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翼生活 >意想不到的生活哲人:社交女王芭黎丝·希尔顿的聊天祕技 >

意想不到的生活哲人:社交女王芭黎丝·希尔顿的聊天祕技

意想不到的生活哲人:社交女王芭黎丝·希尔顿的聊天祕技

基本上我们同样认为:爱卖弄聪明才智和学识并以此折磨人的家伙,实在令人不敢领教。

不过,说到「聊」,无论是英美人士说的「小谈一下」(Smalltalk)、「闲聊」(Chit-Chat),或法国人讲的「桌边闲嗑牙」(La petite conversation de la table),还是德文里的「没目的的闲扯淡」(das Zweckfreie Plaudern),基本上德国人对「聊」的评价都很差。这其实是因为没能好好区分「正襟危坐的讨论」和「社交闲聊」的差别。讨论时我们常不是被彼此的无聊发言给闷死,就是被不厌其详的追根究柢给烦死。但一场成功的社交闲聊(无论是在晚宴上、鸡尾酒会上或接待会上),我们都可以很放心的抛出大胆话题,并藉此挑起活泼论战。当然,也可视情况恰如其分的言之无物──但在此要特别声明,这里的言之无物是指王尔德《理想丈夫》里高凌大人(Lord Goring)的那种言之无物:「我就爱言之无物。言之无物是我唯一还有点懂的事。」言之无物的重要性常被(不公平的)低估了。这其实是一项至关重要的本领。平常我们实在太高估人类沟通时,语言文字所能表达的意义。 而这样的真知灼见也是我前面提到过的那个人教我的,她真是我这辈子遇到过最有智慧的人,她就是──芭黎丝.希尔顿。

那天的遭遇大概是我这辈子最惨的一次聊天经验。专跑社会新闻的我第一次到好莱坞朝圣,因为德文版的《浮华世界》(Vanity Fair)要我帮他们做奥斯卡金像奖的专题报导。在那里我谁都不认识。我硬着头皮出现在──其实一开始我还自以为这是天大的幸运──时装女王黛安娜.冯.弗斯腾博格(Diane von Furstenberg)举办的号称「奥斯卡会前会」的露天宴会上。我穿上最体面的夏季西装,繫上心爱的领结,一双皮鞋擦得晶亮,却谁也不认识。

我越努力想找人攀谈,越叫人看清:我正在刻意努力。那天媒体大亨梅铎也在场。我先默默的挨过去,伺机开口,并针对当时正在寻找买家、準备易手的《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大发议论,最后更冒失的问他,你不关心这件事吗?他很给面子的瞧了我一眼,然后冷冷的说:「现在只有白痴才买报纸!」接着转身离去。这时我看见彼得.奥图(Peter OToole),心想:得救了!这家伙肯定比较友善。我凑过去跟他说:「我很喜欢《阿拉伯的劳伦斯》。」他回答:「那又怎样?」目光掠过我,一脸不屑的望向别处,逕自走开。接下去,我只敢跟那些在电视上或电影里没见过的人攀谈(但那场宴会上要找那样的人真不容易)。可惜没用,大家见了我不是闪,就是完全不假颜色。最后我挫败到六神无主,只能反射动作的吐出白痴蠢话:「你今年去哪儿度假了啊?」我活脱脱一九六八年的卖座大片《狂欢》(_e Party)里的男主角彼得.谢勒(Peter Sellers)──那个不知所措的大白痴!幸好我没像他製造出那幺多灾难和惊险,只是彻底的陷入恐慌和不安中。我自觉舌头打结,什幺生活智慧全派不上用场。但「不安」乃社交大忌,接下来谁都不想跟我接触了──因为,每个人都深怕被我传染「不安」恶疾。

那个下午拯救我的,是我意想不到、货真价实的生活哲人:芭黎丝.希尔顿。她坐在一张长凳上,置身聒噪的辣妹中,我朝她们走过去,她一脸泰然自若,完全不受我的扭捏不安所影响。

