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翼生活 >1505位白恐有罪判决将撤销 逾百军籍政治犯故事浮上檯面 >

1505位白恐有罪判决将撤销 逾百军籍政治犯故事浮上檯面

1505位白恐有罪判决将撤销 逾百军籍政治犯故事浮上檯面

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将于周日(9日)与国家人权博物馆合办的世界人权宣言70週年纪念活动上,进行第二波刑事有罪判决撤销公告仪式,这次公告的1505人名单内,最引人瞩目的就是,在白色恐怖期间被无辜入罪、逾百位军人。据该会爬梳官方档案、政治案件当事人回忆录与口述资料后发现,白恐时期被怀疑的军人不只因不当审判遭到判刑关押,即使已被剥夺人身自由,仍会持续遭到人权侵害,或因威胁利诱以协助统治者监视其他非军籍政治犯,形成受害者互相伤害的局面。

促转会指出,台湾的军人政治案件涵盖各军种,其处理流程和场所常有别于他案;比如其拘禁处繁多,遍布全台,管理十分严峻且漠视人权。以1950年代为例,军人涉案时,若非中共地下党之案件,大多不是送到台北保密局、调查局,而是在各自的军区或其他军方单位内侦讯、羁押。国军仍有师级单位时,各军种师级以上单位包括军团总部,都有自己的看守所关押军籍人犯。此种封闭性质,使得军人政治案件之研究与调查极其困难,涉案人数也难以釐清。但即使仅依现有资料,也可略窥其数。

促转会调阅国防部军法局1950年的「军人监狱及各级单位看守所视察实施情形报告」,发现其中除了有为人熟知的台湾省保安司令部军法处看守所、国防部军法局看守所(青岛东路3号)外,从恆春到台北,乃至宜兰、花东,尚有十余处各地区守备区/防守区司令部军法组(室)看守所,以及各军种总司令部看守所,除了羁押触犯刑法或军刑法的军籍人犯外,也羁押匪谍、匪嫌或注记为叛乱者。

有些拘禁场所不一定在军区,名称也各异。例如海军便是使用既有场所和建物为侦讯或拘禁所用,1949年设立的凤山海军来宾招待所、左营大街三楼(海军总司令部情报处拘留所)即为其例。而1950年代初期分设于南投名间和彰化员林的海军反共先锋营,类似于同时期的绿岛新生训导处,要求劳动生产外,也进行思想改造。同时,管理人员为了让受训者展现忠诚,还有强迫刺青、宣誓等方式。

政治案件当事人陈英泰,出狱后倾力着述其白色恐怖之见证,他提到早期绿岛新生训导处的情况:「绿岛管理人员平常视新生是在其强力压制下,随时可任其欺负的、不具有人权的一些人」。

例如海军永脩军舰案的吴金良,因以为同僚说「想开船回家」是玩笑话,没有向上报告,被以「共同将船舰交付叛徒未遂」判刑12年,于绿岛新生训导处服刑。而戒严时期不当叛乱暨匪谍审判案件补偿基金会认定,原判对其自白之任意性未详予调查,复无其他佐证资料证明,故认为其叛乱非有实据,予以补偿。吴金良之后自费出版《一个小人物坎坷的一生》,在回忆中也提到绿岛的「一人一事运动」,狱方强迫「新生」签名、宣誓每一天作一件「好事」效忠国民党,以及各种狱中告密的情况。

另一例则为同时期的新店军人监狱,除了关押二、三百名的非军籍政治犯,也关着非叛乱或匪谍的军籍人犯。军籍人犯可参与管理与监视非军籍政治犯,并往往在被狱方告知可以将功抵罪后,更伺机而告密或诬陷。例如原保密局金温站的一位少校副站长,1953年以「敌前关于军事上虚伪之报告及无故不就指定地点」为由,获判无期徒刑,6月进入军监服刑,8月随即被吸收为受刑人保防细胞,以福利社售货员身分掩护,调查监所内的叛乱动态,11月就调进保防室协办保防业务。隔年,他举报同监的李添木「隐瞒同党行蹤」。李案遂撤销原判发还复审,1956年执行死刑,举报的前副站长因此获减刑为10年。促转会指出,由此个案显见威权统治时期违反人性尊严、毫无意志自由的钳梏,在狱中更显残酷。

民主化之后,政府的作为仅止于以金钱弥补政治案件当事人与家属,直到2017年底通过《促进转型正义条例》,符合第6条第3项规定之当事人,其有罪判决均自促转条例施行之日起,视为撤销。前述吴金良、陈英泰等人都在这次有罪判决撤销公告的名单内。

但促转会也强调,过去各军种的白色恐怖研究,因政治档案尚未开放而受限,现在前述各个国家遂行人权侵害的场所都在调查之列,未来也将持续研究过去难以进入的各军种相关场所,希冀将场所与人民的记忆具体地连结与保存,阐述并延续国家对历史的责任,为台湾留下历史的殷鉴与记忆的空间。 

资料来源:

国家档案资讯网,档号B3750347701/0039/3136012/12/1/001/0005030960009-13,国防部军法局,案名「军人监狱及各级单位看守所视察实施情形报告」。国家档案资讯网,档号B3750347701/0040/3136176/176,国防部军法局,案名「 军事犯申报减刑审核情形」。B3750347701=0040=3136176=176=1=010=0001~jpg.陈英泰,2005,回忆—见证白色恐怖。(上/下册)。台北市:唐山。页333、页402-404。
P翼生活 477℃ 86评论
1505位白恐有罪判决将撤销 逾百军籍政治犯故事浮上檯面

