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蕙生活 >想要成功传播知识,你需要一种特殊能力 >

想要成功传播知识,你需要一种特殊能力

想要成功传播知识,你需要一种特殊能力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任何专业都需要训练,普及也是一门专业,「专家」不会自动成为「普及的专家」。

我大概是少数在台湾纯粹靠哲学普及过活的人,意思是说,光靠哲学普及课程和写作的收入,就能让我维持稳定生活。大部分的圈内人知道这件事情都满惊讶的,我想十年前的我如果知道这件事情,也会很惊讶。以下我介绍自身哲学训练和普及工作的历程,并分析从事知识传播工作需要哪些能力。

十年前我在中正大学念哲学,开始写《哲学哲学鸡蛋糕》部落格。(顺便一提,鸡蛋糕并不是台湾第一个哲普部落格,CP的《哲学小ㄅㄠˋ》在2002创刊,当时我才高一,受惠于这个网站不少)大学时代的我想要当哲学系教授,读书上课非常认真,有很多东西可以写在部落格上,而我确实也写得很勤快,在初期的六年就累积了一千篇文章。

事实上,我真的满喜欢研究和教学。我在大二申请了大专生参与国科会研究计画,写塔斯基的真理论,并且持续在宜兰仰山文教基金会、新竹鹿江教育基金会、中正大学文学院的支持下举办人文营队。那一连串的营队,就是现在「简单哲学实验室」的前身,简单哲学实验室办的简单哲学营,是台湾目前唯一稳定举办(除了我们忘记的那几个暑假)的成年人哲学营,在约莫2010年开始自给自足。

简单哲学营每年举办两次,是台湾哲学普及的成果之一。

部落格和营队受欢迎,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因为几年之后我就意识到我几乎不可能待在学界:位子太少、比我优秀的同辈太多。这些早期的普及成果在我一边念博班一边发现博士文凭就算到手也用不上的时候,给了我新的可能路线:在学院外研究和教学。

于是《哲学哲学鸡蛋糕》纸本书在2013上市,跟台湾吧合作的同名短片在2015推出,再一年则是《护家盟不萌?》的出版。以出书算起,今年可以算是我出社会的第五年。我现在的生活跟念研究所时很类似:读书、写东西、上台报告,最大也最好的差别是现在做这些事情都有收入。

目前看来,我在大学时代参与普及写作和营队活动,对我现在的工作有双重意义。一方面,它们为我和我所属的团队培养了读者和使用者,另一方面,藉由实际写作和教学,我和伙伴们提早培养了普及能力。

这两年,开始有单位、系所找我分享知识普及经验。有些人预料到少子化会让大学紧缩,有些人则认为知识传达会是将来的重要产业之一。每次这种分享,我都会提到我自己从事普及工作最大的心得:普及能力就跟哲学、物理或社会学一样是个专业。

这个专业涉及教学和行销,你必须把专业知识以不限于大学生的一般人能理解的形式呈现,并且让他们觉得有意义或有趣。哲学专家不会自动变成哲学普及专家,他不见得有这种特化的教学和行销能力。我现在的工作之一是协助哲学人撰写普及文章,对这件事情有深刻体会。

在每个工作经验分享的场合,我都会勾勒这种能力,分析它的内容,让对方知道自己该做些什幺,才能把自己拥有的知识资本有效分享给大众。以能够上手来说,普及能力需要的培养时数,大概远低于一个硕士。我不是很确定,但是要让大学生有这种能力,或许24学分就够了,差不多一个学程的规模。

我自己很早就不小心开始锻鍊普及能力。在2007─2013年间,哲学鸡蛋糕部落格发表了超过一千篇文章。写作发表并获得读者回馈,让我逐渐修改文章规划和写法。在这同时,每年寒暑假简单哲学营的经验,也成了很好的口语表达训练。

我很幸运,在放弃学术路线的同时,已经是一个有能力靠哲学普及赚钱的人。这些幸运有一些偶然前提:

以哲学普及工作者来说,中正哲学系是很好的新手村,它舒缓我的经济压力并提供良好训练和充沛刺激,让我在需要出社会的时候能独立进行这些在台湾不算传统的工作。

回顾过往,我时常想:那其他哲学人的新手村在哪?

