富野趣雨树艺术美蔡绍清披露,在多种树木中,雨树最具“艺术气质”,除了树轮很美,也充满大自然气息,尤其是雨树的圈圈树轮,常散发出浓浓野趣,可激发他的创作灵感。“雨树是诸多知名设计师首选的材料,单是一片雨树木块,无需製成家具,只是悬挂在墙上,其所体现的美感即足以叫人惊叹。”他说,太平湖公园的雨树在过去逾百年来为居民遮风挡雨,而这些百年老树的美态,是大家有目共睹的。“雨树顽强的生命力,也使到它的寿命更长,树龄越高,树轮肯定更多层,也更壮观。可能是太平的气候和环境优势,使得当地的植物特别茂盛,除了雨树,太平也长了青龙木、向天果树等多种灌木,它们的树身都很坚固。”《意难忘》家具令人难忘蔡绍清说,他早年曾疯狂追看台湾闽南剧《意难忘》,主要是因为剧中出现的木艺家具摆设所呈现的简约线条和洁凈色调,深深吸引了他。“剧中出现的家具,至今在夜深人静时还会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尤其是剧中家具的形态与花纹,更是深植我脑海。”他披露,当年,他放弃了室内装修的工作,回到太平拚全力开闢木艺家具的荒地后,每天与木艺为伍,并成天往山野闯,一边寻找富天然生趣的树桐或树根,一边思考如何推广木艺。这一段寻寻觅觅的日子,让他摸透太平山野的地形。虽然他拚尽全力投入木艺行业,但他的创业路途并不平坦,而在他跌跌撞撞的过程中,更充斥着不为人知的辛酸,不过,他却凭着对木桐的热爱,熬过风风雨雨,并在国内的木艺家具领域中闯出一片天地。木艺家具轮线美餐馆家庭渐採用木艺家具早在十多年前已于台湾、香港、泰国及印尼风行,并成为现代人所追求的时尚潮流家具,但大马则是迟至最近几年才开始重视木艺家具。蔡绍清披露,近几年,越来越多民众欣赏木艺家具天然及简约的设计风格,而这种风格也符合现代人的生活需求。他说,起初,只有数名室内设计师赏识他的作品,并成为他的客户,但随着我国掀起木艺家具风,许多咖啡馆、日本餐厅或家庭开始向他订购家具。“以前每每遇到有设计师上门时,我都会花很长时间和他们聊天,以探索如何运用树轮的自然纹线来凸显家具的质朴感。我希望能做到`从保留自然,到提昇自然,并突出自然美的格调’,这将为家居添增一份自然纯美的风味。”他指出,树桐被切割后露出的自然轮线千奇百怪,工匠可依据树身形状将之製成桌面、椅子、墙面、地板、梯板,甚至是橱窗,让这些家具看起来既自然又生气勃勃。/副刊‧报道:陈月菁‧2015.10.05 E妙生活 382℃ 82评论
用枯木製精美家具‧蔡绍清化朽木为神奇树死,他将之打造为美观的木艺家具,重新赋予死树新生命;树枯,他将之变化成实用的桌椅橱柜,重新展现枯树的存在价值。对树来说,他拥有一双能令它们起死回生的上帝之手;对使用者来说,他拥有一双能化朽木为家具的魔术师之手。蔡绍清,既是创意十足的木艺工匠,也是爱木惜木的环保艺术家,因为他的存在,枯树得以废物利用,民众得以使用环保家具。腐朽的断树桐或树根,对一般人来说,或许只是废物,但在太平艺术家蔡绍清的眼中,却是独一无二的大自然之宝,他以艺术慧眼发掘每块朽木的特色,依照树轮的线条创造出一件又一件独特的艺术家具,化朽木为神奇。蔡绍清是一名木艺家具工作者,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到处找枯树,只要听到别人说,某处有枯树倒下或“出让”,对他来说,就是天底下最好的消息了。在朋友眼中,蔡绍清已等同“树痴”,是一个视树木如生命的人,他终日与树木为伍,并把全身精力倾注于树木,也因为这股全神贯注的冲劲与坚持,从他手中“诞生”,艺术价值极高的木艺家具多不胜数。他对枯树的诠释是,即使树木已走到生命的尽头,或已完全枯死,他都会将之视如宝物,并利用其精湛的手艺,把枯树创造为艺术家具,让树木的价值可以延续。他披露,他从小不爱读书,所以识字有限,但对于艺术的追求,他向来废寝忘食,而他在求学时期的绘画科目,也永远都能取得最高分,毕业后,他到新加坡工作,在无师自通的情况下,从事假山製作及室内装修工作,由于这份工作无法满足他对艺术的追求,他遂毅然放弃当时所有一切,与妻子返回太平投身艺术家具业,并创办“木之家”,从此与朽木做朋友。製假山得灵感创艺术家具每天与树为伍的蔡绍清,多年来收集了无数的树桐、木头、树根,以及製作艺术家具的器具,其收藏品琳瑯满目且艺术价值极高,吸引国内外设计师的关注。“其实,製作假山与木具有关,且可从中获得灵感。而富有艺术性的家具业,更能满足市场的需求,于是,我当年才会决定转换跑道,返乡从事艺术家具业。”他指出,这是属于十分冷门的行业,他在十余年前创业初期,其手艺与木艺家具的市场需求可说是“曲高和寡”,懂得赏识的人并不多,当时,他还曾被一些人冷嘲热讽,让他感到心灰意冷,由于实在太热爱这份工作,所以,他咬紧牙关坚持到底。