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蕙生活 >台湾纯网银之争打得火热,先借镜南韩两大业者怎幺做 >

台湾纯网银之争打得火热,先借镜南韩两大业者怎幺做

台湾纯网银之争打得火热,先借镜南韩两大业者怎幺做

网银战火打得火热,金管会今年 11 月开放纯网银执照申请,因为执照採特许制的关係,只开放 2 张执照供业者申请,目前包括日本乐天银行、LINE、国票金控、中华电信、兆丰金控、第一金控都有意争取。

看看台湾周遭邻国,脚步最快的日本 2000 年就开放纯网银,中国、南韩分别在 2014 及 2017 年陆续开放,台湾步伐似乎慢了不少。台新银行数位金融处经理许家蓉最近受访时表示:「我们一直观摩韩国业者怎幺做,异业合作先抢再说,」从南韩经验来看,业者透过异业结盟抢攻网银商机的确值得借镜。

其实,南韩银行监理法规很严格,禁止单一科技公司在金融机构的投资超过 10%、电信公司超过 8%,目的是为了防止财阀势力扩张,却也造成纯网银发展受阻。为了扶植金融科技(FinTech)产业,南韩金融监督委员会(FSC)2015 年,发执照开放 K-Bank、Kakao Bank 这两家业者办理纯网银业务,也成为台湾业者发展数位服务观摩的对象。

南韩首间纯网银 K-Bank,初登场就开红盘

2017 年 4 月成立的 K-Bank,是南韩第一家纯网路银行,由南韩最大电信业者 Korea Telecom(KT)、第二大银行 Woori Bank、连锁便利商店 GS Retail、中国蚂蚁金服等 20 几家公司共同成立,资本额 2,500 亿韩圜。

除了所有金融服务必须在网路完成,网路银行跟一般传统银行能经营的业务範围并无不同,K-Bank 成立时,喊出要开启「无所不在银行」时代的口号。推出前 15 小时,就吸引 1.5 万人开户,短短一个月就达到 50 万用户数,而在这之前,南韩每年开设线上理财帐户的人数,平均不过 1.2 万人而已。

台湾纯网银之争打得火热,先借镜南韩两大业者怎幺做

 2017 年 4 月成立的 K-Bank,是南韩第一家纯网路银行。

K-Bank 的优势在于与电信业者合作,因为电信业者 KT 本来就握有完整且大量的用户个资及徵信资料,因此很快建立一套信用评分系统,手机验证身分后,很快就能得出用户贷款的信用额度,且这些大量的资料,对 K-Bank 行销手机小额贷款服务也是一大优势。

电信龙头结合零售通路业者的模式,正是 K-Bank 一登场就开红盘的原因之一,今年 4 月 K-Bank 成立满一年,共吸引 70 万名用户、累积超过 1 兆韩圜存款、发放约 1.3 兆韩圜贷款。根据南韩金融监督院(FSS)资料,今年第一季 K-Bank 的营利为 137 亿韩圜、净亏损 188 亿韩圜,仍未开始赚钱。

K-Bank 增资失利,陷入「生死交关」困境

挟着亮丽初登场的气势,K-Bank 行政总裁 Shim Sung-hoon 当时谈到:「我们会推出更多创新的产品,并改善服务提供顾客更加便捷的金融体验。」不过 K-Bank 因资本适足率从 2017 年的 17%,下滑至今年第一季的 13%,决定发行新股增资 1,500 亿韩圜,若加上 K-Bank 先前陆续融到的 3,500 亿韩圜资金,K-Bank 资本将达 5,000 亿韩圜,「如果我们增加更多资本,就不只可推出新产品,也能更积极带入更多顾客,成为加速成长的引擎。」Shim Sung-hoon 说。

台湾纯网银之争打得火热,先借镜南韩两大业者怎幺做

 今年 7 月 K-Bank 发行新股增资失利,仅透过发行新股筹集 300 亿韩圜,跟当初 1,500 亿韩圜目标相去甚远,让 K-Bank 面临沉重财务压力。

不过今年 7 月 K-Bank 发行新股增资失利,仅透过发行新股筹集 300 亿韩圜,跟当初 1,500 亿韩圜目标相去甚远,让 K-Bank 面临沉重财务压力,甚至影响新产品推出进度,《Korea Times》当时甚至以「生死交关」来形容 K-Bank 遭遇的困境。

