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蕙生活 >兰姆姊弟的改写提升了莎士比亚的文学地位,而他们认为透过阅读, >

兰姆姊弟的改写提升了莎士比亚的文学地位,而他们认为透过阅读,

兰姆姊弟的改写提升了莎士比亚的文学地位,而他们认为透过阅读,

《莎士比亚故事集》是由兰姆姊弟(Mary & Charles Lamb)合着,最早发行于一八○七年,几乎是两百年前,而兰姆姊弟活跃的年代,是英国浪漫主义盛行的时候。玛丽‧兰姆与查尔斯‧兰姆,都是伦敦文学圈的一员,里面包括了诗人柯勒律治(Samuel Taylor Coleridge)与华兹华斯(William Wordsworth)等,他们推崇想像力的力量,将莎士比亚的文学地位提升到新的高度。

「想像力」这个关键字,是浪漫主义的核心。这些十九世纪初的英国文学家,在莎士比亚的剧作里,看到想像力被发挥得淋漓尽致。各位若翻到兰姆姊弟合写的序言,会发现「想像力 」这个词在最后一段出现了,这并非只是单纯的意外。

即使在莎士比亚剧作中,作者也经常让演员直接对观众说话,呼吁观众使用他们的想像力,藉以进入剧作的世界。比如《亨利五世》一开场,致辞者就一再对观众说:

「那幺,让我们就凭这幺点渺小的作用,来激发你们庞大的想像力吧⋯⋯发挥你们的想像力,来弥补我们的贫乏吧……把我们的帝王装扮得像个样儿,这也全靠你们的想像帮忙了;凭藉那想像力,把他们搬东搬西,在时间里飞跃,叫多少年代的事蹟都挤塞在一个时辰里。」

英国浪漫主义时代,是在莎士比亚逝世的两百年后,莎剧演出风格已有很大的变化,随着时间与语言的距离渐远,如何回归真正的莎士比亚,是各种版本的莎剧出版品与评论家们仍在争议的话题。对这些浪漫主义的文学家来说,莎士比亚的伟大之处,在于他的文学性──也就是透过阅读,才能真正体会莎士比亚之美。

在原序的第三段,作者们提到希望只能听姊姊解说故事集的小朋友年纪稍长后,可以自行去阅读莎士比亚的剧本,体会莎剧的精妙。这是有点奇怪的,因为当年英国莎剧演出相当盛行,可是这对姊弟却没有推荐读者去看现场演出,反而是鼓励读剧本。这就像推荐读者去看贝多芬的乐谱,而不是去听贝多芬音乐的现场演奏,背后不免有些蹊跷。

《莎士比亚故事集》出版四年后,查尔斯‧兰姆写了一篇非常重要的评论《论莎士比亚的悲剧是否适宜演出》(On The Tragedies Of Shakespeare Considered with Reference to Their Fitness for Stage Representation, 1811)。文中他强烈主张莎剧不适合由演员呈现,这只会破坏我们对原着的理解。最好的方法是透过想像力,也就是藉着阅读的方式,让这些角色在读者心中演戏,他说:「在阅读的有利条件下,我们可以进行思索,这是阅读胜过看戏的地方⋯⋯舞台演出过于逼真,会让我感到痛苦与不安,完全破坏了阅读时给我们的快感……在阅读时,我们的脑袋里只有崇高的形象,只有诗意。」当然,查尔斯不只认为莎翁悲剧不适合演出,他在文章结尾强调莎翁喜剧一样不适合真人扮演,要证明也不是很困难,只因文章篇幅,无须再深入。

这种认为只有心灵剧场(Mental Theater)才是欣赏莎剧唯一场所,正是浪漫主义所推崇的观念。同时代知名作家如柯勒律治(S. T. Coleridge)、拜伦(George Byron)与雪莱(Percy B. Shelley)等,都抱持类似的看法。如果考虑到浪漫主义的影响,就不能把《莎士比亚故事集》只当作是剧本的替代品,也应视其为一场透过文学诠释的心灵剧场,彷彿兰姆姊弟是导演,透过文字与各位的想像力,将莎剧再现在各位心中。

