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翼生活 >如何定义「历史最佳」要素?重新审视MJ与LBJ辩论之争 >

如何定义「历史最佳」要素?重新审视MJ与LBJ辩论之争

在速贷球馆内,为庆祝金州勇士队四年内夺得第三个总冠军的五彩纸屑还未彻底散去,而此时Stephen A. Smith便迫不及待地发出了一条消息,宣布要搁置「MJ vs LBJ」的讨论。

如何定义「历史最佳」要素?重新审视MJ与LBJ辩论之争

「骑士队输了,」Smith说,「这样做太不得体了,不想再听到和Jordan另一个瞎扯的比较。在他还在打球的时候,就不应该这幺做!」

但是,他週一就现身First Take[注1]的早晨节目中,大谈这次总冠军赛失利对James自身处境[注2]的意义,以及他和Michael Jordan的比较。

注1:ESPN的篮球谈话类节目。

注2:原文为「James’ legacy」,根据牛津词典,legacy有「a situation that exists now because of events, actions, etc. that took place in the past」之意,故翻译为「自身处境」。

这个就是现在大众在电视机上看到的体育辩论。虽然它们都被标榜为「支持辩论」,但是这些录影棚内的节目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辩论。这是一种娱乐,这里不会有一个明确的优胜者。这有的只是两个歇斯底里的人拒绝承认对方说出的事实,或者拒绝达成任何共识,他们只会继续提高自己的音量。「谁是史上最佳?」这种问题需要一个非此即彼的答案,但是真正的辩论的目标是推动思考,而不是简简单单得到一个「这一方是对的,另一方是错的」这种仓促的结论。

一些面向大众的沟通课程或者行销课程会告诉你,辩论的种类有好几种。有一些辩论,像「我们是否应当修改NFL的唱国歌时规定要站着或者坐着的这一政策」,会落入到政治的议题,因为政治就是用来分辨哪些事情该做,哪些事情不该做。像「谁是历史最佳」的这种问题就是一个评价的命题,在特定的讨论下,我们需要停下来去判定孰胜孰负。

在堪萨斯大学,Scott Harris在探究这些争论,从1991年开始,他就担任堪萨斯松鹰的辩论队主管,而且是2018年全国辩论锦标赛冠军的教练。Harris和他的学生会关注一些社群网站和体育博客,看看人们是怎幺争论的。他们花了一些时间在关注体育的讨论和留言板,发现了和政治很多的共同之处——人们只是在对着对方大喊大叫,而没有理解认同对方一些很好的观点或者继续推进交流。

「人们总说不要和别人争论体育、政治和宗教。」Harris说,「体育辩论中从不会有胜者,因为即使当他们明显处在下风时,也不会承认。他们只会在想‘我才是对的,我才不管你说了什幺’。」

根据Harris的说法,开始「谁才是史上最伟大的球员:MJ还是LBJ?」这一争论的第一步是,定义「最伟大」的构成因素,以及用来评判「最伟大」的标準。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客观的测量数据来比较这两名从未正面交锋的球员。像得分、真实命中率和罚球这些因素是可以支撑我们这次讨论的分析指标。防守指标或许没有那幺容易评价,因为像助攻、火锅和抄截等这些都会受到赛场上的其他因素所左右,像是对位防守或者传球线路,而这些恰恰是数据表所不能体现的。

「我认为假如你要讨论谁是历史最佳球员,你需要同时考虑进攻和防守两个方面,因为你要在攻防两端都表现出色才能成为历史最佳,这正是让Jordan和James从其他球员当中脱颖而出的因素之一。」Harris说道,「他们两个在攻防两端都非常非常厉害。我们不仅仅要衡量它们进攻端的数据,也要评估他们的防守能力。」

因为篮球并不是一项一对一的比赛,而是一项团队运动,所以一些主观的因素也能在我们的讨论中佔有一席之地,特别是当我们讨论到总冠军的时候。Jordan有时更多被冠以「胜利者」的头衔,因为他六进总冠军赛而冠军从无旁落,至于James则是九进总冠军赛,换来了三次冠军。Michael Jordan花了四年时间跨过了底特律活塞,而且他在1993到1994年离开了去打棒球。在93-94赛季公牛队只取得了55场胜利。同样地,当James离开克里夫兰或者迈阿密之后,它们都创下队史最差战绩。

基本讨论的目的,我们最好还是把历史最佳球员这个讨论搁置一下,直到James的职业生涯结束。Jordan的职业生涯和荣誉成果就说明了一切,但不能添加什幺新的东西了。然而,对于James来说,他每一年都存在变数,而今年季后赛肯定会对James是更好的球员的这一评价造成巨大冲击,因为全世界都是基于期望来评价一个球员。James未能在由Rodney Hood和Jordan Clarkson所组成的一众配角的支持下如愿拿到今年NBA总冠军。当James选择前往迈阿密时,造成了巨大的轰动,如果他今年以自由球员的身份加盟到像休士顿或者费城这样的地方——几支非常接近最后胜利而且需要一个关键拼图的球队,肯定又会掀起另一个轩然大波。

时光也在改变对湖人名将Kobe Bryant的论调。在八到十年前,历史最佳球员的讨论是集中在Kobe和Jordan身上,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已经把Kobe移到了第三位,而现在是LBJ对Jordan,但在20年后,有谁会知道怎样呢?

