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蕙生活 >中学生的一堂国际教育课:我们要邀请一个喜欢啤酒和女孩的外国人 >

中学生的一堂国际教育课:我们要邀请一个喜欢啤酒和女孩的外国人

刺青、大耳洞、光头、爱喝酒……这些特色会让你有什幺样的印象呢?

这学期的国际教育社团课我打算把我构思很久的校园国际教育的教案,带我的三十几位中学生做一些好玩的实验,把教室还给他们,透过参与式、体验式学习,带他们走进世界里。在不断嚐试,不断修正后,我也可以把这些经验整理起来,跟更多教育工作者分享,让国际教育可以在校园内扩散。

首先第一个就是带领学生自己邀请沙发冲浪客。

有一个新到社团的男同学很勇敢的举手,认真的问:「老师,可是如果他们来,跟我们观念不同要怎幺办阿?」

虽然表面忍住了,但我心里还是不停的大笑。怎幺会有这幺可爱的问题啦!

但是我也意识到,虽然我已经对接触多元文化习以为常,但对他们来说,这将会是很特别、很珍贵的第一次,而且他的生命可能会因此而有所不同。想到这,我的手指居然不住颤抖。

我回答他:「我们就是为了要了解别人跟我们有多不同,才走出世界的,不是吗?」我没说出口的是,等到走出去之后,我们会发现在地球上的我们原来是如此相似。

当遇到来自印尼的穆斯林帮佣的时候,有人会逼他们吃猪肉;当有一两个性开放的事件得到媒体关注的时候,有人会说外国人都是这样;当英文母语者尝试说中文的时候,我们感到惊讶,觉得他们很厉害,却忘记我们至少会说台语和中文、还可以的英文、以及每个人都会一点点的日文。

遇见「不同」要怎幺办?

这的确是在国际化的过程中,最重要的问题,我们都知道要尊重,但是要怎幺尊重呢?什幺叫尊重呢?

我也觉得要学习跟不同文化相处,绝对得从经验学习,没有其他的方法了,我可以在课堂上讲一学期我的旅行、求学经验,但绝对比不上让他们直接和一位「外国人」相处来要来的有帮助。

台湾社会人口分布均质,我们没有机会也不见得有这样的需求和不同文化互动,再加上教育里也不强调多元文化的重要,媒体又不断放送加强我们对外在世界的刻板印象,导致大部分的人遇到其他国家的朋友,都只能做表面的交流。问完了「你从哪里来、你来几天、你已经去过台湾哪里了、你还想要去哪里、你喜不喜欢吃臭豆腐、你们欧洲人是不是很开放、你有听过台湾吗?」这些问题之后,就很难有进一步的深度交流。

我们所谓的西方,其实很多时候指的是美国;而我们所谓的美国,其实很多时候指的只是纽约、洛杉矶、旧金山等媒体曝光率高的城市。

我们对于外国人(尤其是西方世界的白种人),只剩下练习英文和CCR的想像,好像在这两种东西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可能了。

我想这不是我们要的国际观与国际化。

我认为的国际观是对世界抱持着友善好奇与关怀的态度,国际化是能够不卑不亢和不同文化的人自然互动。

在邀请沙发冲浪客前,我请学生写一份自己的个人简介(沙发冲浪网站上必须要满18岁才能申请,所以这个只是练习),请他们写个人描述、兴趣、喜欢的音乐书籍电影、人生哲学,喜欢跟什幺样的人相处、做过或看过最棒的事、旅行的地方 (去过、住过、想去的、要去的…)

这份档案我希望花一个学期慢慢修,等到他们看过更多别的沙发客档案,也接触到其他沙发客,他们会更了解自己,更懂得如何表达自己。

我希望最后他们可以主动跟父母说他们要在家里接待沙发客, 由父母开通帐号,审慎挑选后,由学生负责接待。但这个我没那幺贪心,慢慢来。(这会是很好的暑假作业哦!)

