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翼生活 >87+87=174:一只老鼠如何引起车厢中的群体恐慌? >

87+87=174:一只老鼠如何引起车厢中的群体恐慌?

上班的捷运车厢中,车厢靠站后一如往常的哔哔哔开门,这时候略为拥挤的另一头车厢出现大叫声,然后许多乘客拔腿狂奔,你不知道发生什幺事情,只听到惊声尖叫后,发现许多人拔腿狂奔,你还来不及弄清楚发生什幺事情?这时候的你跑还是不跑?

这个答案没有对或错,但是就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多数人会跟着一起逃跑,因为这是保护个体的一种机制。如果选择镇定待在原地不动,先弄清楚状况再说,那万一是捷运随机杀人事件重演,我们是否有把握逃得掉?如果跟着跑,最后发现原来只是一只小老鼠,那幺顶多事后被新闻揶揄一下,被其他网友不以为然一下,因为在当下个体没有太多时间弄清楚到底发生什幺事情,跟着跑是最快的本能反应。

或许有人会认为只不过是一只小老鼠,有什幺好大惊小怪的?那是因为新闻播报后或事后透过其他管道才获得的资讯:造成恐慌的原因是一只老鼠。但是在车厢里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什幺事情啊。再者,每个人都会有恐惧害怕的东西,并不能因为你不怕就嘲笑会怕的人,临床上有种心理疾患叫做「特定畏惧症(Specific Phobia)」,其中有一种类型就是对特定动物产生立即性的恐惧或焦虑,甚至会影响到社交或职业功能。

你不怕老鼠,那怕不怕蟑螂?怕不怕狗?怕不怕猫?怕不怕蝴蝶?怕不怕人?(真的有人是怕在社交场合里出现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用自己相对不弱的弱点去嘲笑别人深层的恐惧,这背后有什幺意义?就像在临床工作时,当有个案说出他不舒服的痛点,不管再怎幺微小,当他愿意说出来甚至踏进医疗院所接受专业协助,那就代表那个不舒服真的造成他的困扰。

大惊小怪的心理机制

就演化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中,群居一起行动的动物们突然一阵骚动,往往这群动物就会跟着移动。对照个体的行为反应,神经心理学家LeDoux发现当碰到危险刺激时,大脑会有两个神经路径协助个体做反应:

第一条路径从视丘(thalamus)直接连结到杏仁核,可以快速针对外在威胁做立即反应,也就是人常说的惊吓反应,为什幺有人看到害怕的东西就会立即跳起来,这是第一时间做出的本能反应,就像在草地里看到麻草绳,知觉像是蛇会先下意识地逃开。第二条路径是经由视丘传到大脑皮质,做讯息的辨识与处理后,再传到杏仁核,负责较后端的情绪反应,个体仔细一看是草绳,这时候才会鬆了一口气,然后说出「好加在」。

捷运上一开始的惊声尖叫,就会诱发大家本能性的危机意识,也就是情绪第一条路径的作用;事后发现原来是一只老鼠,才重新解释先前警急的状况。如果这时候又发现:那只老鼠是来自迪士尼的米奇和米妮,刚刚那声尖叫是惊喜。这时候情绪就会从谷底到天上。新闻标题就会从「捷运车厢出现老鼠?旅客吓得吃手手窜逃」改成「捷运车厢出现米老鼠?旅客兴奋笑笑抢合照」。事情很多都是一体两面,我们对同一件事情的不同解释,可能让我们产生完全不懂的关感和行为反应。

群体恐慌与流言蜚语

不过遇到紧急事件常常会出现群体恐慌的现象,因为情绪渲染下,使个体的决策失去精準度,特别是在讯息暧昧不明的状况,一点点的骚动就会引发巨大的情绪行为反应,群体会产生失序的行动,看起来就像是出现了群体恐慌。而且在讯息暧昧不明的状况下,许多讯息经过多层次的传递,难免失真或者被加油添醋,到最后的接收端往往收到夸大后的资讯。人家说谣言止于智者,但是为什幺谣言会一直扩散呢?因为过程中一直没有出现智者,多数都是87人在传话呀!两个87人加在一起就刚好是174(一起死)。

