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翼生活 >急诊不是7 >

急诊不是7

我人在南部,许久不见的A学长在北部,为了模拟外伤急救的手术课程,相见在台湾的中间。

感谢医院准假、同事支援,光是为了交通移动就坐了N久的火车,屁股发麻的走进教室,一看,授课的老师群除了学长之外,都是北部特地下来的中年大叔。

环视学员,则是还穿着值班服、看得出刚从医院里晃出来的学弟们。

我:「学长!最近过得如何?」

A:「哈!妳也来了?啊就马马虎虎啊」

我:「才怪~~学长,你们医院最近可红了!不,应该说,北部的做外伤科的医师们最近都红到翻了,北部人们最近很多社会案件耶」

A:「唉唷,别说了,那阵子真的忙爆」

招呼完之后,开始课程前的启礼仪式。

这次所上的课不是普通课程,这是使用了多具大体老师的实作模拟手术。大体老师们生前发愿,圆满一生而捐出自己死后的皮囊。

在观看各位大体老师生前的录影带时,心思沉澱下来,却又被萤幕上一句话给勾起红了眼眶:「我宁愿医师们在我身上割错一千刀,也不要他们在病人身上割错一刀」。

感念。(合十)

课程从困难呼吸管插管开始,老师们无不卖力授课,各种新型的研发的改良的器械精锐尽出。

我挤到前头,满怀着讚叹,双眼发亮,抓紧机会用力练习发问。

这是多幺难得的一个操练机会!

但是当我抬头看到旁边学员的表情,懵懂拘谨着安静凝视,我觉得自己的讚叹相较之下对比强烈!

每组轮流讲解,换到A学长要解说胸管了,这部分我就暂时先一旁听着,大致上内容跟流程我都知道也很熟悉,这时却发现跟我同组的学弟学员们这才开始用着器械以极为生疏的姿势在操作。

生疏到……不忍苛责。

一问之下,原来是急诊的young V想要进修,我更是打从心底的佩服与感慨。

多想无益,我也跟着捲袖一起把一些眉眉角角讲一下,胸管放置的几个新手关卡:小支器械换成大跟气管时,在皮下所穿刺凿出的通道太小会卡住,或是胸管放进肺部之后无法确定软性的管子会往哪个方向移动……等等。很简单的几个小步骤讲完,看到学弟们恍然大悟的表情,我心中的喟叹却又更深了,本来这些都是急诊简单就可以累积到的经验值,没想到现在却是在特别课程值得一说的内容。

接着A学长示範了连我都没看过,「蚌壳式开胸术」。期间,大刀直下,电锯骨剪直催,非常惊人。

手术画面:

震撼的开胸术完成后,平日深不可测的生命核心,「心脏」「肺脏」一一呈现,用徒手把肺泡的空气压扁之后,连肺门跟主动脉都清清楚楚。

一破裂就是万马奔腾千钧之势的主动脉,现在静静的在我手指里环绕,模拟紧急钳合的止血动作。

心中不禁祈祷,真不要有这类手术派上场的一天啊。

我跟一旁的A学长问:「学长!你真的开过这类急救手术?」

A:「有!很少,但是有几个」

我:「真假!伤重成这样?要开到这幺惨烈的手术,活得下来吗?」

A摇头:「很难」

边谈话我们双手持续操作着,就像是同处在真实开刀房当中。

不同的是,多了些闲聊,学弟们也好奇问起各医院的工作Loading,薪资及生活环境。

A学长感慨,就算身怀外伤绝技的他,依旧得靠着regular手术才是主要薪水来源。这倒其次,他跟着同院外伤医师历经了捷运惨案,国小割喉案,几次开刀全院总动员开到手软,却还是不断的不断的有同事要走。

我听着心情沉到谷底。

我:「学长!你在外伤还能撑多久?」

A:「老实讲我也不知道,基本上,大家在这个无间道里有开始思考的,都决定要走了」他接着叹气说:「没办法!这种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的医疗,长官能懂它的价值吗?」

的确,外伤的急救资源,其实跟急诊是一样的,不应该以「服务」或是「便民」为导向。

医学中心的急诊不该像7-11任由民众随意进出,却只是为了小病或换药。

外伤的人力应该比自费健检中心还要备足才对,以应付万一的紧急情况。

A:「对了!你们高雄上次气爆,几乎快把医院挤爆了?」

我:「对!所有待命的都被召唤出来了」

A歪头:「不对吧,你们有三间医学中心还处理不过来?」

我泪目:「学长!你也不是不知道?平常那急诊里都是满的阿,一有问题时根本消化不掉!北部很难想像,其实台湾的医疗资源城乡差距之大!我们南部真的不像北部有那幺多大医院跟医师群啊!」