结合通讯软体优势,Kakao Bank 五天拿下 100 万用户

南韩另一家网银 Kakao Bank,是由南韩最大通讯软体 KakaoTalk 延伸发展的产品,跟台湾 LINE 纯网银的发展轨迹类似。

2010 年诞生的 KakaoTalk,是南韩非常普及的通讯软体,全国人口约有 75% 都是 Kakao Talk 用户。跟中国微信很像,Kakao Talk 是结合食、衣、住、行、育、乐的入口平台,累积庞大量用户基础后,2014 年切入金融领域,推出行动支付 Kakao Pay,可支付车资、水电费、票券费用,跟台湾 LINE Pay 类似,截至去年拥有 1,400 多万用户。

台湾纯网银之争打得火热,先借镜南韩两大业者怎幺做

 KakaoTalk 是南韩非常普及的通讯软体,全国人口约有 75% 都是 Kakao Talk 用户。

去年 7 月,Kakao 旗下纯网路银行 Kakao Bank 正式营运,成为南韩第二家纯网银,投资者包括国民银行、eBay、腾讯等公司,站在 Kakao Talk 的基础上,Kakao Bank 一成立就等同拥有南韩七成以上潜在用户。

申请过程也很简便,只要下载 Kakao Bank 的 App,就能直接在手机完成身分验证与开户,除了提供存款、信用卡、贷款等传统服务,更强力主打比传统银行更优惠的转帐、服务手续费。上述因素,让 Kakao Bank 上线短短 5 天,冲到 100 万开户量,甚至一度导致系统瘫痪,营运一个月后,开户数更一举突破 300 万、超过 1.9 兆韩圜存款金额,最近还打算推出虚拟信用卡服务。

台湾纯网银之争打得火热,先借镜南韩两大业者怎幺做

 Kakao Bank 上线短短 5 天就冲到 100 万开户量,甚至一度导致系统瘫痪。

之所以吸引这幺大量用户加入,跟 Kakao Bank 与通讯软体串接的基础脱离不了关係,此外行政总裁 Lee Yong-woo 也曾谈到,交易手续费至少要压低到传统银行十分之一的程度,释放利多以及掌握庞大用户基础的态势下,才能短时间内冲高用户数。

南韩网银透过异业结盟的方式,共同进攻新世代数位理财商机,颠覆性的服务,加上大手笔的利多政策,对传统金融服务形成一股强大的威胁与挑战。

Y蕙生活 166℃ 48评论
台湾纯网银之争打得火热,先借镜南韩两大业者怎幺做

网银战火打得火热,金管会今年 11 月开放纯网银执照申请,因为执照採特许制的关係,只开放 2 张执照供业者申请,目前包括日本乐天银行、LINE、国票金控、中华电信、兆丰金控、第一金控都有意争取。

看看台湾周遭邻国,脚步最快的日本 2000 年就开放纯网银,中国、南韩分别在 2014 及 2017 年陆续开放,台湾步伐似乎慢了不少。台新银行数位金融处经理许家蓉最近受访时表示:「我们一直观摩韩国业者怎幺做,异业合作先抢再说,」从南韩经验来看,业者透过异业结盟抢攻网银商机的确值得借镜。

其实,南韩银行监理法规很严格,禁止单一科技公司在金融机构的投资超过 10%、电信公司超过 8%,目的是为了防止财阀势力扩张,却也造成纯网银发展受阻。为了扶植金融科技(FinTech)产业,南韩金融监督委员会(FSC)2015 年,发执照开放 K-Bank、Kakao Bank 这两家业者办理纯网银业务,也成为台湾业者发展数位服务观摩的对象。

南韩首间纯网银 K-Bank,初登场就开红盘

2017 年 4 月成立的 K-Bank,是南韩第一家纯网路银行,由南韩最大电信业者 Korea Telecom(KT)、第二大银行 Woori Bank、连锁便利商店 GS Retail、中国蚂蚁金服等 20 几家公司共同成立,资本额 2,500 亿韩圜。

除了所有金融服务必须在网路完成,网路银行跟一般传统银行能经营的业务範围并无不同,K-Bank 成立时,喊出要开启「无所不在银行」时代的口号。推出前 15 小时,就吸引 1.5 万人开户,短短一个月就达到 50 万用户数,而在这之前,南韩每年开设线上理财帐户的人数,平均不过 1.2 万人而已。

