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蕙生活 >怕被人工智慧取代?AI时代,媒体人该具备的4项内容生产能力 >

怕被人工智慧取代?AI时代,媒体人该具备的4项内容生产能力

怕被人工智慧取代?AI时代,媒体人该具备的4项内容生产能力

媒体工作者们,做好 AI 时代来临的準备了吗?就连中文世界都已有「小冰」、「记者快抄」,以及中国《南方都市报》的「小南」等新闻人工智慧冒出头摩拳霍霍,準备「一秒」极速取代记者们写稿。你是欢迎,还是恐惧?媒体工作者又该具备什幺样的能力,面对这几尽笃定来袭的巨大浪潮?

不过今天在这篇文章里,我们暂时不谈网路、流量、内容经营的角色,也先把商业模式竞争因素先搁一旁,把焦点聚集在纯粹的内容生产。这篇文章认为新闻从业者未来将走向两个极端「要不是更人性,就是更数位化。」与四项能力。另外要一提的是,平面与电子媒体虽说实际操作面上有所差距,但处境其实也相当类似。

深度访谈

这应该是短期内最不容易被 AI 与自动化取代的能力之一了,理由很简单,却体会在很细腻的地方:AI 与机器没有情绪,无法达到记者与受访者面对面,进行深度的情感交流。 应该不会有太多人否定情感在一场深度访谈之重要性,或许受访者肢体语言或情绪已有演算法透过事后影片进行细微分析的空间,但大到建立信任感,小到双方的即时反应,专访终究要以「人」与「人」双方之间的交流作为基础。

大家或许可以思考:在已知的状况下,你会对一台机器人或电脑真正敞开心胸吗?电影《云端情人》或许给了大家很浪漫的想像空间,但如果今天是要蔡英文坐在一台全自动机器人面前接受国际性专访呢?这是有理论支持的,「恐怖谷理论」认为非人物体因与人类在外表、动作上相似,人类会对非人物体产生正面情感;但到一个特定程度,人类的反应便会突然变得极为负面,只要非人物体与人类有一点小差别,都会显得非常刺眼。

摄影

当然摄影记者捕捉画面工作被机器与 AI 取代的範畴,要比深入访谈要来得多。我们先想像一下有哪些摄影工作可能会被全自动的 AI 执行:无人机已广泛被新闻机构用于空中俯拍、建筑物摄影等用途,未来的天灾、意外或事件发生时,可以想像将有很多具全自动能力的无人机代替摄影记者,实际飞去第一线捕捉现场画面。

事实上「无人机新闻」在美国学界与业界热度正在上升,内布拉斯加大学无人机新闻实验室认为无人机平台具有巨大潜力,搭配感应器十分适合用以环境,气候变化,发展或其他领域的调查性新闻;它也会是 VR 实验的好平台,透过拍摄足够的照片量,报导者就可以使用摄影测量技术,来创建一个可以放置在 VR 环境的逼真 3D 模型,让观众实际走动在新闻事件中,并获得深刻体验。

怕被人工智慧取代?AI时代,媒体人该具备的4项内容生产能力
「无人机新闻」在美国学界与业界热度正在上升,

不过无人机最大缺陷就在于它无法飞入建筑物,取代室内摄影;另外许多因飞安、国防等因素考量禁飞,或甚至是讯号到不了的地方,还是得由人类进入摄影。

而且跟深度访谈一样, 机器人或 AI 还是无法跟人类进行情感交流 。大家应该都很熟悉国家地理杂誌的阿富汗女孩照,这幅足以代表阿富汗战争与 80 年代世界难民的新闻照片,其说服力来自女孩直视摄影师的锐利眼神;讲到这读者应该就可以理解了,一台无人机或机器人是很难与受访者沟通,进而拍出这种照片。

社会资本

读者们或许可以把社会资本简单视为「人脉」;虽然有人会从一种比较严格的角度,认为「社会资本」本身不算能力,但不可否认它是新闻工作者的重要资源。尤其是深入报导其关键往往在于受访者是否跟记者够熟悉,建立起信任感进而接受採访、透露讯息;跟其相关就是记者本身的社交技巧。

