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蕙生活 >想告诉我的「金花」澎湖阿嬷:这个我看过的世界 >

想告诉我的「金花」澎湖阿嬷:这个我看过的世界

想告诉我的「金花」澎湖阿嬷:这个我看过的世界

每当蹓跶经过「宫口」时,村子里的人就会对我说:「恁嬷在找汝。」从没一次例外。

那个一直在找我的人,就是「金花」。

嗓门很大,很兇。小时候打架打不过,就会冲回家,远远地大叫:「阿嬷,有人要打我!」这时候她会走出来怒叱。很长的时间,强悍的「金花」就是我的护身符。

其实「金花」有一个很文雅的本名,叫「庄明镜」。出生于一九一七年,一生都在磨难之中,老父早逝,她嫁给继父的儿子,一生与丈夫不睦,早年时常和丈夫上演鱼叉、锄头飞舞的械斗场面,一直到了我高中,他们夫妻双双迈入八字头,仍在自家井边争吵到动用警察上门劝架。阿公九十六岁离世时,儿孙说阿嬷一定非常得意自己活得比较久,这场延续一甲子以上的争斗,由她赢得最后胜利。当时她没有哭,偶尔擦拭眼角,我们以为流泪,其实是她老年之后止不住的目油,她就是一个坚毅而残忍的人。

想告诉我的「金花」澎湖阿嬷:这个我看过的世界

这样坚毅而残忍的人,是我第二个母亲。

金花很勤奋,农家穷户只能勤俭度日,一刻不得闲。小时候家里养猪,我和妹妹们常常要帮忙切猪菜,小小年纪就要拿菜刀把野菜剁碎。屋后「菜宅」隔出一区养鸡养鸭,种了一整排芭乐树还有百香果树。还在厨房排水口下种了芋头,常常一人发一把铰剪,要去剪断吃叶子的「麻龙」(一种天蛾幼虫)绿色大虫……她派给我们很多任务,自己做得更多,忙「宅内」种植蔬果,还要去「山」耕种,一个人料理全家餐食,潮汐对的日子要去海边捡螺仔,卖钱贴补家用……

这幺忙碌的她,还身兼着我们的母亲。幼童时期,父母亲忙于工作,三个孩子放在家交由她照料。阿嬷总是忙碌,最省事的方法就是通通丢进去一个有护栏的婴儿床内,偶尔来看一眼。邻居们倒是很热心,串门子时看到尿布溢出来的大便,就洪声通报说「啊,伊迌屎」。

「金花」性格暴烈,被百香果树下的蜜蜂蛰了,一怒之下一个人砍光所有果树。她交代的事没做,下一秒棍子就来了。我们天性懒散,很是激怒她,小时候有一段记忆是她拿着「青枝」(银合欢树枝)到处抽打,我们常窜跑躲到床底或是屋后。我还好,嘴甜面善,苗头不对就会先冲出家门在外闲晃,等到她那来去如风的气消,再回家求饶讨好。没做事的我被打最少,小学后,小腿肚的乌青起因倒不是不做事,而是因为「飞那」的代价。

想告诉我的「金花」澎湖阿嬷:这个我看过的世界

「金花」在乡间的评价不算好,「湖东那个『金花』喔……」意思大概就是那个很兇又爱计较的人。当然,她是阿公的恶妻,没有一件事愿意听从丈夫的话,阿公老年经常与阿嬷在客厅共处,电视被阿嬷霸着,即使打瞌睡也没让他转台的余地,阿公总是看着她的背影,哀哀叹着气;他有他叹不完的一生。

「金花」也是个坏婆婆,对母亲非常兇,早期还会诬赖她拿走金饰之类,母亲气得离家出走。「金花」嘴巴不好,讲话苛刻,串门子的邻居常常被气到一阵子不来。「金花」也非常小气,自认为很穷,口头禅是「咱穷食人」……,母亲拿着娘家送来的鲜鱼分送邻居,都会惹她生气。

我从来没怕过这样的「金花」,晚上总想赖着她睡。她会说很多她悲惨的故事,教我简单的日文单字,哼一些日本歌谣给我听。总记得她会仔细地铺好床,起床后她会再整理一次,跟总说「棉被不用折,晚上就要睡」的我的母亲很不同。「金花」有她的仔细,以及在穷困中经营生活的态度。

她一生都在传统的乡间生活,却没有男尊女卑的观念。我家三个女孩,阿叔家两个男孩,阿公总说家产以后分给阿叔就好,阿嬷却始终待我们如一。上学后,不管她多幺忙碌,下课回家一定能吃到她备好的餐食;她从不让我们等门。

我经常被打的原因,是趁着她煮晚餐偷溜出门玩耍,她发现我不见,立刻扯开喉咙呼喊:「淑君啊~淑君啊~」她是村子的「放送头」,每个经过我的人就会说:「恁嬷在找汝。」

而每当我带着小腿肚上的乌青再度闲晃时,村人们会帮腔说:「兴迌(爱玩),被恁嬷打。」

工作后,母亲对我时常出国颇有微词。「金花」告诉她:「不用骂她,也许是伊卡好命。」

我要好好告诉「金花」,那个「飞那」淑君,长大后还是很爱玩;然后我要好好告诉亲爱的阿嬷,我看过的这个世界。

本文摘自《离岛,以及离岛的离岛:那些澎湖的人与事》一书。

想告诉我的「金花」澎湖阿嬷:这个我看过的世界离岛,以及离岛的离岛:那些澎湖的人与事
    作者:蔡淑君出版社:玉山社出版日期:2019/01/30博客来购书读册生活购书