「这是我们对运动员们做的最不公平的一件事。我们总是把他们和经过我们美化过的过去的远动员作比较。」Harris说,「我们在大学辩论中也有同样的问题。一种是认为过去走在路上的都是巨人,而现在的人手无缚鸡之力,另一种对过去的人有负面的想法,认为他们完全不能和现在的人相提并论。对于这两种看法,年轻人倾向于看低过去的人,而年长的人会看不起年轻一代。」

定义「伟大」的客观事实很快就跟一些主观的评价结合在了一起,像是比赛质量、队友的素质、不同年代下的规则等等。

「支持Jordan的人能举出一些对Jordan更有利的例子,而支持LBJ的人也能举出其他对LBJ更有利的例子。这些都不是客观真实的东西,这是让这次讨论变得更加有趣。如果我们真的能準确客观地算出谁更好,那幺就不会再有争论了。」

如果我们能客观地衡量出任何事物,那幺上述的Stephen A. Smith的花言巧语便不会奏效,但同时也不会有这幺受欢迎的讨论。我得停在这里,不然我就要陈述我的离职理由了。

讨论的切入点的提示

在正确地开始这次辩论之前,要先定义「最伟大」的组成要素,这样我们才能举出一些非此即彼的例子。

假如你支持Jordan:

你可以从一些奖项、年度最佳防守球员、最佳防守阵容切入。你要注意到,他是史上场均得分最高的球员。留意并寻找一些统计数据,像是球员效率排行,那里面,Jordan排第一,而James排第二。你要找到这些种类的数据,为你的胜利定下一个基调。你也可以拉出一些主观的东西,像是「好胜心」,放在数据讨论里面。此时,你可以结合球员效率值[注3]去说明Michael Jordan会不择手段地获得胜利。

注3:NBA球员效率指数是由ESPN专家John Hollinger提出的球员价值评估数据体系。利用PER值,可以将球员所有表现记录下来,然后加权集成,综合而成,便可以对不同位置、不同年代的球员进行评估和比较。其计算公式为:[(得分数+助攻数+总篮板数+抄截数+火锅数)-(投篮出手数-投篮命中数)-(罚球出手数-罚球命中数)-失误数]/球员的比赛场次 。

假如你支持LBJ:

你可以提出,LBJ有能力把一些离开他之后没有那幺强竞争力的球员和球队带到更高的水平的这一事实。讲讲他进入总冠军赛的次数——15年9进决赛 vs 15年6进决赛。找到一些其他的统计数据,像是胜利贡献值[注4],那里面,Kareem Abdul-Jabbar排第一,Wilt Chamberlain排第二,而James排第四,Jordan排第五。但是,Jordan的支持者可能会反击说,如果把胜利贡献值换算成48分钟,Jordan会排得更高。在这场辩论中,你要掌控的是定义「伟大」的组成因素,以及怎样去衡量它们。你可以争论防守五个位置的能力,这让LBJ显得非常有价值,让他在这场你所塑造的比较中成为更好的防守球员。你可以展开关于助攻的价值的讨论。

注4:胜利贡献值(Win Share),最初是由Bill James为统计一名棒球运动员每年为球队贡献了多少场胜利而发明的概念,后引申到篮球领域。

要避免的问题

不要尝试去削弱其他人的成就。人们可能会提出一些观点,像是那个着名的Chamberlain的传说——他跟Jordan说,你需要记得,他们为了限制我而修改了规则,为了帮助你而再次修改规则。有人会从裁判那里获得有利的待遇吗?这就很容易落入到,声称「Jordan逃脱了更多犯规,而LBJ受到侵犯也没有哨子」的圈套当中。

Scott Harris博士的选择

「如果我要为一场比赛选择一个球员,我会青睐Jordan的‘好胜心’,但是如果他们进行一场一对一的较量,那幺LBJ的身体力量会很难让Jordan取得最后胜利。」Harris说,「而且,其中一个对我的评价起到一些影响的是场外的因素,LBJ除了打球之外,做了更多社会和政治的事务。假如要我加入他们两个队伍中的一个,我会选择当LBJ的队友。如果要我从他们当中选择一个,加入到保卫地球未来的对抗外星入侵者的生死存亡的对决,那我可能会选Michael Jordan。」


