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翼生活 >同一本书买好几次──是记性差、囤积狂,还是⋯⋯? >

同一本书买好几次──是记性差、囤积狂,还是⋯⋯?

同一本书买好几次──是记性差、囤积狂,还是⋯⋯?

日语有个非常有趣的词叫做「tsundoku (积ん読)」,是为日文的积累(积んでおく)与阅读(読书)两词结合而来。这个词有「以堆起来放着的方式读书」的打趣意味,更泛指许多人买了书却囤积着不看的微妙现象。相信买了书却不看是许多读者共同的痛,与文字共生的作家们也常出现超量购书的情况。

不过,与其说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冲动购入来不及看或不会看的书,作家们更倾向为有意识的收购好几本同样的作品。对作家们而言,让人光明正大地把书搬回家的理由是什幺呢?

其实,最正当不过也最普遍的理由便是「推坑」了。许多作家曾经一口气买下三四本同样的书,只为了随时随地有存货可以赠送朋友。2018年出版新书《White Houses》的艾米.布鲁姆(Amy Bloom)便总是将数本《傲慢与偏见》、《简爱》与《野兽家园》等书放在身边。她认为这些书不管是对读者或创作者而言都非常具有启发性,而她自觉有义务将这些作品推广给所有可能对文学感兴趣的人。年轻作家梅丽莎.费布斯(Melissa Fobes)锺爱塔拉.布拉赫(Tara Brach)的《Radical Acceptance》以及丘卓(Chödrön)的《When Things Fall Apart》,她随时在手边备足十到二十本的库存,以便分送朋友。

另一种常见情况,则是被不同装帧版本与译版诱惑。小说家史帝芬.艾蒙(Steven Almond)拥有四个不同版本的《史托纳》,而资深女作家弗朗辛.普罗斯(Francine Prose)则收齐了许多书的精装版、平装版以及校对样本(galleys),例如波拉尼奥的《2666》。她入手了六个版本的《远大前程》,契科夫的作品则有翻译不同的两套完整选集。对她而言封面设计是诱因,而不同的译本甚至能让同一部作品成为两个不同的故事。

而对作家们而言,最尴尬的理由则非「需要某本书时找不到」莫属。普罗斯的家中有八个用来囤书的房间,即使努力做好分类管理仍然常常出现找不到书的情形,而下订某本书却又在家里找到同一本书的状况也不时出现。在不忍心送走任何一本的心情下,家中的藏书量也只好继续上升。华裔女作家邓敏灵(Madeleine Thien)则说她的问题是太常旅行,藏书也跟着散佚各处。她在世界各地的落脚处买书,以便随时向心爱的作品寻求慰藉。吴尔芙的《海浪》与孟若《公开的祕密》都名列邓敏灵的收藏项目。

最浪漫的藉口,莫过于爱。得过普立兹小说奖的小说家伊莉莎白.史特鲁(Elizabeth Strout)总共有六本《威廉.特雷弗故事选集》,两本在卧室、一本在钢琴上、一本在客厅,另外两本放在缅因州的房子。史特鲁的说法是她需要这本书被放在离她最近的地方,把它们当礼物送走也没用,因为她总是会忍不住买下更多本。处女作《The Border of Paradise》广受好评的新锐作家汪蔚君(Esmé Weijun Wang)则锺爱迪拉德(Dillard)所着的《汀克溪的朝圣者》(Pilgrim at Tinker Creek)。这本书对她的写作风格有重要影响,因此每次路过二手书店时她都会去看看有没有「新」版本可以购入。她坦言她对这本书的执着几乎可以算是某种强迫症──越多本越好。

相信爱书的读者多少能对上述的种种理由感到共鸣。不论是买了太多本同样的书或是买了书却来不及看──买书这种瘾,恐怕没有人真的想解吧。

Lithub

P翼生活 168℃ 69评论

同一本书买好几次──是记性差、囤积狂,还是⋯⋯?

日语有个非常有趣的词叫做「tsundoku (积ん読)」,是为日文的积累(积んでおく)与阅读(読书)两词结合而来。这个词有「以堆起来放着的方式读书」的打趣意味,更泛指许多人买了书却囤积着不看的微妙现象。相信买了书却不看是许多读者共同的痛,与文字共生的作家们也常出现超量购书的情况。

不过,与其说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冲动购入来不及看或不会看的书,作家们更倾向为有意识的收购好几本同样的作品。对作家们而言,让人光明正大地把书搬回家的理由是什幺呢?

其实,最正当不过也最普遍的理由便是「推坑」了。许多作家曾经一口气买下三四本同样的书,只为了随时随地有存货可以赠送朋友。2018年出版新书《White Houses》的艾米.布鲁姆(Amy Bloom)便总是将数本《傲慢与偏见》、《简爱》与《野兽家园》等书放在身边。她认为这些书不管是对读者或创作者而言都非常具有启发性,而她自觉有义务将这些作品推广给所有可能对文学感兴趣的人。年轻作家梅丽莎.费布斯(Melissa Fobes)锺爱塔拉.布拉赫(Tara Brach)的《Radical Acceptance》以及丘卓(Chödrön)的《When Things Fall Apart》,她随时在手边备足十到二十本的库存,以便分送朋友。

另一种常见情况,则是被不同装帧版本与译版诱惑。小说家史帝芬.艾蒙(Steven Almond)拥有四个不同版本的《史托纳》,而资深女作家弗朗辛.普罗斯(Francine Prose)则收齐了许多书的精装版、平装版以及校对样本(galleys),例如波拉尼奥的《2666》。她入手了六个版本的《远大前程》,契科夫的作品则有翻译不同的两套完整选集。对她而言封面设计是诱因,而不同的译本甚至能让同一部作品成为两个不同的故事。

而对作家们而言,最尴尬的理由则非「需要某本书时找不到」莫属。普罗斯的家中有八个用来囤书的房间,即使努力做好分类管理仍然常常出现找不到书的情形,而下订某本书却又在家里找到同一本书的状况也不时出现。在不忍心送走任何一本的心情下,家中的藏书量也只好继续上升。华裔女作家邓敏灵(Madeleine Thien)则说她的问题是太常旅行,藏书也跟着散佚各处。她在世界各地的落脚处买书,以便随时向心爱的作品寻求慰藉。吴尔芙的《海浪》与孟若《公开的祕密》都名列邓敏灵的收藏项目。

最浪漫的藉口,莫过于爱。得过普立兹小说奖的小说家伊莉莎白.史特鲁(Elizabeth Strout)总共有六本《威廉.特雷弗故事选集》,两本在卧室、一本在钢琴上、一本在客厅,另外两本放在缅因州的房子。史特鲁的说法是她需要这本书被放在离她最近的地方,把它们当礼物送走也没用,因为她总是会忍不住买下更多本。处女作《The Border of Paradise》广受好评的新锐作家汪蔚君(Esmé Weijun Wang)则锺爱迪拉德(Dillard)所着的《汀克溪的朝圣者》(Pilgrim at Tinker Creek)。这本书对她的写作风格有重要影响,因此每次路过二手书店时她都会去看看有没有「新」版本可以购入。她坦言她对这本书的执着几乎可以算是某种强迫症──越多本越好。

相信爱书的读者多少能对上述的种种理由感到共鸣。不论是买了太多本同样的书或是买了书却来不及看──买书这种瘾,恐怕没有人真的想解吧。

Lithub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