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翼生活 >森州老港道路提升工程‧无警示灯窟窿多‧花6年完工夺6命 >

森州老港道路提升工程‧无警示灯窟窿多‧花6年完工夺6命

森州老港道路提升工程‧无警示灯窟窿多‧花6年完工夺6命(森美兰‧波德申7日讯)森州老港至宁宜全长15公里的道路提昇工程,花了长达6年的时间才完成,不过,最令当地民众愤怒的还是,在提昇工程进行期间,因着当局的种种疏失,如指示牌不明确、未置警示灯、窟窿处处等问题,导致至少6名公众白白送命。当地居民披露,上述道路提昇工程是于2005年展开,经过多次停工、复工及更换承包商等重重波折后,终在2010年竣工。这项提昇工程是由中央政府拨款,公共工程局负责,并由承包商承建。这原本是一项值得民众讚扬的工程,当地居民当时也对政府準备通过提昇工程,把原本狭窄弯曲的道路加宽及拉直的做法表示欢迎。每次停工理由不同讵料,这项工程于2005年开展后,却也是居民梦魇的开始,更让一些无辜民众付出了生命代价。在当局进行提昇工程期间,当地出现各种弊端,如路面状况差、安全措施不足、原有的路灯被移走、入夜后没有警示灯,环境漆黑、指示牌不明确,引起混淆、道路积水,形成窟窿处处、整段道路铺上砂石,尘土飞扬及雨天导致住家淹水与泥泞满地等。当地居民原以为只要忍耐,等工程完成后,噩梦也就会过去。遗憾的是,工程开始了半年即告停工。待复工几个月后,又再次停工。几乎每次停工,当局都持有不同的理由。当局首次停工时是以拨款不足为由,第二次则是以牵涉到徵用居民土地的问题为由而停工。1天3宗意外长期以来的间断停工及复工,造成有关道路沿路危机四伏,大大小小公路意外对居民来说,已不算新鲜事。最后更有6名无辜百姓成为“祭品”,命丧这段道路。换句话说,在提昇工程进行期间,老港至宁宜的路段成了死亡车祸黑区。至于承包商,更是一换再换,但工程始终停滞不前。提起这些惨痛的“记忆”时,老港乡村发展委员郑惠发一脸难过。“该路段曾‘创’下一天发生3宗意外的负面纪录,其中两宗意外的涉及轿车是在不同时段陷入同一个路边山坑里。”居民对于该路段一再发生夺命意外感到痛心疾首之余,也对道路提昇工程满腹怨言。中央负责工程居民投诉无门由于老港至宁宜的道路提昇工程是由中央政府负责,因此,当有关工程频频停工,并造成6条人命丧亡后,即使居民多次向地方政府投诉也不得要领。在投诉无门,加上对工程一再展延的情况,民怨日益高涨。老港平民屋居民形容,该工程把他们的家园变成一座墓地,较后,他们在忍无可忍之下,焚烧屋契以示不满。然而,即使再多不满,再多愤恨,居民始终必须使用这条道路,因为这是老港及宁宜两地居民来往进出的唯一路段,也是唯一通往市区的路段。换句话说,居民只要出门,都被迫使用有关路段,所以,他们可说是别无选择地暴露在危险的路况中。“居民出入都提心吊胆,深怕自己是下一个交通意外的受害者,但他们唯一能做的似乎只有自求多福。”老港乡村发展委员郑惠发无奈地说。竣工无期居民请愿抗议老港至宁宜的道路提昇工程原本预料于2007年竣工,可是却因屡次更换承包商,一再耽搁,竣工日期遥遥无期。过后,当地居民在忍无可忍下,举行和平请愿活动。承包工程的负责人之一莫哈末再益依沙在2007年受访时指出,工程是按照原订时间,马不停蹄地开展,并预计在2008年7月完成。遗憾的是,有关工程却于2008年全面停工,连承包商也不知去向。但对于当局为何停工,何时复工,何时竣工,居民却是全然不知,唯一能做的似乎只有耐心等待。不过,等待总有期限,当地居民在久等无下文后,终因忍无可忍而先后向森州大臣莫哈末哈山陈情及和平请愿。莫哈末哈山当时回应说,有关承包商的合约已被终止,而政府将重新招标。后来,这项工程由南北大道公司属下的一家子公司接手。工程也在停工长达半年,也就是2009年11月全面复工。如今,一年过去了,原本狭窄及弯曲的道路已被拉直,且已重新铺上沥青。6年的折腾,让人难以释怀,可是,终究竣工了,市民也总算可避免再和死神擦肩而过。市议员:至少换3承包商波德申市议员林振辉指出,他出任市议员一职后,老港的道路提昇工程至少停工3次,且前后换了3名承包商。他接受《》访问时披露,他对工程停工的具体原因不了解,而他曾在市议会会议上向森州工程局查询工程的进展,获知这项工程是由中央政府负责。因此,他无法探悉工程竣工的确实日期以及承包商的身份。“不知为何承包商换了又换,由于该工程不属于森州工程局管辖範围,所以,即使我们要追问情况,也不知道要问谁?至于工程何时完工,更是没有答案。”他提到,工程原本定于2010年9月即可完工,不过,根据8月召开的会议,工程还有一些技术问题需要处理,或许需等至年尾才能竣工。他在2009年10月峇眼槟榔州议席补选期间,曾呈交备忘录给国阵候选人依沙,依沙较后也已把该备忘录交给首相纳吉。事后,停工半年的工程随即复工。“我确实对该工程感到不满意,因为当局确实没做足安全措施,才会造成自工程开展以来,酿成多宗死伤意外的发生。这是老港至宁宜及至南部的主要道路,若道路结构存有危险性,将对驾驶者构成威胁。”他建议当局,日后在道路工程展开之前,应该先有完善的规划,避免重蹈覆辙。‧2011.02.07 P翼生活 703℃ 28评论
