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蕙生活 >感情哪有一帆风顺的 >

感情哪有一帆风顺的

1.

我有个朋友曾说,衡量一个人可不可靠的重要指标,就是看他有没有长期的朋友,念旧的人多半有义气,和这种人交往肯定不亏。我听了也觉得是,想想不禁得意起来,因为我身边多的是认识几十年的朋友,从小一起长大,到现在都有联繫。

谭俊就是其中一个,我们的交情从出生就开始了;他比我小三天,生产的时候,我们的妈妈在隔壁病床,两个婴儿同住一个保温箱。我们的妈妈是同事,两家是邻居,他和我读同一间幼儿园和小学,而且还同班,不仅如此,他的初恋对象还是我的好朋友,我自认当时对他们的感情提供了不可抹灭的贡献。

每次讲到这里,谭俊就会哧之以鼻:「像什幺?」

我振振有词:「你记不记得那时候同班的一个女生,胖胖的很可爱,写得一手好书法?」

他回忆一下:「好像有,干嘛?」

我很得意:「那时候她也喜欢你,我怕桃花太多形象不好,所以和她说你喜欢男生。」

谭俊的手劲很大,一捏能让别人的手臂瘀青,别问我怎幺知道的。

我和他能做这幺久的朋友,除了地利之便,还和谭俊的妈妈有很大的关係。谭妈妈出名的会做菜,一味简单的牛肉麵闻香十里,每次她上市场买牛腱牛筋,下午开始炖肉的时候,整条巷子的小孩都坐立不安。谭妈妈有时会多煮,在开饭前送给街坊邻居,可她端着锅,胖胖的身影从来晚不曾出现在我家门口。

事情是这样的,我爸胆固醇高,不太能吃红肉,可他又总嘴馋,偷偷在外面买牛肉乾。我妈老为了这点和他吵架,大概也和谭妈妈抱怨过,所以她很贴心地跳过我们家;毕竟为一锅牛肉发动家庭革命,是滑稽而可笑的。

不过每次牛肉香飘过来,我就会开始疼,头疼手疼肚子疼,总之全身不舒服,晚餐也吃不下,非得到外面晃一圈,顺便去谭家揩点油才会好起来。

有次我準备鬼鬼祟祟出门,正在小心翼翼穿鞋,后面突然出现一把声音:「妳要去哪?」

我吓得跳起来,回头一看是我爸,连忙拍着胸口:「我、我出去散步。」

他没多说,自顾自在玄关坐下,也开始穿鞋:「我也去。」

我顿时暗叹时不我予,正苦思该怎幺办的时候,我爸的肚子突然咕噜一声。

「老爸,莫非你...」我指着他,他有点不好意思,嘿嘿嘿地笑。

我放心了,继续穿鞋,突然父女俩背后出现一把声音:「你要去哪里?」

我们吓得跳起来,回头一看是我妈,我爸语塞,我趁机往外钻,一路笑着跑到谭家。

谭俊家门口用铁栅栏围着,我没有钥匙,但早就知道开锁的窍门,我在门口大喊谭伯伯谭妈妈我来啦!也不等谁回答,就把纱窗门打开,逕自往餐厅走。

谭妈妈总是温柔笑着,口气莫可奈何:「又装病不吃晚饭了?」

谭家有三口人,桌子有一边是空着的,虽然没人坐,可总早早摆好一碗热腾腾的牛肉麵。我搂着谭妈妈撒娇,迅速坐下準备开动,谭俊会瞪我一眼,故意伸出手来和我要钱:「一百块。」

我一掌拍在他手上,他马上将手缩回,我有时候挥空,有时候真能打到他。

谭家的牛肉麵实在太好吃,后来我出国读书,最怀念的就是那碗又香又浓的牛肉汤,和炖到软绵如口即化的牛筋牛腱。我在异乡四处寻找卖牛肉麵的餐厅,试过好几家都失望;老实说也不是不好吃,可我总觉得味道不对。

毕业后我回亚洲,和谭家不再是邻居,不过谭俊和我还保持着联繫,我每次发什幺状态,可爱的谭妈妈一次都不会落下,总是忙不迭点讚。

2.