我并不是说哲学人都应该从事普及,或者普及是对哲学人来说最好的工作。不过台湾的学术环境显然只能养活少数他们自己生产的哲学博士,而除了中研院和大学哲学系,目前并没有其他让你可以「靠哲学吃饭」的地方。如果有个系统可以让哲学生在他们想要的时候练习普及能力,那在他们需要的时候,或许可以多点方便,少点痛苦。

朱家安的养成经历,显示知识普及需要长时间训练

我想要替国内的哲学家弄个普及工作的新手村,理想上,这个新手村需要能让大家磨练表达能力,最好还能赚点钱,让哲学研究生可以把打工的时间省下来写东西。

写文章,赚零花,有这幺好的事情吗?还真的有。2014年,我跟台大哲学所的洪伟(当时他还在清大念哲学硕士)在沃草的支持下开始面对这个问题,最后我们设计出来的解决方案是「沃草烙哲学」。

沃草烙哲学是网路协作的哲学普及平台,我们接受哲学人投稿,把稿子放在透明编辑台让编辑、其他作者和读者提供意见,协助作者修改。当稿子改得差不多,我们把稿子发表在合作平台(目前是udn鸣人堂),并把大部分稿费回馈给作者。此外,我们也为文章设计插图和(必要的时候)图解。事实上,只要你申请帐号登入烙哲学的讨论区,就可以看到我们目前正在编辑的文章,这些文章都有机会在将来登上鸣人堂的「沃草烙哲学」专栏。

沃草烙哲学的协作机制,协助写手提昇写作实力和并提供刊登机会

沃草烙哲学对大众来说是稳定生产有趣哲学文章的平台,对于哲学生来说则是练习写作、收到意见回馈和稿费的地方。沃草烙哲学在udn鸣人堂连载已迈入第四年,目前有几个常合作的作者,也不断收到新人投稿。去年七月,烙哲学的文章精选辑《现代草民哲学读本》由圆神出版。

烙哲学是写作平台,知识普及工作者的工作内容和重要能力并不限于写作,也可能涵盖口说、设计、行政和行销。不过不管如何,明确通顺对读者友善的文字技能,都是知识工作的泛用基础。

Y蕙生活 428℃ 31评论

想要成功传播知识,你需要一种特殊能力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任何专业都需要训练,普及也是一门专业,「专家」不会自动成为「普及的专家」。

我大概是少数在台湾纯粹靠哲学普及过活的人,意思是说,光靠哲学普及课程和写作的收入,就能让我维持稳定生活。大部分的圈内人知道这件事情都满惊讶的,我想十年前的我如果知道这件事情,也会很惊讶。以下我介绍自身哲学训练和普及工作的历程,并分析从事知识传播工作需要哪些能力。

十年前我在中正大学念哲学,开始写《哲学哲学鸡蛋糕》部落格。(顺便一提,鸡蛋糕并不是台湾第一个哲普部落格,CP的《哲学小ㄅㄠˋ》在2002创刊,当时我才高一,受惠于这个网站不少)大学时代的我想要当哲学系教授,读书上课非常认真,有很多东西可以写在部落格上,而我确实也写得很勤快,在初期的六年就累积了一千篇文章。

事实上,我真的满喜欢研究和教学。我在大二申请了大专生参与国科会研究计画,写塔斯基的真理论,并且持续在宜兰仰山文教基金会、新竹鹿江教育基金会、中正大学文学院的支持下举办人文营队。那一连串的营队,就是现在「简单哲学实验室」的前身,简单哲学实验室办的简单哲学营,是台湾目前唯一稳定举办(除了我们忘记的那几个暑假)的成年人哲学营,在约莫2010年开始自给自足。

简单哲学营每年举办两次,是台湾哲学普及的成果之一。

部落格和营队受欢迎,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因为几年之后我就意识到我几乎不可能待在学界:位子太少、比我优秀的同辈太多。这些早期的普及成果在我一边念博班一边发现博士文凭就算到手也用不上的时候,给了我新的可能路线:在学院外研究和教学。

于是《哲学哲学鸡蛋糕》纸本书在2013上市,跟台湾吧合作的同名短片在2015推出,再一年则是《护家盟不萌?》的出版。以出书算起,今年可以算是我出社会的第五年。我现在的生活跟念研究所时很类似:读书、写东西、上台报告,最大也最好的差别是现在做这些事情都有收入。

