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蕙生活 >愈赔钱,愈有意义!吴清友:人的一生都应为自己相信的美好价值而 >

愈赔钱,愈有意义!吴清友:人的一生都应为自己相信的美好价值而

愈赔钱,愈有意义!吴清友:人的一生都应为自己相信的美好价值而

文/吴清友

自我许诺的检验

每个生命都是很奇妙的。九○年代初,房地产让我突然赚钱,我又突然发现要命的心脏病。说来这也是前世的「业障」,重生之后,便做了筹设诚品的决定。对于诚品,我给自己构筑了一个浪漫的「人文、艺术、创意、融入生活」的理念,一开始我没有任何经营书店的经验,能力还没有跟上,即便后来赔钱赔出了心得,明白要靠这个行业获利,虽不能说比登天还难,但是真的不容易。

我只能不断找寻可以存活下去的营运模式。虽然几次前途未卜、濒崖独行……。人,尤其是我这种人,有时候是很阿Q的,在病床上很阿Q,在经营诚品上也很阿Q 。我相信,人的一生都应为自己相信的美好价值而无怨无尤。

当别人一直强调诚品可以赔钱十五年,好像是一种功劳,甚至成为一种讚美。而且,似乎愈赔钱,我做这件事便愈显坚持,愈有意义。外人看诚品长期亏损,是以做生意的损益、盈亏来衡量,但是我看自己不是如此。如果容许我这样说;「创立诚品这些事,正好与赔不赔钱没有关係;诚品,与一个人生命的自我许诺与自我完成有关。」

坦白说,诚品当初的「缘起」,除了我对善、爱、美的嚮往以外,不可否认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当年我的生命假使不能树立一个这幺强大的目标,大病初癒、生命发出空虚信号的我,将不知道如何活下去?这一生可能寡淡无味,丧失了奋斗的目标。

但即便我有了清楚的目标,此时设若凡事顺风顺水、水到渠成,没有任何挑战的话,这样的诚品,对我的生命、自我许诺也不会产生任何检验。当初选这条路,也不晓得一旦走进去,会有这些经历,面临赔钱、股东指责、财务压力,甚至怀疑这或许并不是自己真正所擅长……。我几度面临到──要将诚品交给他人吗?要不要回头?要不要停?是不是要「重选」新的模式?──的各种挣扎。

如今,我反倒很「庆幸」,反而因为这些困难、赔钱,考验我们的经营能耐,更高度检验了我给自己许下的承诺是不是真诚?是不是够坚定?

如果可以用比较轻鬆的字眼来描述,这个过程中「最享受」的也是我自己。倒不是我有自虐狂,而是能够度过这样的生命,于我是精采的、无悔的。也因为走过这些阻碍波折无明黑闇,我才因此稍微有点「心安」。

或许我性格内蕴一种「悲」,不是悲情或悲剧性的悲,而是有一种自我赋予成立诚品的自我意义感,或许勉强称为一种悲壮情怀。(或是小女笑我的「太过自恋」、「自我感觉太过良好」。)

诚品未必需要我,但我的生命需要诚品

我是一个男人、一个丈夫,不可能让妻小吃苦,但是我却没有觉察到太太的辛苦与忧心。从另一半的角度,我也真是大意,没有顾及妻子及孩子感受,没有留一点未来给她们,只有自己的理想最大,其他牺牲不打紧。我如今笃定地讲,做诚品书店真的是我个人的「自私」,只为了满足自己对生命所谓的探索。太太看诚品这个窟窿愈来愈深,我却没有「回头是岸」,她不得已为孩子买下保险……唉!我真感到对不她!

某种程度,我不是笨的人,若想要赚大钱,当然可以为此努力打拚。但弔诡的是,如果出发点是钱,我可能赔不了十五年,撑不过那幺长的时间。

如果着眼点在钱,人会幻妄愚想,眼见别人赚钱,忌妒生恨,你的心就中毒了;或者不为钱,但是寄望别人给你肯定,以搏得名望、荣耀与清誉,那幺当这些期待落空之后,你的精魄就落入地狱里了。两头亏空,很难不怨天尤人,甚至咒骂着:「啊!老天爷,我想要做好事,也那幺认真做事,为何如此对待我?」

坦白说,诚品建立之后,所有的修练,已经和钱没有多大关係,之后事业发展如何?会不会获利?品牌梦想能不能成功?都已经与我的出发点无关。光是诚品这门功课,已经能让我在那些劫后余生之年,找到生命继续存在下去的正当性,诚品未必需要我,但我的生命需要诚品。

不怨天尤人

我来这个世间,追寻存在的合理性与正当性。我走上的是自我探索之路,旁人的判断,对胸有定见的人是没有影响的。如同波兰诗人辛波斯卡的诗作<履历表>传达的:「我的存在不需要别人来定义。」持此一念,不论是打击或挫折,皆可以乐观以对。因此,即使今天诚品不成功,我也不会改变。当然她能够顺利存活、发展,我更不会扬弃这样的出发点。