当时我已自暴自弃到什幺都不在乎了。我走向这位全球最知名的金髮美女,祭出老套的烂招:「我一向对人过目不忘,但我怎幺想不起妳是谁啊!」她一脸打趣,故意娇嗔:「我是芭黎丝.希尔顿呀!」「喔,喔──希尔顿?下週我要去纽约,订的正是希尔顿旗下的酒店:华尔道夫(Waldorf Astoria)。有没有哪间房我一定要避开?」她回答:「华尔道夫酒店吗?我在那儿长大的呀!要我说的话,没一间房能住!」我们就这幺聊开了,甚至延续成一场温馨的交谈。 真正的聊天高手会不着痕迹的漠视以下事实:聊天的关键其实只在于「揭开序幕」。一旦破冰,要怎幺聊,聊些什幺就全都不是问题了。 我敞开心胸的──因为如前所述,我已不在乎了──向芭黎丝坦承我的慌张和不安。没想到,这个充满魅力的女人竟毫不藏私的传授我她的社交祕技。

她认为,第一步我其实已经做对了,就是我刚才对待她的方式(虽然我是在不自知且完全绝望的情况下做的): 「厚着脸皮走过去,别要求自己什幺都要做对!」 她说:「聚会时,如果你觉得自己很紧张、不安,浑身不对劲,其实不是件坏事,甚至很好,你不但不该漠视这种感觉,反而该正视它。换句话说,接受它!接受之后,它就拿你没辙了;现在起换你主动观察它,甚至反过来嘲弄它。这是件有趣的事:因为每个人都会有慌张不安的时刻,即便以稳健着称的蜜雪儿.欧巴马也无法避免。因为人就是这样啊!诀窍无他:首先让自己成为旁观者,然后静观其变,顺势而为。」

她的这番话简直可媲美希腊哲学家第欧根尼(Diogenes)。我彷彿看见第欧根尼站在雅典广场旁泰然自若或一脸嘲讽的──总之,肯定是兴味盎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并了然于胸:自己正置身事外。此后,只要参加聚会时我觉得不自在,我就会叫自己依样画葫芦,第一步先成为旁观者。我再也不扭扭捏捏,不苦寻攀谈机会,而是大大方方的祭出第欧根尼──芭黎丝.希尔顿的姿态。这招真的管用!

芭黎丝接着又提到: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别仓促的露出蠢笑,那种笑容会让人一眼就看出你正在不安。举例来说,刚才我走过来,还没开口就冲着她笑。「错!」芭黎丝说,「笑要笑对时机、笑得巧妙!」迫不急待的露出笑容既愚蠢又不真诚,适时的拉开微笑才能画龙点睛。笑要达到它的效果,就得先「忍」住,然后再笑。

第二项密技是:「静下心来!」要自己安静下来。不管任何情况,千万别急(「只有侍者才需要急!」)。切记:整个人要显得一派轻鬆!这点非常重要。 要让自己从脊柱开始放鬆,手势要沉稳,目光要和缓 :「只要你的目光不闪躲,就能看起来非常沉稳、有智慧,甚至性感,即便你的眼神接触到的是某个没在讲话的人,切记,看他的目光同样要沉稳。眼神的移动一定要慢,要缓缓、缓缓的从对方的脸上移开。」

年轻时,我恪守的是父母教我的行为準则,内容与芭黎丝的大相逕庭。我们这种贵族家庭讲究的是,比方说,把「装听」的技巧练到出神入化;不管对方的独白有多无聊、多催眠,都要装出一副听得很投入的模样。家族代代相传的活动不外打猎与沙龙聚会,所以 最重要的社交技能便是不停的点头、拉开赞同的微笑,或摆出一脸专注的模样 ,这些能耐简直就像刻在我们的基因上。其中不可或缺的当然还包括:要能忍受对方没完没了的一直讲,并伺机「切换」话题。当对方终于不知道要讲什幺时,一定要立刻把握时机切换成别的话题。沙龙社交的漫漫岁月教会了我们待人得真诚、得客气,纵使那家伙是如假包换的讨厌鬼。没错,越讨厌的家伙甚至越得对他好──彷彿是为了补偿他令人讨厌的缺点。几世纪来,我们发展出不少对抗无聊的法宝。比方说,幽默、妙语如珠及不着痕迹的温和挑衅,这种软调的唇枪舌战在我们这个圈子里非常盛行。父母不忘教我们的还有: 别人犯错时要当作没看见、没听见,自己犯错时则打死也不能不打自招。 因为,通常只有你不打自招时别人才会发现你错了(法国人说「道歉就是认错」,这句话之于我们则是:道歉等于不打自招)。