我想在这里举一个例子,说明浪漫主义的想像力观念,是如何左右了兰姆姊弟的改写。本书的六篇悲剧是由查尔斯改编(《李尔王》、《马克白》、《罗密欧与茱丽叶》、《雅典的泰门》、《哈姆雷特》与《奥赛罗》),其余十四篇则是由玛丽负责。第一篇《暴风雨》结尾,如果读过原剧本,就知道重点是主角普洛士帕罗放弃法术,向观众道别的那一大段独白。玛丽却把焦点放在精灵艾芮儿身上,甚至让他唱大一段歌(出自原剧第五幕第一场开头),将普洛士帕罗的部分草草带过。可见在浪漫主义的影响下,玛丽更爱那些能刺激人们想像力的超自然力量。而且,玛丽版本的最后,居然是在艾芮儿的护送下,大伙搭的船才平安抵达那不勒斯。这个结局是原剧中缺少的,玛丽在这里的暗喻很明显──唯有在想像力的护送下,现实才能平安着陆。

《莎士比亚故事集》在整个东亚的莎士比亚接受史上,扮演非常关键的角色。包括日本、韩国与中国,都是先透过《莎士比亚故事集》的翻译,才首度接触到莎士比亚的戏剧世界。日本在还是明治维新的一八七七年,首度翻译了这本书。到了一九二八年,根据统计,再版次数高达九十七次,可见受欢迎程度。也因如此,早期日本的莎剧演出,主要都是根据《莎士比亚故事集》(这部分更详细内容,可参考《亚洲剧场期刊》(Asian Theatre Journal)在二○一一年春季号的特别专刊《莎士比亚与亚洲》(Shakespeare and Asia)。

中国最早是在一九○三年,由上海达文社以文言文翻译《莎士比亚故事集》其中十篇故事并出版,书名为《澥外奇谭》。隔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由林纾和魏易合译的完整文言文译本,名为《英国诗人吟边燕语》。第一部完整的莎士比亚剧本翻译,是一九二一年田汉的白话文版《哈姆雷特》。至于朱生豪或梁实秋的莎剧翻译,都要到一九三○年代才开始进行。

二○一六年是莎士比亚逝世四百周年,不论是透过原作或《莎士比亚故事集》,莎士比亚已成为世界文化的一部分。根据英国文化协会的统计,全世界的小学里,有五○%会在课堂上学习到莎士比亚。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莎士比亚、圣经或老子,都是全人类共享的文化遗产,已不能再用地域观念来限制人们对莎士比亚的接受与诠释。

莎翁作品的普世性,除了文学价值与人性议题之外,多少也因为在莎士比亚开始密集创作的二十五年间(一五八九-一六一四),恰好是英格兰碰触全球化的历史时刻。当时德雷克爵士(Francis Drake)才刚环球一周归来没多久(一五八○),英格兰大败西班牙无敌舰队(一五八八),莎士比亚见证了英国海上势力崛起。我们可以在《仲夏夜之梦》(一五九六)中读到帕克夸耀:「我可以在四十分钟内,替地球围上一圈腰带。」莎士比亚所属剧团在伦敦新经营的剧院于一五九九年开幕时,用当时最时髦的流行语取名,命名为「环球剧场」(Globe Theater)。以上种种都暗示了,莎士比亚之所以未被时间淘汰,在于他碰触到全球化现象中各种複杂的种族问题(如《奥赛罗》)、国际政治(如《哈姆雷特》)与资本现象(如《威尼斯商人》)。

莎士比亚一直是我们的同时代人。这可能也是为什幺,至今全世界有那幺多各式各样的莎剧演出,五花八门的诠释角度或跨文化版本,都能保有一定的有效性与共鸣感──其实莎士比亚早在对四百年后的我们说话。

因此,我们可以很容易在各种通俗文化中,发现大量莎士比亚的影子,比如迪士尼卡通《狮子王》是改编自《哈姆雷特》,电影《足球尤物》所本是《第十二夜》。甚至搭着星际大战的电影热潮,二○一四年美国也出了一套《莎翁版星战三部曲》(William Shakespeare’s Star Wars Trilogy),以莎士比亚的剧本格式,去重写星战故事,还成为热卖商品,获得亚马逊读者的五颗星评价。

当莎士比亚成为世界文化的通用语时,如何找到一个最简易入门本,既能领略莎剧精妙,又能享受阅读乐趣,《莎士比亚故事集》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请随着兰姆姊弟的引导,大胆发挥您的想像力吧!