我有很多缺点,也会被情绪困扰,但我至少有个优点,就是我从不怨天尤人。人面临好事情,要问自己「为什幺是我?」面临坏事情,要问自己「为什幺不是我?」当人没有理所当然的「拥有」或理所当然的「不拥有」,心里便坦蕩蕩。生命里拥有这两句话,就足够了。把生命视为是一种探索,便可以超越得失。举凡病痛、失败、赔钱,都是「探索」的过程和风景,你的付出就是你的所得。但相反来看,假使一个人所求者不过是有形的名望、财富、世功,难免有得失之心,一旦有得失罣怀,生命将不能洒脱。

「诚品」的「诚」,就是忠于自己,有时我觉悟到:我这个人的一生似乎正为了走这一条路,为了这个目标而来。其实在我心里一直有自我对话,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自己,诚品成功不成功,并不等于我生命的成功不成功。诚品的成不成功,不是我的优先选项,也不是最需在意的选项。我只要问清楚自己,我是否仍始终如一以探索的心情,继续走下去。

我经常自我反省,搜索所有的记忆,甚至找出二十年前的访问,今昔对照、一一检验,我有没有违背当年的许诺?有没有矛盾、不一致的地方?有没有背叛自己?稍可安慰的是,直到今天不管我的机运如何,选择之对或错,诚品或成或败,至少我的心念从没有改变过,对我个人而言,唯一无愧于我自己。其实诚品发展至今,最大的「获益者」是我,她能活下来,代表我说话算话。我的心,没有「以前比较新鲜,现在变得腐败」,不管能力如何,我没有中间变节。

我心里明白:「没有商业,诚品不能活,没有文化,诚品不想活。」我们明知活动策画只会更花钱,即便赔钱,我们的活动一样不少,反而增加。即使现今开始获利,诚品表演厅每年注定要赔一千到二千万,仍是要提供国际级的空间,让那些排不上国家殿堂的年轻艺术家被看见。

诚品一直都是集体创作,显示台湾社会的土壤有机会孕育出类似诚品这样的一株树或是一朵花,这是台湾社会的可爱。诚品本身并不伟大,是这块土地孕育出的人、这种信心的伟大与可爱。如果诚品团队是一颗好果实,我希望它的种籽能够世代传下去。理念价值优先于企业的永续,而企业的永续又优先于家族的永续。

【书籍资讯】
《之间》

愈赔钱,愈有意义!吴清友:人的一生都应为自己相信的美好价值而

Y蕙生活 587℃ 74评论

愈赔钱,愈有意义!吴清友:人的一生都应为自己相信的美好价值而

文/吴清友

自我许诺的检验

每个生命都是很奇妙的。九○年代初,房地产让我突然赚钱,我又突然发现要命的心脏病。说来这也是前世的「业障」,重生之后,便做了筹设诚品的决定。对于诚品,我给自己构筑了一个浪漫的「人文、艺术、创意、融入生活」的理念,一开始我没有任何经营书店的经验,能力还没有跟上,即便后来赔钱赔出了心得,明白要靠这个行业获利,虽不能说比登天还难,但是真的不容易。

我只能不断找寻可以存活下去的营运模式。虽然几次前途未卜、濒崖独行……。人,尤其是我这种人,有时候是很阿Q的,在病床上很阿Q,在经营诚品上也很阿Q 。我相信,人的一生都应为自己相信的美好价值而无怨无尤。

当别人一直强调诚品可以赔钱十五年,好像是一种功劳,甚至成为一种讚美。而且,似乎愈赔钱,我做这件事便愈显坚持,愈有意义。外人看诚品长期亏损,是以做生意的损益、盈亏来衡量,但是我看自己不是如此。如果容许我这样说;「创立诚品这些事,正好与赔不赔钱没有关係;诚品,与一个人生命的自我许诺与自我完成有关。」

坦白说,诚品当初的「缘起」,除了我对善、爱、美的嚮往以外,不可否认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当年我的生命假使不能树立一个这幺强大的目标,大病初癒、生命发出空虚信号的我,将不知道如何活下去?这一生可能寡淡无味,丧失了奋斗的目标。

但即便我有了清楚的目标,此时设若凡事顺风顺水、水到渠成,没有任何挑战的话,这样的诚品,对我的生命、自我许诺也不会产生任何检验。当初选这条路,也不晓得一旦走进去,会有这些经历,面临赔钱、股东指责、财务压力,甚至怀疑这或许并不是自己真正所擅长……。我几度面临到──要将诚品交给他人吗?要不要回头?要不要停?是不是要「重选」新的模式?──的各种挣扎。

如今,我反倒很「庆幸」,反而因为这些困难、赔钱,考验我们的经营能耐,更高度检验了我给自己许下的承诺是不是真诚?是不是够坚定?