显然易见的,AI 或机器人本身自然没办法跟人类建立有效、稳定的社会连带 。

资料思维、程式能力与资料新闻

有人认为:在 AI 全自动时代,也许唯一不会失业的职业就是程式工程师!这句话虽然过夸张了点,但不可否认不管哪个产业,具备程式能力人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而在新闻产业, 跟内容生产最直接相关的环节属「资料新闻」领域。

资料新闻可说已成为大数据时代的媒体新显学,虽然《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早在 2001 年就开始设有资料记者,但归功于行动网路崛起,世界整体的数位资料量不停翻倍成长,也让资料成为新闻产製越来越重要的资源。

最好的例子,莫过于佛罗里达地方媒体《Sun Sentinel》曾在 2013 以 资料新闻一举获得普立兹奖。 团队藉由警车经收费站几百万笔的资料,证实佛州警官间确实存在超速文化,进而导致至少 320 件车祸,21 人伤亡;但其中只有一位警官受到实质惩处。在揭发佛州警官的恶行后,确实让警官超速比例有大幅度改善。

理所当然,资料新闻仰赖程式写作、数位工具操作以及网页设计的能力。严格说起来新闻工作者并不一定要具备这些能力才能参与製作资料新闻,同时数位工具也会得利于 AI 发展,将变得更加简便、好用。但不可否认工作者起码要掌握其中一项,并具备使用数据的思维,习惯与专家、同事产生共作默契,才能在资料新闻中扮演好组织角色。

大量新闻工作将被取代,但这不一定是坏事

但敏略点的读者应该不难发现,上述四项能力除了最后一项以外,其实都是传统新闻从业者的核心「基本功」。但这些能力就算无法完全被取代,但中间人工智慧能介入的空间也非常大。光是深度访谈最重要也最基本的逐字稿,就已準备被语音、语意识别能力日益渐精的 ORC 软体全面代劳;美联社 2015 年就早已开始透过人工智慧,精準计算哪些词语适合其相对应的新闻内容结构,辅助记者写出容易获得大众迴响的报导,此外前面提到的「无人机」,更是资料新闻的好帮手。

怕被人工智慧取代?AI时代,媒体人该具备的4项内容生产能力
社会网络图被许多人视为资料新闻内非常有用的报导工具。

就连最「人」的社会资本既使无法被 AI 取代,但「社会网络图」不仅早已是社会学家透过电脑软体广泛分析像经济体系、职业流动等社会议题的显学,现在更被许多人视为资料新闻内非常有用的报导工具。

但换个比较乐观的角度来看,大量新闻工作劳动将被 AI 取代,对台湾媒体来说却不一定是坏事:

更理解读者需求:目前像标籤云、社群爬虫、舆情分析平台等工具已广泛被运用,帮助媒体即时了解读者间流行的热门主题,这个趋势还会随着 AI 能力发展有进一步的提升。

AI 新闻最大挑战:透明度
怕被人工智慧取代?AI时代,媒体人该具备的4项内容生产能力
AI 若要走进新闻编辑室,最大的挑战就属「透明度」。

不过,AI 若要冠冕堂皇走进新闻编辑室,最大的挑战就属「透明度」这最基本的新闻价值。拉到实作层面,AI 如果写了一篇深度新闻报导,或许本身文章书写品质不会有太大问题,但产製过程就是一大问题了,新闻背后的程式码与演算法怎幺运作?有公信力吗?会不会带有常见的「偏见问题」?又该怎幺在不伤害技术机密下,拿捏公开技术原理的程度?

其他问题会更複杂,特别是当新闻伦理面临科技公司的专有问题时。像个资部分,记者使用 AI 意味他同时也将经手大量资料,这些资料来自哪里?是真的资料吗?那又恪遵个资法吗?在必要的状况下,记者有其法律和道德,公开这些敏感却又极其重要的问题。

AI 新闻:待科技、新闻机构和记者之间的密切合作

某方面来看这呼应了许多科技巨头极力倡议的说法:AI 并非全面取代人类,而是成为人类更好的辅助工具,也有点像李开复所说「人类将可更关注于创造力、规划能力与跨领域思考能力」的工作。但至于 AI 到底怎幺实质成为新闻工作的主力?这就待科技、新闻机构和记者之间的密切合作,也是 INSIDE 期待读者能跟我们开启对话的地方。

Y蕙生活 292℃ 76评论
怕被人工智慧取代?AI时代,媒体人该具备的4项内容生产能力

媒体工作者们,做好 AI 时代来临的準备了吗?就连中文世界都已有「小冰」、「记者快抄」,以及中国《南方都市报》的「小南」等新闻人工智慧冒出头摩拳霍霍,準备「一秒」极速取代记者们写稿。你是欢迎,还是恐惧?媒体工作者又该具备什幺样的能力,面对这几尽笃定来袭的巨大浪潮?