谭俊小时候长得很可爱,圆脸大眼睛,秀气得有几分像女孩子,长大后样子没怎幺变,却没有延续童年的桃花运。身为独子,到了三十几岁还孤家寡人,家里总有点急。

有天谭妈妈打给我,就是为了这个事情,她花了一个多小时和我抱怨谭俊,最后说:「妳认识的女孩子多,给我们这个不长进的儿子介绍一个吧!」

我手足无措,不知道怎幺回绝这件吃力不讨好的差使。

「谭妈妈,是这样的,我身边的女孩子应该都不是谭俊的菜,」我很为难:「谭俊最不喜欢别人介绍,我怕弄得不好,到时候朋友都没得做。」

「什幺菜不菜,我就搞不懂你们年轻人了,人能用一盘菜来形容吗?」她不高兴:「而且我管他爱什幺菜,他现在就是一个乞丐,给什幺吃什幺,还挑?!」

我尴尬地笑,心想这种话可别让人家女生听见,不然铁定得和我绝交。

「妳放心,有我呢!就算不适合,他不敢怪妳的,」谭妈妈豪气万丈,我在电话那头几乎能听见她拍胸脯的声音:「如果真的成了,好处少不了妳的。」

「这...谭妈妈真的不行,我不是那种人...」

「今天晚上我就给妳送一锅牛肉汤去。」

「谭妈妈下个周末谭俊有空吗?」

俗话说吃人的嘴短,因此我的效率很高,过几天就约了谭俊出来,带上一个千挑万选的女生朋友。小君是个很清秀的女孩子,年纪比我们小一点,可人特别天真。我前思后想,谭俊是我兄弟,谭妈妈又对我那幺好,长辈一定不喜欢浓妆豔抹太世故的女生,还是单纯一点,起码不会骗谭俊什幺。

加上谭妈妈一直想抱孙子,我不好意思地盘算,年纪轻一点的女生,应该可以多生几个吧?

考虑得那幺详尽,我不是不觉得自己像个妈妈桑。

那天大家聊得很愉快,饭后小君和谭俊交换了电话,她说要去买点东西,于是谭俊开车送我回家。我坐在副驾,车上只有两个人,于是我礼貌地将手机放进包包里。

「我妈是不是打过电话,要妳介绍女生给我?」车子停在红灯前,他突然开口问我。

「啥?」我顿时后悔手机不在身边,想假装有电话进来都没办法,只好看着窗外装傻。

「还不承认?」他斜睨我一眼:「我妈又用牛肉汤贿络妳对不对?」

「你想把汤拿回去已经来不及了,我早就吃光了。」

「没出息,」他哼了一声,继续往前开,小小的空间内充斥着尴尬的安静,到了目的地我胡乱和他说了再见就要下车,在钻出去前听见他充满笑意的声音。

「谢谢。」

谭妈妈,幸不辱命。

之后小君和谭俊开始联繫,他们单独出去过几次,据说一周也会聊几次天,听起来进展得很顺利,可我有次问谭俊,他却沉默不语。

「妳知道她有个前男友吗?」他。

「.....谁没有前男友?」

「不是普通的前男友,是刚分手的,交往过八年的,订过婚的前男友。」

「小君和你说的?」我问,他点点头,我有点歉意:「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问过她,她说现在单身,也不算骗人啊!」

谭俊看着我,表情比想像的更惨痛。

「哎呀这有什幺,都过去的事了,」我安慰他:「现在都什幺年代了,你喜欢就好,管她是订过婚离过婚还是指腹为婚?」

「不,没有过去,」他低声回答我:「她还是喜欢那个人,她亲口告诉我的。」

小君与前男友解除婚约是半年前的事,据说是男生劈腿被抓到,发现方式很惨烈的那种,而且不是第一次。她把戒指归还,搬出两个人的家,甚至连工作都换了,却没有开始新生活。

说时间治癒一切伤痕的人,其实高估了光阴的力量。有些人一但心碎,走到哪都像缺了一块;你看,时光不见得总是好东西,日子过得越久,越深刻明白失去的从此再也回不来。

其实那个男的也没什幺好,长得一般,工作什幺的也很普通,但人挺幽默,大约有些话术。真不是我偏心,看了照片之后,怎幺都觉得谭俊胜对方不只一点半点。

可我怎幺想不重要,谁条件更优也不重要,小君就是喜欢他,谁也没办法。

「你是不是说话不够好笑?」我曾经努力帮谭俊想办法:「你知道,别说女人了,其实人都一样,容易被有趣的人吸引。」

「我还不够幽默啊!」他抓着头髮:「我一天到晚背笑话看相声,再这样下去都可以参加欢乐喜剧人了好吗?」

「那一定是你说话太好笑了,」我再出主意:「你知道,太油嘴滑舌的人,容易让女生觉得不诚恳,对谁都耍嘴皮子。」

「.....妳的读者是买来的吧?」

我也知道感情的事别人很难帮忙,可这两个人是我介绍的,总觉得对他们的进展有责任。

3.