P翼生活 851℃ 65评论

在速贷球馆内,为庆祝金州勇士队四年内夺得第三个总冠军的五彩纸屑还未彻底散去,而此时Stephen A. Smith便迫不及待地发出了一条消息,宣布要搁置「MJ vs LBJ」的讨论。

如何定义「历史最佳」要素?重新审视MJ与LBJ辩论之争

「骑士队输了,」Smith说,「这样做太不得体了,不想再听到和Jordan另一个瞎扯的比较。在他还在打球的时候,就不应该这幺做!」

但是,他週一就现身First Take[注1]的早晨节目中,大谈这次总冠军赛失利对James自身处境[注2]的意义,以及他和Michael Jordan的比较。

注1:ESPN的篮球谈话类节目。

注2:原文为「James’ legacy」,根据牛津词典,legacy有「a situation that exists now because of events, actions, etc. that took place in the past」之意,故翻译为「自身处境」。

这个就是现在大众在电视机上看到的体育辩论。虽然它们都被标榜为「支持辩论」,但是这些录影棚内的节目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辩论。这是一种娱乐,这里不会有一个明确的优胜者。这有的只是两个歇斯底里的人拒绝承认对方说出的事实,或者拒绝达成任何共识,他们只会继续提高自己的音量。「谁是史上最佳?」这种问题需要一个非此即彼的答案,但是真正的辩论的目标是推动思考,而不是简简单单得到一个「这一方是对的,另一方是错的」这种仓促的结论。

一些面向大众的沟通课程或者行销课程会告诉你,辩论的种类有好几种。有一些辩论,像「我们是否应当修改NFL的唱国歌时规定要站着或者坐着的这一政策」,会落入到政治的议题,因为政治就是用来分辨哪些事情该做,哪些事情不该做。像「谁是历史最佳」的这种问题就是一个评价的命题,在特定的讨论下,我们需要停下来去判定孰胜孰负。

在堪萨斯大学,Scott Harris在探究这些争论,从1991年开始,他就担任堪萨斯松鹰的辩论队主管,而且是2018年全国辩论锦标赛冠军的教练。Harris和他的学生会关注一些社群网站和体育博客,看看人们是怎幺争论的。他们花了一些时间在关注体育的讨论和留言板,发现了和政治很多的共同之处——人们只是在对着对方大喊大叫,而没有理解认同对方一些很好的观点或者继续推进交流。

「人们总说不要和别人争论体育、政治和宗教。」Harris说,「体育辩论中从不会有胜者,因为即使当他们明显处在下风时,也不会承认。他们只会在想‘我才是对的,我才不管你说了什幺’。」

根据Harris的说法,开始「谁才是史上最伟大的球员:MJ还是LBJ?」这一争论的第一步是,定义「最伟大」的构成因素,以及用来评判「最伟大」的标準。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客观的测量数据来比较这两名从未正面交锋的球员。像得分、真实命中率和罚球这些因素是可以支撑我们这次讨论的分析指标。防守指标或许没有那幺容易评价,因为像助攻、火锅和抄截等这些都会受到赛场上的其他因素所左右,像是对位防守或者传球线路,而这些恰恰是数据表所不能体现的。

「我认为假如你要讨论谁是历史最佳球员,你需要同时考虑进攻和防守两个方面,因为你要在攻防两端都表现出色才能成为历史最佳,这正是让Jordan和James从其他球员当中脱颖而出的因素之一。」Harris说道,「他们两个在攻防两端都非常非常厉害。我们不仅仅要衡量它们进攻端的数据,也要评估他们的防守能力。」

因为篮球并不是一项一对一的比赛,而是一项团队运动,所以一些主观的因素也能在我们的讨论中佔有一席之地,特别是当我们讨论到总冠军的时候。Jordan有时更多被冠以「胜利者」的头衔,因为他六进总冠军赛而冠军从无旁落,至于James则是九进总冠军赛,换来了三次冠军。Michael Jordan花了四年时间跨过了底特律活塞,而且他在1993到1994年离开了去打棒球。在93-94赛季公牛队只取得了55场胜利。同样地,当James离开克里夫兰或者迈阿密之后,它们都创下队史最差战绩。

基本讨论的目的,我们最好还是把历史最佳球员这个讨论搁置一下,直到James的职业生涯结束。Jordan的职业生涯和荣誉成果就说明了一切,但不能添加什幺新的东西了。然而,对于James来说,他每一年都存在变数,而今年季后赛肯定会对James是更好的球员的这一评价造成巨大冲击,因为全世界都是基于期望来评价一个球员。James未能在由Rodney Hood和Jordan Clarkson所组成的一众配角的支持下如愿拿到今年NBA总冠军。当James选择前往迈阿密时,造成了巨大的轰动,如果他今年以自由球员的身份加盟到像休士顿或者费城这样的地方——几支非常接近最后胜利而且需要一个关键拼图的球队,肯定又会掀起另一个轩然大波。

时光也在改变对湖人名将Kobe Bryant的论调。在八到十年前,历史最佳球员的讨论是集中在Kobe和Jordan身上,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已经把Kobe移到了第三位,而现在是LBJ对Jordan,但在20年后,有谁会知道怎样呢?