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将于周日(9日)与国家人权博物馆合办的世界人权宣言70週年纪念活动上,进行第二波刑事有罪判决撤销公告仪式,这次公告的1505人名单内,最引人瞩目的就是,在白色恐怖期间被无辜入罪、逾百位军人。据该会爬梳官方档案、政治案件当事人回忆录与口述资料后发现,白恐时期被怀疑的军人不只因不当审判遭到判刑关押,即使已被剥夺人身自由,仍会持续遭到人权侵害,或因威胁利诱以协助统治者监视其他非军籍政治犯,形成受害者互相伤害的局面。

促转会指出,台湾的军人政治案件涵盖各军种,其处理流程和场所常有别于他案;比如其拘禁处繁多,遍布全台,管理十分严峻且漠视人权。以1950年代为例,军人涉案时,若非中共地下党之案件,大多不是送到台北保密局、调查局,而是在各自的军区或其他军方单位内侦讯、羁押。国军仍有师级单位时,各军种师级以上单位包括军团总部,都有自己的看守所关押军籍人犯。此种封闭性质,使得军人政治案件之研究与调查极其困难,涉案人数也难以釐清。但即使仅依现有资料,也可略窥其数。

促转会调阅国防部军法局1950年的「军人监狱及各级单位看守所视察实施情形报告」,发现其中除了有为人熟知的台湾省保安司令部军法处看守所、国防部军法局看守所(青岛东路3号)外,从恆春到台北,乃至宜兰、花东,尚有十余处各地区守备区/防守区司令部军法组(室)看守所,以及各军种总司令部看守所,除了羁押触犯刑法或军刑法的军籍人犯外,也羁押匪谍、匪嫌或注记为叛乱者。

有些拘禁场所不一定在军区,名称也各异。例如海军便是使用既有场所和建物为侦讯或拘禁所用,1949年设立的凤山海军来宾招待所、左营大街三楼(海军总司令部情报处拘留所)即为其例。而1950年代初期分设于南投名间和彰化员林的海军反共先锋营,类似于同时期的绿岛新生训导处,要求劳动生产外,也进行思想改造。同时,管理人员为了让受训者展现忠诚,还有强迫刺青、宣誓等方式。

政治案件当事人陈英泰,出狱后倾力着述其白色恐怖之见证,他提到早期绿岛新生训导处的情况:「绿岛管理人员平常视新生是在其强力压制下,随时可任其欺负的、不具有人权的一些人」。

例如海军永脩军舰案的吴金良,因以为同僚说「想开船回家」是玩笑话,没有向上报告,被以「共同将船舰交付叛徒未遂」判刑12年,于绿岛新生训导处服刑。而戒严时期不当叛乱暨匪谍审判案件补偿基金会认定,原判对其自白之任意性未详予调查,复无其他佐证资料证明,故认为其叛乱非有实据,予以补偿。吴金良之后自费出版《一个小人物坎坷的一生》,在回忆中也提到绿岛的「一人一事运动」,狱方强迫「新生」签名、宣誓每一天作一件「好事」效忠国民党,以及各种狱中告密的情况。

另一例则为同时期的新店军人监狱,除了关押二、三百名的非军籍政治犯,也关着非叛乱或匪谍的军籍人犯。军籍人犯可参与管理与监视非军籍政治犯,并往往在被狱方告知可以将功抵罪后,更伺机而告密或诬陷。例如原保密局金温站的一位少校副站长,1953年以「敌前关于军事上虚伪之报告及无故不就指定地点」为由,获判无期徒刑,6月进入军监服刑,8月随即被吸收为受刑人保防细胞,以福利社售货员身分掩护,调查监所内的叛乱动态,11月就调进保防室协办保防业务。隔年,他举报同监的李添木「隐瞒同党行蹤」。李案遂撤销原判发还复审,1956年执行死刑,举报的前副站长因此获减刑为10年。促转会指出,由此个案显见威权统治时期违反人性尊严、毫无意志自由的钳梏,在狱中更显残酷。

民主化之后,政府的作为仅止于以金钱弥补政治案件当事人与家属,直到2017年底通过《促进转型正义条例》,符合第6条第3项规定之当事人,其有罪判决均自促转条例施行之日起,视为撤销。前述吴金良、陈英泰等人都在这次有罪判决撤销公告的名单内。

但促转会也强调,过去各军种的白色恐怖研究,因政治档案尚未开放而受限,现在前述各个国家遂行人权侵害的场所都在调查之列,未来也将持续研究过去难以进入的各军种相关场所,希冀将场所与人民的记忆具体地连结与保存,阐述并延续国家对历史的责任,为台湾留下历史的殷鉴与记忆的空间。 

资料来源:

国家档案资讯网,档号B3750347701/0039/3136012/12/1/001/0005030960009-13,国防部军法局,案名「军人监狱及各级单位看守所视察实施情形报告」。国家档案资讯网,档号B3750347701/0040/3136176/176,国防部军法局,案名「 军事犯申报减刑审核情形」。B3750347701=0040=3136176=176=1=010=0001~jpg.陈英泰,2005,回忆—见证白色恐怖。(上/下册)。台北市:唐山。页333、页402-404。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