目前看来,我在大学时代参与普及写作和营队活动,对我现在的工作有双重意义。一方面,它们为我和我所属的团队培养了读者和使用者,另一方面,藉由实际写作和教学,我和伙伴们提早培养了普及能力。

这两年,开始有单位、系所找我分享知识普及经验。有些人预料到少子化会让大学紧缩,有些人则认为知识传达会是将来的重要产业之一。每次这种分享,我都会提到我自己从事普及工作最大的心得:普及能力就跟哲学、物理或社会学一样是个专业。

这个专业涉及教学和行销,你必须把专业知识以不限于大学生的一般人能理解的形式呈现,并且让他们觉得有意义或有趣。哲学专家不会自动变成哲学普及专家,他不见得有这种特化的教学和行销能力。我现在的工作之一是协助哲学人撰写普及文章,对这件事情有深刻体会。

在每个工作经验分享的场合,我都会勾勒这种能力,分析它的内容,让对方知道自己该做些什幺,才能把自己拥有的知识资本有效分享给大众。以能够上手来说,普及能力需要的培养时数,大概远低于一个硕士。我不是很确定,但是要让大学生有这种能力,或许24学分就够了,差不多一个学程的规模。

我自己很早就不小心开始锻鍊普及能力。在2007─2013年间,哲学鸡蛋糕部落格发表了超过一千篇文章。写作发表并获得读者回馈,让我逐渐修改文章规划和写法。在这同时,每年寒暑假简单哲学营的经验,也成了很好的口语表达训练。

我很幸运,在放弃学术路线的同时,已经是一个有能力靠哲学普及赚钱的人。这些幸运有一些偶然前提:

以哲学普及工作者来说,中正哲学系是很好的新手村,它舒缓我的经济压力并提供良好训练和充沛刺激,让我在需要出社会的时候能独立进行这些在台湾不算传统的工作。

回顾过往,我时常想:那其他哲学人的新手村在哪?

我并不是说哲学人都应该从事普及,或者普及是对哲学人来说最好的工作。不过台湾的学术环境显然只能养活少数他们自己生产的哲学博士,而除了中研院和大学哲学系,目前并没有其他让你可以「靠哲学吃饭」的地方。如果有个系统可以让哲学生在他们想要的时候练习普及能力,那在他们需要的时候,或许可以多点方便,少点痛苦。

朱家安的养成经历,显示知识普及需要长时间训练

我想要替国内的哲学家弄个普及工作的新手村,理想上,这个新手村需要能让大家磨练表达能力,最好还能赚点钱,让哲学研究生可以把打工的时间省下来写东西。

写文章,赚零花,有这幺好的事情吗?还真的有。2014年,我跟台大哲学所的洪伟(当时他还在清大念哲学硕士)在沃草的支持下开始面对这个问题,最后我们设计出来的解决方案是「沃草烙哲学」。

沃草烙哲学是网路协作的哲学普及平台,我们接受哲学人投稿,把稿子放在透明编辑台让编辑、其他作者和读者提供意见,协助作者修改。当稿子改得差不多,我们把稿子发表在合作平台(目前是udn鸣人堂),并把大部分稿费回馈给作者。此外,我们也为文章设计插图和(必要的时候)图解。事实上,只要你申请帐号登入烙哲学的讨论区,就可以看到我们目前正在编辑的文章,这些文章都有机会在将来登上鸣人堂的「沃草烙哲学」专栏。

沃草烙哲学的协作机制,协助写手提昇写作实力和并提供刊登机会

沃草烙哲学对大众来说是稳定生产有趣哲学文章的平台,对于哲学生来说则是练习写作、收到意见回馈和稿费的地方。沃草烙哲学在udn鸣人堂连载已迈入第四年,目前有几个常合作的作者,也不断收到新人投稿。去年七月,烙哲学的文章精选辑《现代草民哲学读本》由圆神出版。

烙哲学是写作平台,知识普及工作者的工作内容和重要能力并不限于写作,也可能涵盖口说、设计、行政和行销。不过不管如何,明确通顺对读者友善的文字技能,都是知识工作的泛用基础。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