Y蕙生活 207℃ 22评论

兰姆姊弟的改写提升了莎士比亚的文学地位,而他们认为透过阅读,

《莎士比亚故事集》是由兰姆姊弟(Mary & Charles Lamb)合着,最早发行于一八○七年,几乎是两百年前,而兰姆姊弟活跃的年代,是英国浪漫主义盛行的时候。玛丽‧兰姆与查尔斯‧兰姆,都是伦敦文学圈的一员,里面包括了诗人柯勒律治(Samuel Taylor Coleridge)与华兹华斯(William Wordsworth)等,他们推崇想像力的力量,将莎士比亚的文学地位提升到新的高度。

「想像力」这个关键字,是浪漫主义的核心。这些十九世纪初的英国文学家,在莎士比亚的剧作里,看到想像力被发挥得淋漓尽致。各位若翻到兰姆姊弟合写的序言,会发现「想像力 」这个词在最后一段出现了,这并非只是单纯的意外。

即使在莎士比亚剧作中,作者也经常让演员直接对观众说话,呼吁观众使用他们的想像力,藉以进入剧作的世界。比如《亨利五世》一开场,致辞者就一再对观众说:

「那幺,让我们就凭这幺点渺小的作用,来激发你们庞大的想像力吧⋯⋯发挥你们的想像力,来弥补我们的贫乏吧……把我们的帝王装扮得像个样儿,这也全靠你们的想像帮忙了;凭藉那想像力,把他们搬东搬西,在时间里飞跃,叫多少年代的事蹟都挤塞在一个时辰里。」

英国浪漫主义时代,是在莎士比亚逝世的两百年后,莎剧演出风格已有很大的变化,随着时间与语言的距离渐远,如何回归真正的莎士比亚,是各种版本的莎剧出版品与评论家们仍在争议的话题。对这些浪漫主义的文学家来说,莎士比亚的伟大之处,在于他的文学性──也就是透过阅读,才能真正体会莎士比亚之美。

在原序的第三段,作者们提到希望只能听姊姊解说故事集的小朋友年纪稍长后,可以自行去阅读莎士比亚的剧本,体会莎剧的精妙。这是有点奇怪的,因为当年英国莎剧演出相当盛行,可是这对姊弟却没有推荐读者去看现场演出,反而是鼓励读剧本。这就像推荐读者去看贝多芬的乐谱,而不是去听贝多芬音乐的现场演奏,背后不免有些蹊跷。

《莎士比亚故事集》出版四年后,查尔斯‧兰姆写了一篇非常重要的评论《论莎士比亚的悲剧是否适宜演出》(On The Tragedies Of Shakespeare Considered with Reference to Their Fitness for Stage Representation, 1811)。文中他强烈主张莎剧不适合由演员呈现,这只会破坏我们对原着的理解。最好的方法是透过想像力,也就是藉着阅读的方式,让这些角色在读者心中演戏,他说:「在阅读的有利条件下,我们可以进行思索,这是阅读胜过看戏的地方⋯⋯舞台演出过于逼真,会让我感到痛苦与不安,完全破坏了阅读时给我们的快感……在阅读时,我们的脑袋里只有崇高的形象,只有诗意。」当然,查尔斯不只认为莎翁悲剧不适合演出,他在文章结尾强调莎翁喜剧一样不适合真人扮演,要证明也不是很困难,只因文章篇幅,无须再深入。

这种认为只有心灵剧场(Mental Theater)才是欣赏莎剧唯一场所,正是浪漫主义所推崇的观念。同时代知名作家如柯勒律治(S. T. Coleridge)、拜伦(George Byron)与雪莱(Percy B. Shelley)等,都抱持类似的看法。如果考虑到浪漫主义的影响,就不能把《莎士比亚故事集》只当作是剧本的替代品,也应视其为一场透过文学诠释的心灵剧场,彷彿兰姆姊弟是导演,透过文字与各位的想像力,将莎剧再现在各位心中。