然后在分组讨论、分享完几个可能来学校的沙发客之后,我们会一起决定要不要邀请这位沙发客来,由他们来撰写一封英文信。

我很喜欢这样的练习,如此一来,他们可以用他们在课堂上学的英文来理解这个世界,学到的也不只是课本英文,而是真实世界的英文,而且阅读的内容是他们真正有兴趣,跟生活有关的东西。有一个女生在读的时候,说:「老师,他的now写错了,写成know了啦。」

「妳懂他要表达的意思吗?如果能够明白的话,就没关係,我们不是生来要当风纪股长,挑错没有那幺重要,我自己也不是说perfect English,语言最重要的目的在于沟通,当你能了解别人的意思,也能清楚表达自己,那就没有关係。」 我希望他们能够学习去把对于错误的接受度提高,也能够容许自己放胆犯错。

然后,我也会请学生一起撰写邀请信,邀请他们有兴趣的沙发客来学校玩,透过沙发客来了解外面的wonderful world。

中学生的一堂国际教育课:我们要邀请一个喜欢啤酒和女孩的外国人

终于,在今天的午餐时间,我们有了这学期的第一个沙发客。上周学生分组报告在review这位沙发客的profile时,女同学看到他在兴趣栏里写有:Girls and beer,纷纷哀号了起来。

「老师,他好奇怪喔,这样感觉好色,又爱喝酒,我们不要邀请他来啦。」

但是当我陪着学生仔细读他的profile,发现他的兴趣栏写的是这些:

Lying down on the ground looking at the night sky Photography Design Business Selling & Marketing Making new friends Girls Nature Travel Beer Self help books and Biography Improving myself Making money Insects Animals Plants Diving Diving and Diving

在这幺多的兴趣项目中,他们却倾向把重点放在最不重要的两个上面。

我说对女孩有兴趣有什幺不好?男生对女生有兴趣是很正常的事吧?

「可是他不需要写出来啊。」

写出来会怎样吗?当一个诚实的人要被judge吗?

然后我也跟他们解释了欧洲人的啤酒文化,就跟我们也有茶文化一样不是吗?如果有一个人因为喜欢喝茶,就被人家说是坏人,这样是对的吗?

而且,你们为什幺没有看到他也喜欢躺在地上看夜空、自我提升、喜欢大自然、喜欢行销和做生意…

我们喜欢乱贴标籤,但是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被标籤定义的。

经过讨论之后,学生改变了态度,大家都想要邀请他来了。

他是来自瑞典的Tiff。25岁,200公分高,在中国有自己的公司(卖酒)。这次因为到香港办文件,需要等两周,所以决定来台湾看看。就像大部分的沙发客一样,没有计画。

今天到课堂上,他第一句话就问:「你们当中有没有人想要变有钱的?如果有的话真的是太好了,因为我是做生意的人,可以跟你们分享很多这方面的经验。你们能够当台湾人真的很幸运,因为你们跟中国、日本、韩国都很近,英文和日文也都是大家很喜欢的第二外语,有这幺多优势,想要变有钱很容易。」

我问:「大家有没有什幺问题?」

还不等学生问,Tiff 自己就说:「2公尺!」

哈哈哈,看来他很熟悉大家对于他身高的好奇。

中学生的一堂国际教育课:我们要邀请一个喜欢啤酒和女孩的外国人

但学生最有兴趣的,还是他身上的刺青、耳洞、光头。

关于刺青,Tiff说:

关于光头,Tiff 说:

「那你为什幺要在兴趣栏写喜欢girls跟beer?」

上课时间到了,学生都不想要回教室。最后一个问题,他们想了好久好久,想要问一个让他可以回答久一点的问题,才可以再跟Tiff相处久一点。

他们想的时候,Tiff 转过来跟我说,会不会有人突然问:「请问你几岁?」 「25。」 then it’s over…

最后他们问,「在芬兰那裏有一个圣诞老人村,你去过吗?」

Tiff解释了北欧传说里的小精灵和圣诞老人的由来,我补充了在东欧地区和荷兰中圣诞老公公的原型圣尼可拉斯,以及可口可乐公司如何利用这些元素创造出我们现在熟知的红白圣诞老公公。

我利用Tiff在沙发冲浪的一句话,当作结语:

If you know the history you can see the future.

下课!

后记:我们在街上走的时候,我跟他说刚刚有两个女生走过去,在偷偷讨论,觉得你很奇怪,刺青啊、耳洞啊、光头啊……

「哦,真的,她们觉得很奇怪?要是我在街上遇到很酷很特别的人,我会很想很想要认识他耶。」Tiff说。

文章出处:人助旅行粉丝团
原文标题:国际教育─沙发冲浪课

欢迎对于国际教育有兴趣的人,请多跟我分享你的看法,也期待有更多的讨论!