     

    Y蕙生活 714℃ 27评论
想告诉我的「金花」澎湖阿嬷:这个我看过的世界

每当蹓跶经过「宫口」时,村子里的人就会对我说:「恁嬷在找汝。」从没一次例外。

那个一直在找我的人,就是「金花」。

嗓门很大,很兇。小时候打架打不过,就会冲回家,远远地大叫:「阿嬷,有人要打我!」这时候她会走出来怒叱。很长的时间,强悍的「金花」就是我的护身符。

其实「金花」有一个很文雅的本名,叫「庄明镜」。出生于一九一七年,一生都在磨难之中,老父早逝,她嫁给继父的儿子,一生与丈夫不睦,早年时常和丈夫上演鱼叉、锄头飞舞的械斗场面,一直到了我高中,他们夫妻双双迈入八字头,仍在自家井边争吵到动用警察上门劝架。阿公九十六岁离世时,儿孙说阿嬷一定非常得意自己活得比较久,这场延续一甲子以上的争斗,由她赢得最后胜利。当时她没有哭,偶尔擦拭眼角,我们以为流泪,其实是她老年之后止不住的目油,她就是一个坚毅而残忍的人。

想告诉我的「金花」澎湖阿嬷:这个我看过的世界

这样坚毅而残忍的人,是我第二个母亲。

金花很勤奋,农家穷户只能勤俭度日,一刻不得闲。小时候家里养猪,我和妹妹们常常要帮忙切猪菜,小小年纪就要拿菜刀把野菜剁碎。屋后「菜宅」隔出一区养鸡养鸭,种了一整排芭乐树还有百香果树。还在厨房排水口下种了芋头,常常一人发一把铰剪,要去剪断吃叶子的「麻龙」(一种天蛾幼虫)绿色大虫……她派给我们很多任务,自己做得更多,忙「宅内」种植蔬果,还要去「山」耕种,一个人料理全家餐食,潮汐对的日子要去海边捡螺仔,卖钱贴补家用……

这幺忙碌的她,还身兼着我们的母亲。幼童时期,父母亲忙于工作,三个孩子放在家交由她照料。阿嬷总是忙碌,最省事的方法就是通通丢进去一个有护栏的婴儿床内,偶尔来看一眼。邻居们倒是很热心,串门子时看到尿布溢出来的大便,就洪声通报说「啊,伊迌屎」。

「金花」性格暴烈,被百香果树下的蜜蜂蛰了,一怒之下一个人砍光所有果树。她交代的事没做,下一秒棍子就来了。我们天性懒散,很是激怒她,小时候有一段记忆是她拿着「青枝」(银合欢树枝)到处抽打,我们常窜跑躲到床底或是屋后。我还好,嘴甜面善,苗头不对就会先冲出家门在外闲晃,等到她那来去如风的气消,再回家求饶讨好。没做事的我被打最少,小学后,小腿肚的乌青起因倒不是不做事,而是因为「飞那」的代价。

想告诉我的「金花」澎湖阿嬷:这个我看过的世界

「金花」在乡间的评价不算好,「湖东那个『金花』喔……」意思大概就是那个很兇又爱计较的人。当然,她是阿公的恶妻,没有一件事愿意听从丈夫的话,阿公老年经常与阿嬷在客厅共处,电视被阿嬷霸着,即使打瞌睡也没让他转台的余地,阿公总是看着她的背影,哀哀叹着气;他有他叹不完的一生。

「金花」也是个坏婆婆,对母亲非常兇,早期还会诬赖她拿走金饰之类,母亲气得离家出走。「金花」嘴巴不好,讲话苛刻,串门子的邻居常常被气到一阵子不来。「金花」也非常小气,自认为很穷,口头禅是「咱穷食人」……,母亲拿着娘家送来的鲜鱼分送邻居,都会惹她生气。

我从来没怕过这样的「金花」,晚上总想赖着她睡。她会说很多她悲惨的故事,教我简单的日文单字,哼一些日本歌谣给我听。总记得她会仔细地铺好床,起床后她会再整理一次,跟总说「棉被不用折,晚上就要睡」的我的母亲很不同。「金花」有她的仔细,以及在穷困中经营生活的态度。

她一生都在传统的乡间生活,却没有男尊女卑的观念。我家三个女孩,阿叔家两个男孩,阿公总说家产以后分给阿叔就好,阿嬷却始终待我们如一。上学后,不管她多幺忙碌,下课回家一定能吃到她备好的餐食;她从不让我们等门。

我经常被打的原因,是趁着她煮晚餐偷溜出门玩耍,她发现我不见,立刻扯开喉咙呼喊:「淑君啊~淑君啊~」她是村子的「放送头」,每个经过我的人就会说:「恁嬷在找汝。」

而每当我带着小腿肚上的乌青再度闲晃时,村人们会帮腔说:「兴迌(爱玩),被恁嬷打。」

工作后,母亲对我时常出国颇有微词。「金花」告诉她:「不用骂她,也许是伊卡好命。」

我要好好告诉「金花」,那个「飞那」淑君,长大后还是很爱玩;然后我要好好告诉亲爱的阿嬷,我看过的这个世界。

本文摘自《离岛,以及离岛的离岛:那些澎湖的人与事》一书。

想告诉我的「金花」澎湖阿嬷:这个我看过的世界离岛,以及离岛的离岛:那些澎湖的人与事
    作者:蔡淑君出版社:玉山社出版日期:2019/01/30博客来购书读册生活购书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