「这是我们对运动员们做的最不公平的一件事。我们总是把他们和经过我们美化过的过去的远动员作比较。」Harris说,「我们在大学辩论中也有同样的问题。一种是认为过去走在路上的都是巨人,而现在的人手无缚鸡之力,另一种对过去的人有负面的想法,认为他们完全不能和现在的人相提并论。对于这两种看法,年轻人倾向于看低过去的人,而年长的人会看不起年轻一代。」

定义「伟大」的客观事实很快就跟一些主观的评价结合在了一起,像是比赛质量、队友的素质、不同年代下的规则等等。

「支持Jordan的人能举出一些对Jordan更有利的例子,而支持LBJ的人也能举出其他对LBJ更有利的例子。这些都不是客观真实的东西,这是让这次讨论变得更加有趣。如果我们真的能準确客观地算出谁更好,那幺就不会再有争论了。」

如果我们能客观地衡量出任何事物,那幺上述的Stephen A. Smith的花言巧语便不会奏效,但同时也不会有这幺受欢迎的讨论。我得停在这里,不然我就要陈述我的离职理由了。

讨论的切入点的提示

在正确地开始这次辩论之前,要先定义「最伟大」的组成要素,这样我们才能举出一些非此即彼的例子。

假如你支持Jordan:

你可以从一些奖项、年度最佳防守球员、最佳防守阵容切入。你要注意到,他是史上场均得分最高的球员。留意并寻找一些统计数据,像是球员效率排行,那里面,Jordan排第一,而James排第二。你要找到这些种类的数据,为你的胜利定下一个基调。你也可以拉出一些主观的东西,像是「好胜心」,放在数据讨论里面。此时,你可以结合球员效率值[注3]去说明Michael Jordan会不择手段地获得胜利。

注3:NBA球员效率指数是由ESPN专家John Hollinger提出的球员价值评估数据体系。利用PER值,可以将球员所有表现记录下来,然后加权集成,综合而成,便可以对不同位置、不同年代的球员进行评估和比较。其计算公式为:[(得分数+助攻数+总篮板数+抄截数+火锅数)-(投篮出手数-投篮命中数)-(罚球出手数-罚球命中数)-失误数]/球员的比赛场次 。

假如你支持LBJ:

你可以提出,LBJ有能力把一些离开他之后没有那幺强竞争力的球员和球队带到更高的水平的这一事实。讲讲他进入总冠军赛的次数——15年9进决赛 vs 15年6进决赛。找到一些其他的统计数据,像是胜利贡献值[注4],那里面,Kareem Abdul-Jabbar排第一,Wilt Chamberlain排第二,而James排第四,Jordan排第五。但是,Jordan的支持者可能会反击说,如果把胜利贡献值换算成48分钟,Jordan会排得更高。在这场辩论中,你要掌控的是定义「伟大」的组成因素,以及怎样去衡量它们。你可以争论防守五个位置的能力,这让LBJ显得非常有价值,让他在这场你所塑造的比较中成为更好的防守球员。你可以展开关于助攻的价值的讨论。

注4:胜利贡献值(Win Share),最初是由Bill James为统计一名棒球运动员每年为球队贡献了多少场胜利而发明的概念,后引申到篮球领域。

要避免的问题

不要尝试去削弱其他人的成就。人们可能会提出一些观点,像是那个着名的Chamberlain的传说——他跟Jordan说,你需要记得,他们为了限制我而修改了规则,为了帮助你而再次修改规则。有人会从裁判那里获得有利的待遇吗?这就很容易落入到,声称「Jordan逃脱了更多犯规,而LBJ受到侵犯也没有哨子」的圈套当中。

Scott Harris博士的选择

「如果我要为一场比赛选择一个球员,我会青睐Jordan的‘好胜心’,但是如果他们进行一场一对一的较量,那幺LBJ的身体力量会很难让Jordan取得最后胜利。」Harris说,「而且,其中一个对我的评价起到一些影响的是场外的因素,LBJ除了打球之外,做了更多社会和政治的事务。假如要我加入他们两个队伍中的一个,我会选择当LBJ的队友。如果要我从他们当中选择一个,加入到保卫地球未来的对抗外星入侵者的生死存亡的对决,那我可能会选Michael Jordan。」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