这种一开始和最后传的有明显落差的八卦流言蜚语,比比皆是。特别是公众人物只要不小心落井,就很多人会想朝他丢石头,然后内心发出一声「轮到你了吼!三好加一好,死好!」。互相泼粪然后见猎心喜,或许也是让平民老百姓觉得原来光鲜亮丽背后,大家都一样,让心理获得平衡一些。

而哈佛大学心理学家Allport和Postman曾尝试把流言散布程度(注),以心理学公式量化,他认为流言(Rumor)扩散延烧程度,受到两个因素影响,一个是该讯息对传递者和接收者有一定的重要性(Importance),以及讯息的模糊程度(Ambiguity)。也就是讯息不充足,但是存在有一定的重要性,那幺散布的程度就会越扩大。

注释:Allport, G. W., & Postman, L. (1947). The psychology of rumor. Oxford, England: Henry Holt.

87+87=174:一只老鼠如何引起车厢中的群体恐慌?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以讹传讹,这就是在社群媒体下,脸书、Line或者IG等发布的讯息,明显都是错误的,但为什幺比报纸或专家的意见更容易受到信赖和广传。不信你看看那些长辈图文,吃什幺补什幺?什幺事情要用什幺来解?等等让你翻白眼的内容,某一程度对他们来讲是自身相关,也就是重要性高;另外一方面是讯息模糊程度也高,随着传递时间越久,许多细节会失真,只强调其中一个重点,甚至没有去求证事实,然后事情就这样延烧开了。这也为什幺有人刻意放话,就会让谣言变成一种抹黑。

就心理学角度而言,一只老鼠造成的群体恐慌,本来就是一种防卫的机制,让个体免于受到更大的危难。与其责怪这群大惊小怪的乘客,倒不如多留意网路世界里以讹传讹。不经易分享的错误讯息,对生活的影响才是更慢性的伤害。例如:「你每天都喝下至少一公升的化学物质一氧化二氢!」听起来很可怕吧!你都不知道吼?但这句话的白话文是「你每天都喝下1000c.c.的水(一氧化二氢,H2O)」。

P翼生活 742℃ 78评论

上班的捷运车厢中,车厢靠站后一如往常的哔哔哔开门,这时候略为拥挤的另一头车厢出现大叫声,然后许多乘客拔腿狂奔,你不知道发生什幺事情,只听到惊声尖叫后,发现许多人拔腿狂奔,你还来不及弄清楚发生什幺事情?这时候的你跑还是不跑?

这个答案没有对或错,但是就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多数人会跟着一起逃跑,因为这是保护个体的一种机制。如果选择镇定待在原地不动,先弄清楚状况再说,那万一是捷运随机杀人事件重演,我们是否有把握逃得掉?如果跟着跑,最后发现原来只是一只小老鼠,那幺顶多事后被新闻揶揄一下,被其他网友不以为然一下,因为在当下个体没有太多时间弄清楚到底发生什幺事情,跟着跑是最快的本能反应。

或许有人会认为只不过是一只小老鼠,有什幺好大惊小怪的?那是因为新闻播报后或事后透过其他管道才获得的资讯:造成恐慌的原因是一只老鼠。但是在车厢里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什幺事情啊。再者,每个人都会有恐惧害怕的东西,并不能因为你不怕就嘲笑会怕的人,临床上有种心理疾患叫做「特定畏惧症(Specific Phobia)」,其中有一种类型就是对特定动物产生立即性的恐惧或焦虑,甚至会影响到社交或职业功能。

你不怕老鼠,那怕不怕蟑螂?怕不怕狗?怕不怕猫?怕不怕蝴蝶?怕不怕人?(真的有人是怕在社交场合里出现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用自己相对不弱的弱点去嘲笑别人深层的恐惧,这背后有什幺意义?就像在临床工作时,当有个案说出他不舒服的痛点,不管再怎幺微小,当他愿意说出来甚至踏进医疗院所接受专业协助,那就代表那个不舒服真的造成他的困扰。