如果可以用比较轻鬆的字眼来描述,这个过程中「最享受」的也是我自己。倒不是我有自虐狂,而是能够度过这样的生命,于我是精采的、无悔的。也因为走过这些阻碍波折无明黑闇,我才因此稍微有点「心安」。

或许我性格内蕴一种「悲」,不是悲情或悲剧性的悲,而是有一种自我赋予成立诚品的自我意义感,或许勉强称为一种悲壮情怀。(或是小女笑我的「太过自恋」、「自我感觉太过良好」。)

诚品未必需要我,但我的生命需要诚品

我是一个男人、一个丈夫,不可能让妻小吃苦,但是我却没有觉察到太太的辛苦与忧心。从另一半的角度,我也真是大意,没有顾及妻子及孩子感受,没有留一点未来给她们,只有自己的理想最大,其他牺牲不打紧。我如今笃定地讲,做诚品书店真的是我个人的「自私」,只为了满足自己对生命所谓的探索。太太看诚品这个窟窿愈来愈深,我却没有「回头是岸」,她不得已为孩子买下保险……唉!我真感到对不她!

某种程度,我不是笨的人,若想要赚大钱,当然可以为此努力打拚。但弔诡的是,如果出发点是钱,我可能赔不了十五年,撑不过那幺长的时间。

如果着眼点在钱,人会幻妄愚想,眼见别人赚钱,忌妒生恨,你的心就中毒了;或者不为钱,但是寄望别人给你肯定,以搏得名望、荣耀与清誉,那幺当这些期待落空之后,你的精魄就落入地狱里了。两头亏空,很难不怨天尤人,甚至咒骂着:「啊!老天爷,我想要做好事,也那幺认真做事,为何如此对待我?」

坦白说,诚品建立之后,所有的修练,已经和钱没有多大关係,之后事业发展如何?会不会获利?品牌梦想能不能成功?都已经与我的出发点无关。光是诚品这门功课,已经能让我在那些劫后余生之年,找到生命继续存在下去的正当性,诚品未必需要我,但我的生命需要诚品。

不怨天尤人

我来这个世间,追寻存在的合理性与正当性。我走上的是自我探索之路,旁人的判断,对胸有定见的人是没有影响的。如同波兰诗人辛波斯卡的诗作<履历表>传达的:「我的存在不需要别人来定义。」持此一念,不论是打击或挫折,皆可以乐观以对。因此,即使今天诚品不成功,我也不会改变。当然她能够顺利存活、发展,我更不会扬弃这样的出发点。

我有很多缺点,也会被情绪困扰,但我至少有个优点,就是我从不怨天尤人。人面临好事情,要问自己「为什幺是我?」面临坏事情,要问自己「为什幺不是我?」当人没有理所当然的「拥有」或理所当然的「不拥有」,心里便坦蕩蕩。生命里拥有这两句话,就足够了。把生命视为是一种探索,便可以超越得失。举凡病痛、失败、赔钱,都是「探索」的过程和风景,你的付出就是你的所得。但相反来看,假使一个人所求者不过是有形的名望、财富、世功,难免有得失之心,一旦有得失罣怀,生命将不能洒脱。

「诚品」的「诚」,就是忠于自己,有时我觉悟到:我这个人的一生似乎正为了走这一条路,为了这个目标而来。其实在我心里一直有自我对话,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自己,诚品成功不成功,并不等于我生命的成功不成功。诚品的成不成功,不是我的优先选项,也不是最需在意的选项。我只要问清楚自己,我是否仍始终如一以探索的心情,继续走下去。

我经常自我反省,搜索所有的记忆,甚至找出二十年前的访问,今昔对照、一一检验,我有没有违背当年的许诺?有没有矛盾、不一致的地方?有没有背叛自己?稍可安慰的是,直到今天不管我的机运如何,选择之对或错,诚品或成或败,至少我的心念从没有改变过,对我个人而言,唯一无愧于我自己。其实诚品发展至今,最大的「获益者」是我,她能活下来,代表我说话算话。我的心,没有「以前比较新鲜,现在变得腐败」,不管能力如何,我没有中间变节。

我心里明白:「没有商业,诚品不能活,没有文化,诚品不想活。」我们明知活动策画只会更花钱,即便赔钱,我们的活动一样不少,反而增加。即使现今开始获利,诚品表演厅每年注定要赔一千到二千万,仍是要提供国际级的空间,让那些排不上国家殿堂的年轻艺术家被看见。

诚品一直都是集体创作,显示台湾社会的土壤有机会孕育出类似诚品这样的一株树或是一朵花,这是台湾社会的可爱。诚品本身并不伟大,是这块土地孕育出的人、这种信心的伟大与可爱。如果诚品团队是一颗好果实,我希望它的种籽能够世代传下去。理念价值优先于企业的永续,而企业的永续又优先于家族的永续。

【书籍资讯】
《之间》

愈赔钱,愈有意义!吴清友:人的一生都应为自己相信的美好价值而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