不过今天在这篇文章里,我们暂时不谈网路、流量、内容经营的角色,也先把商业模式竞争因素先搁一旁,把焦点聚集在纯粹的内容生产。这篇文章认为新闻从业者未来将走向两个极端「要不是更人性,就是更数位化。」与四项能力。另外要一提的是,平面与电子媒体虽说实际操作面上有所差距,但处境其实也相当类似。

深度访谈

这应该是短期内最不容易被 AI 与自动化取代的能力之一了,理由很简单,却体会在很细腻的地方:AI 与机器没有情绪,无法达到记者与受访者面对面,进行深度的情感交流。 应该不会有太多人否定情感在一场深度访谈之重要性,或许受访者肢体语言或情绪已有演算法透过事后影片进行细微分析的空间,但大到建立信任感,小到双方的即时反应,专访终究要以「人」与「人」双方之间的交流作为基础。

大家或许可以思考:在已知的状况下,你会对一台机器人或电脑真正敞开心胸吗?电影《云端情人》或许给了大家很浪漫的想像空间,但如果今天是要蔡英文坐在一台全自动机器人面前接受国际性专访呢?这是有理论支持的,「恐怖谷理论」认为非人物体因与人类在外表、动作上相似,人类会对非人物体产生正面情感;但到一个特定程度,人类的反应便会突然变得极为负面,只要非人物体与人类有一点小差别,都会显得非常刺眼。

摄影

当然摄影记者捕捉画面工作被机器与 AI 取代的範畴,要比深入访谈要来得多。我们先想像一下有哪些摄影工作可能会被全自动的 AI 执行:无人机已广泛被新闻机构用于空中俯拍、建筑物摄影等用途,未来的天灾、意外或事件发生时,可以想像将有很多具全自动能力的无人机代替摄影记者,实际飞去第一线捕捉现场画面。

事实上「无人机新闻」在美国学界与业界热度正在上升,内布拉斯加大学无人机新闻实验室认为无人机平台具有巨大潜力,搭配感应器十分适合用以环境,气候变化,发展或其他领域的调查性新闻;它也会是 VR 实验的好平台,透过拍摄足够的照片量,报导者就可以使用摄影测量技术,来创建一个可以放置在 VR 环境的逼真 3D 模型,让观众实际走动在新闻事件中,并获得深刻体验。

怕被人工智慧取代?AI时代,媒体人该具备的4项内容生产能力
「无人机新闻」在美国学界与业界热度正在上升,

不过无人机最大缺陷就在于它无法飞入建筑物,取代室内摄影;另外许多因飞安、国防等因素考量禁飞,或甚至是讯号到不了的地方,还是得由人类进入摄影。

而且跟深度访谈一样, 机器人或 AI 还是无法跟人类进行情感交流 。大家应该都很熟悉国家地理杂誌的阿富汗女孩照,这幅足以代表阿富汗战争与 80 年代世界难民的新闻照片,其说服力来自女孩直视摄影师的锐利眼神;讲到这读者应该就可以理解了,一台无人机或机器人是很难与受访者沟通,进而拍出这种照片。

社会资本

读者们或许可以把社会资本简单视为「人脉」;虽然有人会从一种比较严格的角度,认为「社会资本」本身不算能力,但不可否认它是新闻工作者的重要资源。尤其是深入报导其关键往往在于受访者是否跟记者够熟悉,建立起信任感进而接受採访、透露讯息;跟其相关就是记者本身的社交技巧。