森州老港道路提升工程‧无警示灯窟窿多‧花6年完工夺6命(森美兰‧波德申7日讯)森州老港至宁宜全长15公里的道路提昇工程,花了长达6年的时间才完成,不过,最令当地民众愤怒的还是,在提昇工程进行期间,因着当局的种种疏失,如指示牌不明确、未置警示灯、窟窿处处等问题,导致至少6名公众白白送命。当地居民披露,上述道路提昇工程是于2005年展开,经过多次停工、复工及更换承包商等重重波折后,终在2010年竣工。这项提昇工程是由中央政府拨款,公共工程局负责,并由承包商承建。这原本是一项值得民众讚扬的工程,当地居民当时也对政府準备通过提昇工程,把原本狭窄弯曲的道路加宽及拉直的做法表示欢迎。每次停工理由不同讵料,这项工程于2005年开展后,却也是居民梦魇的开始,更让一些无辜民众付出了生命代价。在当局进行提昇工程期间,当地出现各种弊端,如路面状况差、安全措施不足、原有的路灯被移走、入夜后没有警示灯,环境漆黑、指示牌不明确,引起混淆、道路积水,形成窟窿处处、整段道路铺上砂石,尘土飞扬及雨天导致住家淹水与泥泞满地等。当地居民原以为只要忍耐,等工程完成后,噩梦也就会过去。遗憾的是,工程开始了半年即告停工。待复工几个月后,又再次停工。几乎每次停工,当局都持有不同的理由。当局首次停工时是以拨款不足为由,第二次则是以牵涉到徵用居民土地的问题为由而停工。1天3宗意外长期以来的间断停工及复工,造成有关道路沿路危机四伏,大大小小公路意外对居民来说,已不算新鲜事。最后更有6名无辜百姓成为“祭品”,命丧这段道路。换句话说,在提昇工程进行期间,老港至宁宜的路段成了死亡车祸黑区。至于承包商,更是一换再换,但工程始终停滞不前。提起这些惨痛的“记忆”时,老港乡村发展委员郑惠发一脸难过。“该路段曾‘创’下一天发生3宗意外的负面纪录,其中两宗意外的涉及轿车是在不同时段陷入同一个路边山坑里。”居民对于该路段一再发生夺命意外感到痛心疾首之余,也对道路提昇工程满腹怨言。中央负责工程居民投诉无门由于老港至宁宜的道路提昇工程是由中央政府负责,因此,当有关工程频频停工,并造成6条人命丧亡后,即使居民多次向地方政府投诉也不得要领。在投诉无门,加上对工程一再展延的情况,民怨日益高涨。老港平民屋居民形容,该工程把他们的家园变成一座墓地,较后,他们在忍无可忍之下,焚烧屋契以示不满。然而,即使再多不满,再多愤恨,居民始终必须使用这条道路,因为这是老港及宁宜两地居民来往进出的唯一路段,也是唯一通往市区的路段。换句话说,居民只要出门,都被迫使用有关路段,所以,他们可说是别无选择地暴露在危险的路况中。“居民出入都提心吊胆,深怕自己是下一个交通意外的受害者,但他们唯一能做的似乎只有自求多福。”老港乡村发展委员郑惠发无奈地说。竣工无期居民请愿抗议老港至宁宜的道路提昇工程原本预料于2007年竣工,可是却因屡次更换承包商,一再耽搁,竣工日期遥遥无期。过后,当地居民在忍无可忍下,举行和平请愿活动。承包工程的负责人之一莫哈末再益依沙在2007年受访时指出,工程是按照原订时间,马不停蹄地开展,并预计在2008年7月完成。遗憾的是,有关工程却于2008年全面停工,连承包商也不知去向。但对于当局为何停工,何时复工,何时竣工,居民却是全然不知,唯一能做的似乎只有耐心等待。不过,等待总有期限,当地居民在久等无下文后,终因忍无可忍而先后向森州大臣莫哈末哈山陈情及和平请愿。莫哈末哈山当时回应说,有关承包商的合约已被终止,而政府将重新招标。后来,这项工程由南北大道公司属下的一家子公司接手。工程也在停工长达半年,也就是2009年11月全面复工。如今,一年过去了,原本狭窄及弯曲的道路已被拉直,且已重新铺上沥青。6年的折腾,让人难以释怀,可是,终究竣工了,市民也总算可避免再和死神擦肩而过。市议员:至少换3承包商波德申市议员林振辉指出,他出任市议员一职后,老港的道路提昇工程至少停工3次,且前后换了3名承包商。他接受《》访问时披露,他对工程停工的具体原因不了解,而他曾在市议会会议上向森州工程局查询工程的进展,获知这项工程是由中央政府负责。因此,他无法探悉工程竣工的确实日期以及承包商的身份。“不知为何承包商换了又换,由于该工程不属于森州工程局管辖範围,所以,即使我们要追问情况,也不知道要问谁?至于工程何时完工,更是没有答案。”他提到,工程原本定于2010年9月即可完工,不过,根据8月召开的会议,工程还有一些技术问题需要处理,或许需等至年尾才能竣工。他在2009年10月峇眼槟榔州议席补选期间,曾呈交备忘录给国阵候选人依沙,依沙较后也已把该备忘录交给首相纳吉。事后,停工半年的工程随即复工。“我确实对该工程感到不满意,因为当局确实没做足安全措施,才会造成自工程开展以来,酿成多宗死伤意外的发生。这是老港至宁宜及至南部的主要道路,若道路结构存有危险性,将对驾驶者构成威胁。”他建议当局,日后在道路工程展开之前,应该先有完善的规划,避免重蹈覆辙。‧2011.02.07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