“后来,我走出市场,并参考国外艺术家具的作法,最终製作出适合市场口味的家具,生意这才开始走上轨道。”蔡绍清说,其家具材料大部份取自枯树的树桐,对许多人来说,因被蛀蚀而倒下的断树是废物,而且没有美感,但在经过清洗、加工及切割成家具后,便可成为价值极高的独特艺术品。他常在看到断树桐或树根时,凭着準确的直觉,判定这些树桐或树根的实用价值。由于他的经验丰富,他几乎只要略看一眼,便知道如何善用或改造这些木料,并依据木材的大小形状,将之製成精美家具。“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直觉,我无法解释,也无法将之化为言语,并传授给他人,可能我天生注定需从事这门行业吧!”“在鑒定要如何处理有关木材后,我会依情况切割树干、去皮、以铁架定型,然后耗时2个月让木料自然烘乾,才进行打磨、打底及涂上光漆等工序,之后,一件艺术家具便就此`诞生’了。”被迫迁反捡到珍贵树根蔡绍清说,其厂址曾因涉及双轨电动火车计划而遭迫迁,当时,他一度面对无处可去的困境,但也因为这项发展计划,让他蒐集到很多独特且珍贵的树根。“这些埋在地底下的树根表面粗糙,但木质也因为受到极大的挤压力而变得坚硬无比,其坚硬程度几乎与化石一样。”“我是在甘榜某央及阿三古邦的火车栅门附近蒐集到两块树根,这些树根被切割后,即凸显奇异的奥妙轮线,给我无限惊喜。”此外,他披露,从事艺术家具工作,除了要有艺术的底蕴,也须有异于常人的毅力及耐心,才能长时间动脑筋思考如何把一块块木料打造成具吸引力的作品,这是一项不容易的工作。“其实,每一段木块,不论是完好或是已损坏,甚至是已被蛀蚀成腐木,它们本身都是一项艺术品,只要懂得善用及改良,即可成为具价值的艺术品。”“一般从事室内装修的行业,都需要用到木料,但是从供应商处取得的木料都不够完美,看着普通木料时,我常会想,如果树木在被切割时,切割者能保存天然的树轮,那该是多美的艺术品,但这种期待往往都是以失望告终。”他披露,其顾客主要是设计师及与建筑业者,有者是到场选购现有成品,有者则是提呈设计图,要求他按图製作各类家具。“木之家”生产的艺术家具包括桌子、椅子、圆凳、楼梯扶手、会议桌、躺椅及摆设品等。树轮富野趣雨树艺术美蔡绍清披露,在多种树木中,雨树最具“艺术气质”,除了树轮很美,也充满大自然气息,尤其是雨树的圈圈树轮,常散发出浓浓野趣,可激发他的创作灵感。“雨树是诸多知名设计师首选的材料,单是一片雨树木块,无需製成家具,只是悬挂在墙上,其所体现的美感即足以叫人惊叹。”他说,太平湖公园的雨树在过去逾百年来为居民遮风挡雨,而这些百年老树的美态,是大家有目共睹的。“雨树顽强的生命力,也使到它的寿命更长,树龄越高,树轮肯定更多层,也更壮观。可能是太平的气候和环境优势,使得当地的植物特别茂盛,除了雨树,太平也长了青龙木、向天果树等多种灌木,它们的树身都很坚固。”《意难忘》家具令人难忘蔡绍清说,他早年曾疯狂追看台湾闽南剧《意难忘》,主要是因为剧中出现的木艺家具摆设所呈现的简约线条和洁凈色调,深深吸引了他。“剧中出现的家具,至今在夜深人静时还会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尤其是剧中家具的形态与花纹,更是深植我脑海。”他披露,当年,他放弃了室内装修的工作,回到太平拚全力开闢木艺家具的荒地后,每天与木艺为伍,并成天往山野闯,一边寻找富天然生趣的树桐或树根,一边思考如何推广木艺。这一段寻寻觅觅的日子,让他摸透太平山野的地形。虽然他拚尽全力投入木艺行业,但他的创业路途并不平坦,而在他跌跌撞撞的过程中,更充斥着不为人知的辛酸,不过,他却凭着对木桐的热爱,熬过风风雨雨,并在国内的木艺家具领域中闯出一片天地。木艺家具轮线美餐馆家庭渐採用木艺家具早在十多年前已于台湾、香港、泰国及印尼风行,并成为现代人所追求的时尚潮流家具,但大马则是迟至最近几年才开始重视木艺家具。蔡绍清披露,近几年,越来越多民众欣赏木艺家具天然及简约的设计风格,而这种风格也符合现代人的生活需求。他说,起初,只有数名室内设计师赏识他的作品,并成为他的客户,但随着我国掀起木艺家具风,许多咖啡馆、日本餐厅或家庭开始向他订购家具。“以前每每遇到有设计师上门时,我都会花很长时间和他们聊天,以探索如何运用树轮的自然纹线来凸显家具的质朴感。我希望能做到`从保留自然,到提昇自然,并突出自然美的格调’,这将为家居添增一份自然纯美的风味。”他指出,树桐被切割后露出的自然轮线千奇百怪,工匠可依据树身形状将之製成桌面、椅子、墙面、地板、梯板,甚至是橱窗,让这些家具看起来既自然又生气勃勃。/副刊‧报道:陈月菁‧2015.10.05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