显然易见的,AI 或机器人本身自然没办法跟人类建立有效、稳定的社会连带 。

资料思维、程式能力与资料新闻

有人认为:在 AI 全自动时代,也许唯一不会失业的职业就是程式工程师!这句话虽然过夸张了点,但不可否认不管哪个产业,具备程式能力人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而在新闻产业, 跟内容生产最直接相关的环节属「资料新闻」领域。

资料新闻可说已成为大数据时代的媒体新显学,虽然《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早在 2001 年就开始设有资料记者,但归功于行动网路崛起,世界整体的数位资料量不停翻倍成长,也让资料成为新闻产製越来越重要的资源。

最好的例子,莫过于佛罗里达地方媒体《Sun Sentinel》曾在 2013 以 资料新闻一举获得普立兹奖。 团队藉由警车经收费站几百万笔的资料,证实佛州警官间确实存在超速文化,进而导致至少 320 件车祸,21 人伤亡;但其中只有一位警官受到实质惩处。在揭发佛州警官的恶行后,确实让警官超速比例有大幅度改善。

理所当然,资料新闻仰赖程式写作、数位工具操作以及网页设计的能力。严格说起来新闻工作者并不一定要具备这些能力才能参与製作资料新闻,同时数位工具也会得利于 AI 发展,将变得更加简便、好用。但不可否认工作者起码要掌握其中一项,并具备使用数据的思维,习惯与专家、同事产生共作默契,才能在资料新闻中扮演好组织角色。

大量新闻工作将被取代,但这不一定是坏事

但敏略点的读者应该不难发现,上述四项能力除了最后一项以外,其实都是传统新闻从业者的核心「基本功」。但这些能力就算无法完全被取代,但中间人工智慧能介入的空间也非常大。光是深度访谈最重要也最基本的逐字稿,就已準备被语音、语意识别能力日益渐精的 ORC 软体全面代劳;美联社 2015 年就早已开始透过人工智慧,精準计算哪些词语适合其相对应的新闻内容结构,辅助记者写出容易获得大众迴响的报导,此外前面提到的「无人机」,更是资料新闻的好帮手。

怕被人工智慧取代?AI时代,媒体人该具备的4项内容生产能力
社会网络图被许多人视为资料新闻内非常有用的报导工具。

就连最「人」的社会资本既使无法被 AI 取代,但「社会网络图」不仅早已是社会学家透过电脑软体广泛分析像经济体系、职业流动等社会议题的显学,现在更被许多人视为资料新闻内非常有用的报导工具。

但换个比较乐观的角度来看,大量新闻工作劳动将被 AI 取代,对台湾媒体来说却不一定是坏事:

更理解读者需求:目前像标籤云、社群爬虫、舆情分析平台等工具已广泛被运用,帮助媒体即时了解读者间流行的热门主题,这个趋势还会随着 AI 能力发展有进一步的提升。

AI 新闻最大挑战:透明度
怕被人工智慧取代?AI时代,媒体人该具备的4项内容生产能力
AI 若要走进新闻编辑室,最大的挑战就属「透明度」。

不过,AI 若要冠冕堂皇走进新闻编辑室,最大的挑战就属「透明度」这最基本的新闻价值。拉到实作层面,AI 如果写了一篇深度新闻报导,或许本身文章书写品质不会有太大问题,但产製过程就是一大问题了,新闻背后的程式码与演算法怎幺运作?有公信力吗?会不会带有常见的「偏见问题」?又该怎幺在不伤害技术机密下,拿捏公开技术原理的程度?

其他问题会更複杂,特别是当新闻伦理面临科技公司的专有问题时。像个资部分,记者使用 AI 意味他同时也将经手大量资料,这些资料来自哪里?是真的资料吗?那又恪遵个资法吗?在必要的状况下,记者有其法律和道德,公开这些敏感却又极其重要的问题。

AI 新闻:待科技、新闻机构和记者之间的密切合作

某方面来看这呼应了许多科技巨头极力倡议的说法:AI 并非全面取代人类,而是成为人类更好的辅助工具,也有点像李开复所说「人类将可更关注于创造力、规划能力与跨领域思考能力」的工作。但至于 AI 到底怎幺实质成为新闻工作的主力?这就待科技、新闻机构和记者之间的密切合作,也是 INSIDE 期待读者能跟我们开启对话的地方。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