台湾纯网银之争打得火热,先借镜南韩两大业者怎幺做

 2017 年 4 月成立的 K-Bank,是南韩第一家纯网路银行。

K-Bank 的优势在于与电信业者合作,因为电信业者 KT 本来就握有完整且大量的用户个资及徵信资料,因此很快建立一套信用评分系统,手机验证身分后,很快就能得出用户贷款的信用额度,且这些大量的资料,对 K-Bank 行销手机小额贷款服务也是一大优势。

电信龙头结合零售通路业者的模式,正是 K-Bank 一登场就开红盘的原因之一,今年 4 月 K-Bank 成立满一年,共吸引 70 万名用户、累积超过 1 兆韩圜存款、发放约 1.3 兆韩圜贷款。根据南韩金融监督院(FSS)资料,今年第一季 K-Bank 的营利为 137 亿韩圜、净亏损 188 亿韩圜,仍未开始赚钱。

K-Bank 增资失利,陷入「生死交关」困境

挟着亮丽初登场的气势,K-Bank 行政总裁 Shim Sung-hoon 当时谈到:「我们会推出更多创新的产品,并改善服务提供顾客更加便捷的金融体验。」不过 K-Bank 因资本适足率从 2017 年的 17%,下滑至今年第一季的 13%,决定发行新股增资 1,500 亿韩圜,若加上 K-Bank 先前陆续融到的 3,500 亿韩圜资金,K-Bank 资本将达 5,000 亿韩圜,「如果我们增加更多资本,就不只可推出新产品,也能更积极带入更多顾客,成为加速成长的引擎。」Shim Sung-hoon 说。

台湾纯网银之争打得火热,先借镜南韩两大业者怎幺做

 今年 7 月 K-Bank 发行新股增资失利,仅透过发行新股筹集 300 亿韩圜,跟当初 1,500 亿韩圜目标相去甚远,让 K-Bank 面临沉重财务压力。

不过今年 7 月 K-Bank 发行新股增资失利,仅透过发行新股筹集 300 亿韩圜,跟当初 1,500 亿韩圜目标相去甚远,让 K-Bank 面临沉重财务压力,甚至影响新产品推出进度,《Korea Times》当时甚至以「生死交关」来形容 K-Bank 遭遇的困境。

结合通讯软体优势,Kakao Bank 五天拿下 100 万用户

南韩另一家网银 Kakao Bank,是由南韩最大通讯软体 KakaoTalk 延伸发展的产品,跟台湾 LINE 纯网银的发展轨迹类似。

2010 年诞生的 KakaoTalk,是南韩非常普及的通讯软体,全国人口约有 75% 都是 Kakao Talk 用户。跟中国微信很像,Kakao Talk 是结合食、衣、住、行、育、乐的入口平台,累积庞大量用户基础后,2014 年切入金融领域,推出行动支付 Kakao Pay,可支付车资、水电费、票券费用,跟台湾 LINE Pay 类似,截至去年拥有 1,400 多万用户。

台湾纯网银之争打得火热,先借镜南韩两大业者怎幺做

 KakaoTalk 是南韩非常普及的通讯软体,全国人口约有 75% 都是 Kakao Talk 用户。

去年 7 月,Kakao 旗下纯网路银行 Kakao Bank 正式营运,成为南韩第二家纯网银,投资者包括国民银行、eBay、腾讯等公司,站在 Kakao Talk 的基础上,Kakao Bank 一成立就等同拥有南韩七成以上潜在用户。

申请过程也很简便,只要下载 Kakao Bank 的 App,就能直接在手机完成身分验证与开户,除了提供存款、信用卡、贷款等传统服务,更强力主打比传统银行更优惠的转帐、服务手续费。上述因素,让 Kakao Bank 上线短短 5 天,冲到 100 万开户量,甚至一度导致系统瘫痪,营运一个月后,开户数更一举突破 300 万、超过 1.9 兆韩圜存款金额,最近还打算推出虚拟信用卡服务。

台湾纯网银之争打得火热,先借镜南韩两大业者怎幺做

 Kakao Bank 上线短短 5 天就冲到 100 万开户量,甚至一度导致系统瘫痪。

之所以吸引这幺大量用户加入,跟 Kakao Bank 与通讯软体串接的基础脱离不了关係,此外行政总裁 Lee Yong-woo 也曾谈到,交易手续费至少要压低到传统银行十分之一的程度,释放利多以及掌握庞大用户基础的态势下,才能短时间内冲高用户数。

南韩网银透过异业结盟的方式,共同进攻新世代数位理财商机,颠覆性的服务,加上大手笔的利多政策,对传统金融服务形成一股强大的威胁与挑战。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