意想不到的生活哲人:社交女王芭黎丝·希尔顿的聊天祕技

责任编辑:吴玲瑄

P翼生活 200℃ 78评论

意想不到的生活哲人:社交女王芭黎丝·希尔顿的聊天祕技

基本上我们同样认为:爱卖弄聪明才智和学识并以此折磨人的家伙,实在令人不敢领教。

不过,说到「聊」,无论是英美人士说的「小谈一下」(Smalltalk)、「闲聊」(Chit-Chat),或法国人讲的「桌边闲嗑牙」(La petite conversation de la table),还是德文里的「没目的的闲扯淡」(das Zweckfreie Plaudern),基本上德国人对「聊」的评价都很差。这其实是因为没能好好区分「正襟危坐的讨论」和「社交闲聊」的差别。讨论时我们常不是被彼此的无聊发言给闷死,就是被不厌其详的追根究柢给烦死。但一场成功的社交闲聊(无论是在晚宴上、鸡尾酒会上或接待会上),我们都可以很放心的抛出大胆话题,并藉此挑起活泼论战。当然,也可视情况恰如其分的言之无物──但在此要特别声明,这里的言之无物是指王尔德《理想丈夫》里高凌大人(Lord Goring)的那种言之无物:「我就爱言之无物。言之无物是我唯一还有点懂的事。」言之无物的重要性常被(不公平的)低估了。这其实是一项至关重要的本领。平常我们实在太高估人类沟通时,语言文字所能表达的意义。 而这样的真知灼见也是我前面提到过的那个人教我的,她真是我这辈子遇到过最有智慧的人,她就是──芭黎丝.希尔顿。

那天的遭遇大概是我这辈子最惨的一次聊天经验。专跑社会新闻的我第一次到好莱坞朝圣,因为德文版的《浮华世界》(Vanity Fair)要我帮他们做奥斯卡金像奖的专题报导。在那里我谁都不认识。我硬着头皮出现在──其实一开始我还自以为这是天大的幸运──时装女王黛安娜.冯.弗斯腾博格(Diane von Furstenberg)举办的号称「奥斯卡会前会」的露天宴会上。我穿上最体面的夏季西装,繫上心爱的领结,一双皮鞋擦得晶亮,却谁也不认识。

我越努力想找人攀谈,越叫人看清:我正在刻意努力。那天媒体大亨梅铎也在场。我先默默的挨过去,伺机开口,并针对当时正在寻找买家、準备易手的《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大发议论,最后更冒失的问他,你不关心这件事吗?他很给面子的瞧了我一眼,然后冷冷的说:「现在只有白痴才买报纸!」接着转身离去。这时我看见彼得.奥图(Peter OToole),心想:得救了!这家伙肯定比较友善。我凑过去跟他说:「我很喜欢《阿拉伯的劳伦斯》。」他回答:「那又怎样?」目光掠过我,一脸不屑的望向别处,逕自走开。接下去,我只敢跟那些在电视上或电影里没见过的人攀谈(但那场宴会上要找那样的人真不容易)。可惜没用,大家见了我不是闪,就是完全不假颜色。最后我挫败到六神无主,只能反射动作的吐出白痴蠢话:「你今年去哪儿度假了啊?」我活脱脱一九六八年的卖座大片《狂欢》(_e Party)里的男主角彼得.谢勒(Peter Sellers)──那个不知所措的大白痴!幸好我没像他製造出那幺多灾难和惊险,只是彻底的陷入恐慌和不安中。我自觉舌头打结,什幺生活智慧全派不上用场。但「不安」乃社交大忌,接下来谁都不想跟我接触了──因为,每个人都深怕被我传染「不安」恶疾。

那个下午拯救我的,是我意想不到、货真价实的生活哲人:芭黎丝.希尔顿。她坐在一张长凳上,置身聒噪的辣妹中,我朝她们走过去,她一脸泰然自若,完全不受我的扭捏不安所影响。