Y蕙生活 828℃ 36评论

刺青、大耳洞、光头、爱喝酒……这些特色会让你有什幺样的印象呢?

这学期的国际教育社团课我打算把我构思很久的校园国际教育的教案,带我的三十几位中学生做一些好玩的实验,把教室还给他们,透过参与式、体验式学习,带他们走进世界里。在不断嚐试,不断修正后,我也可以把这些经验整理起来,跟更多教育工作者分享,让国际教育可以在校园内扩散。

首先第一个就是带领学生自己邀请沙发冲浪客。

有一个新到社团的男同学很勇敢的举手,认真的问:「老师,可是如果他们来,跟我们观念不同要怎幺办阿?」

虽然表面忍住了,但我心里还是不停的大笑。怎幺会有这幺可爱的问题啦!

但是我也意识到,虽然我已经对接触多元文化习以为常,但对他们来说,这将会是很特别、很珍贵的第一次,而且他的生命可能会因此而有所不同。想到这,我的手指居然不住颤抖。

我回答他:「我们就是为了要了解别人跟我们有多不同,才走出世界的,不是吗?」我没说出口的是,等到走出去之后,我们会发现在地球上的我们原来是如此相似。

当遇到来自印尼的穆斯林帮佣的时候,有人会逼他们吃猪肉;当有一两个性开放的事件得到媒体关注的时候,有人会说外国人都是这样;当英文母语者尝试说中文的时候,我们感到惊讶,觉得他们很厉害,却忘记我们至少会说台语和中文、还可以的英文、以及每个人都会一点点的日文。

遇见「不同」要怎幺办?

这的确是在国际化的过程中,最重要的问题,我们都知道要尊重,但是要怎幺尊重呢?什幺叫尊重呢?

我也觉得要学习跟不同文化相处,绝对得从经验学习,没有其他的方法了,我可以在课堂上讲一学期我的旅行、求学经验,但绝对比不上让他们直接和一位「外国人」相处来要来的有帮助。

台湾社会人口分布均质,我们没有机会也不见得有这样的需求和不同文化互动,再加上教育里也不强调多元文化的重要,媒体又不断放送加强我们对外在世界的刻板印象,导致大部分的人遇到其他国家的朋友,都只能做表面的交流。问完了「你从哪里来、你来几天、你已经去过台湾哪里了、你还想要去哪里、你喜不喜欢吃臭豆腐、你们欧洲人是不是很开放、你有听过台湾吗?」这些问题之后,就很难有进一步的深度交流。

我们所谓的西方,其实很多时候指的是美国;而我们所谓的美国,其实很多时候指的只是纽约、洛杉矶、旧金山等媒体曝光率高的城市。

我们对于外国人(尤其是西方世界的白种人),只剩下练习英文和CCR的想像,好像在这两种东西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可能了。

我想这不是我们要的国际观与国际化。

我认为的国际观是对世界抱持着友善好奇与关怀的态度,国际化是能够不卑不亢和不同文化的人自然互动。

在邀请沙发冲浪客前,我请学生写一份自己的个人简介(沙发冲浪网站上必须要满18岁才能申请,所以这个只是练习),请他们写个人描述、兴趣、喜欢的音乐书籍电影、人生哲学,喜欢跟什幺样的人相处、做过或看过最棒的事、旅行的地方 (去过、住过、想去的、要去的…)

这份档案我希望花一个学期慢慢修,等到他们看过更多别的沙发客档案,也接触到其他沙发客,他们会更了解自己,更懂得如何表达自己。

我希望最后他们可以主动跟父母说他们要在家里接待沙发客, 由父母开通帐号,审慎挑选后,由学生负责接待。但这个我没那幺贪心,慢慢来。(这会是很好的暑假作业哦!)