A点头:「也对!如果是北部的话应该还足够撑得起那样的应变力」

这时讲台上主持人:「感谢大家不远千里来学习。这个机会难得,我们最主要希望是能够把课程教授给急诊的医师,可以问一下,有多少急诊人员来参加呢?」

大家东看西看

「急诊!有急诊的学员吗?」

这时我同组的两个学弟举手,远方也有几只小手弱弱的举起。

四个。

A:「唉!急诊人来的好少啊」

我:「其实,外伤科真的是大家都不想要碰的」

A远目:「何止!上次我们开一个从胸部伤到腹部肝脏的,知道吗?最后家属开告」

(相关新闻:北捷受难家属 控医院医疗疏失)

我看到过新闻……默默无语。

结束后我们仔细逢完每一道伤口,用的是完全跟刀房内同等规格,内层用可吸收线,外层用尼龙线。深深感谢过大体老师之后,一别各奔南北。

回程依旧是漫长的火车,这时我开始理解为何旁边的熟客一上车会带个枕头了。

QQ

在火车的摇晃当中,黑暗的窗外倒映着疲倦的脸。

不被重视的资源,断层的经验传承,越来越多的便宜行事跟暴戾之气导致公安意外,万一真的有一天要遇上更大的灾难呢?

昏昏入睡的时刻,A学长声音:「如果是北部的话应该还足够撑得起那样的应变力」

言犹在耳。


才不过半个月时间,北部,台湾医学资源傲视全岛的重镇,就用最惨烈的方式证实了……

而如果连北部都沦陷,这个岛,这个我以其为家的岛,有那里是安全的?

灼烧的人间,炼狱每张照片传来看到严重烧伤的深度跟那幺大的面积,几乎泫然欲泣。

网友还在争辩着泡到髒兮兮的水是否会感染……我已经可以预见到的是之后遥遥无期的惨痛治疗。

每次换药就得打上最强止痛宁可昏迷。

进刀房补皮植皮手术不是一次两次是数十次。

更甚者已经有照片上看来连完好可以取皮的区域都没有了。

我们记取教训了吗?

我们从一次两次好多次的熊熊烈焰爆炸哀号翻滚攀爬泪水呼喊尖叫崩溃当中,记取教训了吗?

还会不会有更密闭的空间,更无良的商人,以良善包装欢乐特价舞会游乐之姿,引领着我或你或我们的孩子,进入下一个炼狱?

(相关新闻:世纪之火~高雄地下街大火闷烧十小时)

医疗崩坏,不是虚构。

无良的当权者,冷眼,等待着你我下一次抱住亲人嚎哭。

相关文章:

八仙爆炸到底谁的错?不在乎「这些公安问题」的你我都是共犯 八仙粉尘爆炸伤516人 北市吁非重症暂勿赴大医院急诊


P翼生活 844℃ 51评论

我人在南部,许久不见的A学长在北部,为了模拟外伤急救的手术课程,相见在台湾的中间。

感谢医院准假、同事支援,光是为了交通移动就坐了N久的火车,屁股发麻的走进教室,一看,授课的老师群除了学长之外,都是北部特地下来的中年大叔。

环视学员,则是还穿着值班服、看得出刚从医院里晃出来的学弟们。

我:「学长!最近过得如何?」

A:「哈!妳也来了?啊就马马虎虎啊」

我:「才怪~~学长,你们医院最近可红了!不,应该说,北部的做外伤科的医师们最近都红到翻了,北部人们最近很多社会案件耶」

A:「唉唷,别说了,那阵子真的忙爆」

招呼完之后,开始课程前的启礼仪式。

这次所上的课不是普通课程,这是使用了多具大体老师的实作模拟手术。大体老师们生前发愿,圆满一生而捐出自己死后的皮囊。

在观看各位大体老师生前的录影带时,心思沉澱下来,却又被萤幕上一句话给勾起红了眼眶:「我宁愿医师们在我身上割错一千刀,也不要他们在病人身上割错一刀」。

感念。(合十)

课程从困难呼吸管插管开始,老师们无不卖力授课,各种新型的研发的改良的器械精锐尽出。

我挤到前头,满怀着讚叹,双眼发亮,抓紧机会用力练习发问。

这是多幺难得的一个操练机会!

但是当我抬头看到旁边学员的表情,懵懂拘谨着安静凝视,我觉得自己的讚叹相较之下对比强烈!

每组轮流讲解,换到A学长要解说胸管了,这部分我就暂时先一旁听着,大致上内容跟流程我都知道也很熟悉,这时却发现跟我同组的学弟学员们这才开始用着器械以极为生疏的姿势在操作。

生疏到……不忍苛责。

一问之下,原来是急诊的young V想要进修,我更是打从心底的佩服与感慨。

多想无益,我也跟着捲袖一起把一些眉眉角角讲一下,胸管放置的几个新手关卡:小支器械换成大跟气管时,在皮下所穿刺凿出的通道太小会卡住,或是胸管放进肺部之后无法确定软性的管子会往哪个方向移动……等等。很简单的几个小步骤讲完,看到学弟们恍然大悟的表情,我心中的喟叹却又更深了,本来这些都是急诊简单就可以累积到的经验值,没想到现在却是在特别课程值得一说的内容。