当时我已自暴自弃到什幺都不在乎了。我走向这位全球最知名的金髮美女,祭出老套的烂招:「我一向对人过目不忘,但我怎幺想不起妳是谁啊!」她一脸打趣,故意娇嗔:「我是芭黎丝.希尔顿呀!」「喔,喔──希尔顿?下週我要去纽约,订的正是希尔顿旗下的酒店:华尔道夫(Waldorf Astoria)。有没有哪间房我一定要避开?」她回答:「华尔道夫酒店吗?我在那儿长大的呀!要我说的话,没一间房能住!」我们就这幺聊开了,甚至延续成一场温馨的交谈。 真正的聊天高手会不着痕迹的漠视以下事实:聊天的关键其实只在于「揭开序幕」。一旦破冰,要怎幺聊,聊些什幺就全都不是问题了。 我敞开心胸的──因为如前所述,我已不在乎了──向芭黎丝坦承我的慌张和不安。没想到,这个充满魅力的女人竟毫不藏私的传授我她的社交祕技。

她认为,第一步我其实已经做对了,就是我刚才对待她的方式(虽然我是在不自知且完全绝望的情况下做的): 「厚着脸皮走过去,别要求自己什幺都要做对!」 她说:「聚会时,如果你觉得自己很紧张、不安,浑身不对劲,其实不是件坏事,甚至很好,你不但不该漠视这种感觉,反而该正视它。换句话说,接受它!接受之后,它就拿你没辙了;现在起换你主动观察它,甚至反过来嘲弄它。这是件有趣的事:因为每个人都会有慌张不安的时刻,即便以稳健着称的蜜雪儿.欧巴马也无法避免。因为人就是这样啊!诀窍无他:首先让自己成为旁观者,然后静观其变,顺势而为。」

她的这番话简直可媲美希腊哲学家第欧根尼(Diogenes)。我彷彿看见第欧根尼站在雅典广场旁泰然自若或一脸嘲讽的──总之,肯定是兴味盎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并了然于胸:自己正置身事外。此后,只要参加聚会时我觉得不自在,我就会叫自己依样画葫芦,第一步先成为旁观者。我再也不扭扭捏捏,不苦寻攀谈机会,而是大大方方的祭出第欧根尼──芭黎丝.希尔顿的姿态。这招真的管用!

芭黎丝接着又提到: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别仓促的露出蠢笑,那种笑容会让人一眼就看出你正在不安。举例来说,刚才我走过来,还没开口就冲着她笑。「错!」芭黎丝说,「笑要笑对时机、笑得巧妙!」迫不急待的露出笑容既愚蠢又不真诚,适时的拉开微笑才能画龙点睛。笑要达到它的效果,就得先「忍」住,然后再笑。

第二项密技是:「静下心来!」要自己安静下来。不管任何情况,千万别急(「只有侍者才需要急!」)。切记:整个人要显得一派轻鬆!这点非常重要。 要让自己从脊柱开始放鬆,手势要沉稳,目光要和缓 :「只要你的目光不闪躲,就能看起来非常沉稳、有智慧,甚至性感,即便你的眼神接触到的是某个没在讲话的人,切记,看他的目光同样要沉稳。眼神的移动一定要慢,要缓缓、缓缓的从对方的脸上移开。」

年轻时,我恪守的是父母教我的行为準则,内容与芭黎丝的大相逕庭。我们这种贵族家庭讲究的是,比方说,把「装听」的技巧练到出神入化;不管对方的独白有多无聊、多催眠,都要装出一副听得很投入的模样。家族代代相传的活动不外打猎与沙龙聚会,所以 最重要的社交技能便是不停的点头、拉开赞同的微笑,或摆出一脸专注的模样 ,这些能耐简直就像刻在我们的基因上。其中不可或缺的当然还包括:要能忍受对方没完没了的一直讲,并伺机「切换」话题。当对方终于不知道要讲什幺时,一定要立刻把握时机切换成别的话题。沙龙社交的漫漫岁月教会了我们待人得真诚、得客气,纵使那家伙是如假包换的讨厌鬼。没错,越讨厌的家伙甚至越得对他好──彷彿是为了补偿他令人讨厌的缺点。几世纪来,我们发展出不少对抗无聊的法宝。比方说,幽默、妙语如珠及不着痕迹的温和挑衅,这种软调的唇枪舌战在我们这个圈子里非常盛行。父母不忘教我们的还有: 别人犯错时要当作没看见、没听见,自己犯错时则打死也不能不打自招。 因为,通常只有你不打自招时别人才会发现你错了(法国人说「道歉就是认错」,这句话之于我们则是:道歉等于不打自招)。

意想不到的生活哲人:社交女王芭黎丝·希尔顿的聊天祕技

责任编辑:吴玲瑄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