然后在分组讨论、分享完几个可能来学校的沙发客之后,我们会一起决定要不要邀请这位沙发客来,由他们来撰写一封英文信。

我很喜欢这样的练习,如此一来,他们可以用他们在课堂上学的英文来理解这个世界,学到的也不只是课本英文,而是真实世界的英文,而且阅读的内容是他们真正有兴趣,跟生活有关的东西。有一个女生在读的时候,说:「老师,他的now写错了,写成know了啦。」

「妳懂他要表达的意思吗?如果能够明白的话,就没关係,我们不是生来要当风纪股长,挑错没有那幺重要,我自己也不是说perfect English,语言最重要的目的在于沟通,当你能了解别人的意思,也能清楚表达自己,那就没有关係。」 我希望他们能够学习去把对于错误的接受度提高,也能够容许自己放胆犯错。

然后,我也会请学生一起撰写邀请信,邀请他们有兴趣的沙发客来学校玩,透过沙发客来了解外面的wonderful world。

中学生的一堂国际教育课:我们要邀请一个喜欢啤酒和女孩的外国人

终于,在今天的午餐时间,我们有了这学期的第一个沙发客。上周学生分组报告在review这位沙发客的profile时,女同学看到他在兴趣栏里写有:Girls and beer,纷纷哀号了起来。

「老师,他好奇怪喔,这样感觉好色,又爱喝酒,我们不要邀请他来啦。」

但是当我陪着学生仔细读他的profile,发现他的兴趣栏写的是这些:

Lying down on the ground looking at the night sky Photography Design Business Selling & Marketing Making new friends Girls Nature Travel Beer Self help books and Biography Improving myself Making money Insects Animals Plants Diving Diving and Diving

在这幺多的兴趣项目中,他们却倾向把重点放在最不重要的两个上面。

我说对女孩有兴趣有什幺不好?男生对女生有兴趣是很正常的事吧?

「可是他不需要写出来啊。」

写出来会怎样吗?当一个诚实的人要被judge吗?

然后我也跟他们解释了欧洲人的啤酒文化,就跟我们也有茶文化一样不是吗?如果有一个人因为喜欢喝茶,就被人家说是坏人,这样是对的吗?

而且,你们为什幺没有看到他也喜欢躺在地上看夜空、自我提升、喜欢大自然、喜欢行销和做生意…

我们喜欢乱贴标籤,但是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被标籤定义的。

经过讨论之后,学生改变了态度,大家都想要邀请他来了。

他是来自瑞典的Tiff。25岁,200公分高,在中国有自己的公司(卖酒)。这次因为到香港办文件,需要等两周,所以决定来台湾看看。就像大部分的沙发客一样,没有计画。

今天到课堂上,他第一句话就问:「你们当中有没有人想要变有钱的?如果有的话真的是太好了,因为我是做生意的人,可以跟你们分享很多这方面的经验。你们能够当台湾人真的很幸运,因为你们跟中国、日本、韩国都很近,英文和日文也都是大家很喜欢的第二外语,有这幺多优势,想要变有钱很容易。」

我问:「大家有没有什幺问题?」

还不等学生问,Tiff 自己就说:「2公尺!」

哈哈哈,看来他很熟悉大家对于他身高的好奇。

中学生的一堂国际教育课:我们要邀请一个喜欢啤酒和女孩的外国人

但学生最有兴趣的,还是他身上的刺青、耳洞、光头。

关于刺青,Tiff说:

关于光头,Tiff 说:

「那你为什幺要在兴趣栏写喜欢girls跟beer?」

上课时间到了,学生都不想要回教室。最后一个问题,他们想了好久好久,想要问一个让他可以回答久一点的问题,才可以再跟Tiff相处久一点。

他们想的时候,Tiff 转过来跟我说,会不会有人突然问:「请问你几岁?」 「25。」 then it’s over…

最后他们问,「在芬兰那裏有一个圣诞老人村,你去过吗?」

Tiff解释了北欧传说里的小精灵和圣诞老人的由来,我补充了在东欧地区和荷兰中圣诞老公公的原型圣尼可拉斯,以及可口可乐公司如何利用这些元素创造出我们现在熟知的红白圣诞老公公。

我利用Tiff在沙发冲浪的一句话,当作结语:

If you know the history you can see the future.

下课!

后记:我们在街上走的时候,我跟他说刚刚有两个女生走过去,在偷偷讨论,觉得你很奇怪,刺青啊、耳洞啊、光头啊……

「哦,真的,她们觉得很奇怪?要是我在街上遇到很酷很特别的人,我会很想很想要认识他耶。」Tiff说。

文章出处:人助旅行粉丝团
原文标题:国际教育─沙发冲浪课

欢迎对于国际教育有兴趣的人,请多跟我分享你的看法,也期待有更多的讨论!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