接着A学长示範了连我都没看过,「蚌壳式开胸术」。期间,大刀直下,电锯骨剪直催,非常惊人。

手术画面:

震撼的开胸术完成后,平日深不可测的生命核心,「心脏」「肺脏」一一呈现,用徒手把肺泡的空气压扁之后,连肺门跟主动脉都清清楚楚。

一破裂就是万马奔腾千钧之势的主动脉,现在静静的在我手指里环绕,模拟紧急钳合的止血动作。

心中不禁祈祷,真不要有这类手术派上场的一天啊。

我跟一旁的A学长问:「学长!你真的开过这类急救手术?」

A:「有!很少,但是有几个」

我:「真假!伤重成这样?要开到这幺惨烈的手术,活得下来吗?」

A摇头:「很难」

边谈话我们双手持续操作着,就像是同处在真实开刀房当中。

不同的是,多了些闲聊,学弟们也好奇问起各医院的工作Loading,薪资及生活环境。

A学长感慨,就算身怀外伤绝技的他,依旧得靠着regular手术才是主要薪水来源。这倒其次,他跟着同院外伤医师历经了捷运惨案,国小割喉案,几次开刀全院总动员开到手软,却还是不断的不断的有同事要走。

我听着心情沉到谷底。

我:「学长!你在外伤还能撑多久?」

A:「老实讲我也不知道,基本上,大家在这个无间道里有开始思考的,都决定要走了」他接着叹气说:「没办法!这种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的医疗,长官能懂它的价值吗?」

的确,外伤的急救资源,其实跟急诊是一样的,不应该以「服务」或是「便民」为导向。

医学中心的急诊不该像7-11任由民众随意进出,却只是为了小病或换药。

外伤的人力应该比自费健检中心还要备足才对,以应付万一的紧急情况。

A:「对了!你们高雄上次气爆,几乎快把医院挤爆了?」

我:「对!所有待命的都被召唤出来了」

A歪头:「不对吧,你们有三间医学中心还处理不过来?」

我泪目:「学长!你也不是不知道?平常那急诊里都是满的阿,一有问题时根本消化不掉!北部很难想像,其实台湾的医疗资源城乡差距之大!我们南部真的不像北部有那幺多大医院跟医师群啊!」

A点头:「也对!如果是北部的话应该还足够撑得起那样的应变力」

这时讲台上主持人:「感谢大家不远千里来学习。这个机会难得,我们最主要希望是能够把课程教授给急诊的医师,可以问一下,有多少急诊人员来参加呢?」

大家东看西看

「急诊!有急诊的学员吗?」

这时我同组的两个学弟举手,远方也有几只小手弱弱的举起。

四个。

A:「唉!急诊人来的好少啊」

我:「其实,外伤科真的是大家都不想要碰的」

A远目:「何止!上次我们开一个从胸部伤到腹部肝脏的,知道吗?最后家属开告」

(相关新闻:北捷受难家属 控医院医疗疏失)

我看到过新闻……默默无语。

结束后我们仔细逢完每一道伤口,用的是完全跟刀房内同等规格,内层用可吸收线,外层用尼龙线。深深感谢过大体老师之后,一别各奔南北。

回程依旧是漫长的火车,这时我开始理解为何旁边的熟客一上车会带个枕头了。

QQ

在火车的摇晃当中,黑暗的窗外倒映着疲倦的脸。

不被重视的资源,断层的经验传承,越来越多的便宜行事跟暴戾之气导致公安意外,万一真的有一天要遇上更大的灾难呢?

昏昏入睡的时刻,A学长声音:「如果是北部的话应该还足够撑得起那样的应变力」

言犹在耳。


才不过半个月时间,北部,台湾医学资源傲视全岛的重镇,就用最惨烈的方式证实了……

而如果连北部都沦陷,这个岛,这个我以其为家的岛,有那里是安全的?

灼烧的人间,炼狱每张照片传来看到严重烧伤的深度跟那幺大的面积,几乎泫然欲泣。

网友还在争辩着泡到髒兮兮的水是否会感染……我已经可以预见到的是之后遥遥无期的惨痛治疗。

每次换药就得打上最强止痛宁可昏迷。

进刀房补皮植皮手术不是一次两次是数十次。

更甚者已经有照片上看来连完好可以取皮的区域都没有了。

我们记取教训了吗?

我们从一次两次好多次的熊熊烈焰爆炸哀号翻滚攀爬泪水呼喊尖叫崩溃当中,记取教训了吗?

还会不会有更密闭的空间,更无良的商人,以良善包装欢乐特价舞会游乐之姿,引领着我或你或我们的孩子,进入下一个炼狱?

(相关新闻:世纪之火~高雄地下街大火闷烧十小时)

医疗崩坏,不是虚构。

无良的当权者,冷眼,等待着你我下一次抱住亲人嚎哭。

相关文章:

八仙爆炸到底谁的错?不在乎「这些公安问题」的你我都是共犯 八仙粉尘爆炸伤516人 北市吁非重症暂勿赴大医院急诊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