大惊小怪的心理机制

就演化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中,群居一起行动的动物们突然一阵骚动,往往这群动物就会跟着移动。对照个体的行为反应,神经心理学家LeDoux发现当碰到危险刺激时,大脑会有两个神经路径协助个体做反应:

第一条路径从视丘(thalamus)直接连结到杏仁核,可以快速针对外在威胁做立即反应,也就是人常说的惊吓反应,为什幺有人看到害怕的东西就会立即跳起来,这是第一时间做出的本能反应,就像在草地里看到麻草绳,知觉像是蛇会先下意识地逃开。第二条路径是经由视丘传到大脑皮质,做讯息的辨识与处理后,再传到杏仁核,负责较后端的情绪反应,个体仔细一看是草绳,这时候才会鬆了一口气,然后说出「好加在」。

捷运上一开始的惊声尖叫,就会诱发大家本能性的危机意识,也就是情绪第一条路径的作用;事后发现原来是一只老鼠,才重新解释先前警急的状况。如果这时候又发现:那只老鼠是来自迪士尼的米奇和米妮,刚刚那声尖叫是惊喜。这时候情绪就会从谷底到天上。新闻标题就会从「捷运车厢出现老鼠?旅客吓得吃手手窜逃」改成「捷运车厢出现米老鼠?旅客兴奋笑笑抢合照」。事情很多都是一体两面,我们对同一件事情的不同解释,可能让我们产生完全不懂的关感和行为反应。

群体恐慌与流言蜚语

不过遇到紧急事件常常会出现群体恐慌的现象,因为情绪渲染下,使个体的决策失去精準度,特别是在讯息暧昧不明的状况,一点点的骚动就会引发巨大的情绪行为反应,群体会产生失序的行动,看起来就像是出现了群体恐慌。而且在讯息暧昧不明的状况下,许多讯息经过多层次的传递,难免失真或者被加油添醋,到最后的接收端往往收到夸大后的资讯。人家说谣言止于智者,但是为什幺谣言会一直扩散呢?因为过程中一直没有出现智者,多数都是87人在传话呀!两个87人加在一起就刚好是174(一起死)。

这种一开始和最后传的有明显落差的八卦流言蜚语,比比皆是。特别是公众人物只要不小心落井,就很多人会想朝他丢石头,然后内心发出一声「轮到你了吼!三好加一好,死好!」。互相泼粪然后见猎心喜,或许也是让平民老百姓觉得原来光鲜亮丽背后,大家都一样,让心理获得平衡一些。

而哈佛大学心理学家Allport和Postman曾尝试把流言散布程度(注),以心理学公式量化,他认为流言(Rumor)扩散延烧程度,受到两个因素影响,一个是该讯息对传递者和接收者有一定的重要性(Importance),以及讯息的模糊程度(Ambiguity)。也就是讯息不充足,但是存在有一定的重要性,那幺散布的程度就会越扩大。

注释:Allport, G. W., & Postman, L. (1947). The psychology of rumor. Oxford, England: Henry Holt.

87+87=174:一只老鼠如何引起车厢中的群体恐慌?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以讹传讹,这就是在社群媒体下,脸书、Line或者IG等发布的讯息,明显都是错误的,但为什幺比报纸或专家的意见更容易受到信赖和广传。不信你看看那些长辈图文,吃什幺补什幺?什幺事情要用什幺来解?等等让你翻白眼的内容,某一程度对他们来讲是自身相关,也就是重要性高;另外一方面是讯息模糊程度也高,随着传递时间越久,许多细节会失真,只强调其中一个重点,甚至没有去求证事实,然后事情就这样延烧开了。这也为什幺有人刻意放话,就会让谣言变成一种抹黑。

就心理学角度而言,一只老鼠造成的群体恐慌,本来就是一种防卫的机制,让个体免于受到更大的危难。与其责怪这群大惊小怪的乘客,倒不如多留意网路世界里以讹传讹。不经易分享的错误讯息,对生活的影响才是更慢性的伤害。例如:「你每天都喝下至少一公升的化学物质一氧化二氢!」听起来很可怕吧!你都不知道吼?但这句话的白话文是「你每天都喝下1000c.c.的水(一氧化二氢,H2O)」。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