我想在这里举一个例子,说明浪漫主义的想像力观念,是如何左右了兰姆姊弟的改写。本书的六篇悲剧是由查尔斯改编(《李尔王》、《马克白》、《罗密欧与茱丽叶》、《雅典的泰门》、《哈姆雷特》与《奥赛罗》),其余十四篇则是由玛丽负责。第一篇《暴风雨》结尾,如果读过原剧本,就知道重点是主角普洛士帕罗放弃法术,向观众道别的那一大段独白。玛丽却把焦点放在精灵艾芮儿身上,甚至让他唱大一段歌(出自原剧第五幕第一场开头),将普洛士帕罗的部分草草带过。可见在浪漫主义的影响下,玛丽更爱那些能刺激人们想像力的超自然力量。而且,玛丽版本的最后,居然是在艾芮儿的护送下,大伙搭的船才平安抵达那不勒斯。这个结局是原剧中缺少的,玛丽在这里的暗喻很明显──唯有在想像力的护送下,现实才能平安着陆。

《莎士比亚故事集》在整个东亚的莎士比亚接受史上,扮演非常关键的角色。包括日本、韩国与中国,都是先透过《莎士比亚故事集》的翻译,才首度接触到莎士比亚的戏剧世界。日本在还是明治维新的一八七七年,首度翻译了这本书。到了一九二八年,根据统计,再版次数高达九十七次,可见受欢迎程度。也因如此,早期日本的莎剧演出,主要都是根据《莎士比亚故事集》(这部分更详细内容,可参考《亚洲剧场期刊》(Asian Theatre Journal)在二○一一年春季号的特别专刊《莎士比亚与亚洲》(Shakespeare and Asia)。

中国最早是在一九○三年,由上海达文社以文言文翻译《莎士比亚故事集》其中十篇故事并出版,书名为《澥外奇谭》。隔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由林纾和魏易合译的完整文言文译本,名为《英国诗人吟边燕语》。第一部完整的莎士比亚剧本翻译,是一九二一年田汉的白话文版《哈姆雷特》。至于朱生豪或梁实秋的莎剧翻译,都要到一九三○年代才开始进行。

二○一六年是莎士比亚逝世四百周年,不论是透过原作或《莎士比亚故事集》,莎士比亚已成为世界文化的一部分。根据英国文化协会的统计,全世界的小学里,有五○%会在课堂上学习到莎士比亚。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莎士比亚、圣经或老子,都是全人类共享的文化遗产,已不能再用地域观念来限制人们对莎士比亚的接受与诠释。

莎翁作品的普世性,除了文学价值与人性议题之外,多少也因为在莎士比亚开始密集创作的二十五年间(一五八九-一六一四),恰好是英格兰碰触全球化的历史时刻。当时德雷克爵士(Francis Drake)才刚环球一周归来没多久(一五八○),英格兰大败西班牙无敌舰队(一五八八),莎士比亚见证了英国海上势力崛起。我们可以在《仲夏夜之梦》(一五九六)中读到帕克夸耀:「我可以在四十分钟内,替地球围上一圈腰带。」莎士比亚所属剧团在伦敦新经营的剧院于一五九九年开幕时,用当时最时髦的流行语取名,命名为「环球剧场」(Globe Theater)。以上种种都暗示了,莎士比亚之所以未被时间淘汰,在于他碰触到全球化现象中各种複杂的种族问题(如《奥赛罗》)、国际政治(如《哈姆雷特》)与资本现象(如《威尼斯商人》)。

莎士比亚一直是我们的同时代人。这可能也是为什幺,至今全世界有那幺多各式各样的莎剧演出,五花八门的诠释角度或跨文化版本,都能保有一定的有效性与共鸣感──其实莎士比亚早在对四百年后的我们说话。

因此,我们可以很容易在各种通俗文化中,发现大量莎士比亚的影子,比如迪士尼卡通《狮子王》是改编自《哈姆雷特》,电影《足球尤物》所本是《第十二夜》。甚至搭着星际大战的电影热潮,二○一四年美国也出了一套《莎翁版星战三部曲》(William Shakespeare’s Star Wars Trilogy),以莎士比亚的剧本格式,去重写星战故事,还成为热卖商品,获得亚马逊读者的五颗星评价。

当莎士比亚成为世界文化的通用语时,如何找到一个最简易入门本,既能领略莎剧精妙,又能享受阅读乐趣,《莎士比亚故事集》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请随着兰姆姊弟的引导,大胆发挥您的想像力吧!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