后来他们还是在一起了,过程我没多问,但谭妈妈喜心翻倒,对我千谢万谢。她问我现在年轻人喜欢到哪家酒店办婚礼,我骇笑回答,谭妈妈妳会不会太急了。

她被我一提醒,呵呵地笑着:「对对对,妳看我都糊涂了,应该先去看戒指才对。」

谭俊是真的喜欢小君,想尽最不俗气的方法让她开心。小君像个小孩子,之前迷上电子宠物,就是小时候我们玩过的那种掌上型玩具,不过花样多得多。她上网看攻略,发现用电子感应器刷,一万次之后宠物的住家会变成宫殿,于是她傻呼呼地,午休在公司大楼的电梯里站了一个多小时,才刷了一千多次,还被以为是电梯小姐。

谭俊知道了,和坐门控的朋友借来一个电子锁样品,笑咪咪地在小君下班时送过去,陪她在车上不停哔哔哔,直到小小的萤幕上出现一座华丽的白色城堡。小君开心得不得了,伸手搂住谭俊的脖子,不停嚷着谢谢你。

我知道这件事之后,笑着和谭俊说,你这样把她当孩子,也不怕把她宠坏。他温柔地笑,说哪里就宠了,不过是喜欢看她笑而已,她笑起来真好看。

原本我也以为两个人就会这样顺利,谭妈妈的梦想触手可及,可有天晚上,小君哭着打电话给谭俊,说她前男友喝醉了和人发生争执,现在被警察拘留,她六神无主,三更半夜不知道能找谁。

谭俊说,别慌,一定没事的,我接妳去警察局吧!

周末晚上的警察局很乱,到处都是大吵大闹的醉鬼流浪汉,谭俊跟在小君后面,看着她匆忙奔进大门,四处张望,很快认出一个手臂流血脸上青肿的男人,她顿时泪流满面,扑过去半跪在他身前。

一个警察走过来问谭俊:「你们是他的家属吗?他喝多了,话都说不清楚,我们最后能听到的,就是这个小姐的电话。」

谭俊点点头,帮着小君把前男友安置好,回小君家的路上,两个人都没说话;他不知道说什幺,小君不知道该怎幺说。

到家了,她却没下车,最后吐出三个字:「谢谢你。」

他低头笑了一下,突然想到上次她对他说这句话时的语气,和现在天差地远。

「我.....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她哭了。

「没关係,」谭俊拍拍她:「妳去吧!我妈那里,我去说。」

谭俊把这件事告诉我的时候,已经是一周后了,我想不出什幺话安慰他,只能很老套地说也好,感情不能勉强。

「我不懂的是,为什幺人家都说言语是苍白无力的,」他苦笑着:「她的对不起,明明让我万箭穿心。」

过了几天,谭妈妈打来给我,受谭俊的嘱咐,我不敢说真话,只好随便编了个理由,说唉呀谭妈妈他们不合适,人家女生不喜欢小孩,结婚了妳也抱不到孙子的。

她很失望地说这样啊!就挂了电话。

4.

从此之后,我们都很识趣,不在谭俊前面提小君的名字。私底下偶尔也会讨论,朋友说妳看做好人,细心体贴有什幺用,女生还是喜欢坏男人。

我说才不是呢,坏男人有什幺好,会喜欢坏男人的都是犯.....傻了吧!

我本来想说犯贱的,可突然想起之前小君与谭俊在一起的时候,有次谭俊要出差,我去他家拿东西,看见应该要整理行李的他端坐在电视萤幕前面打游戏,在卧室与摊开的旅行箱之间忙进忙出的人是小君。

我说喂喂喂这也太过分了吧!你手是断了吗?

谭俊嘿嘿傻笑,小君软软地絮叨着,零钱放在这,袜子在深色袋子里,这两捲是T恤,感冒药过敏药在夹层,别掉了。

我实在狠不下心用难听的字眼,形容这幺温柔的女孩子。

过了几个月,谭俊升官加薪,我笑他说情场失意职场得意,他回我一句去死。那天我们几个朋友订了一间餐厅要帮他庆祝,他问能不能带他妈妈来,她喜欢那家的川菜,我们当然说好。

大家到齐了,菜陆续上来,可谭妈妈还没出现,谭俊说没关係的,她说路上堵车会晚一点到,让我们先吃吧!

就在这个时候,餐厅门口出现谭妈妈的身影,我们正準备站起来迎接,她身型一动,后面出现一个人,居然是小君。

我们全呆住了,僵在当场,大家成半蹲的姿势,有人手上还拿着筷子。

「听说你升职了,恭喜。」

「妳是专程来祝福我的吗?」谭俊很冷静:「谢谢妳。」

「不,」她摇摇头:「我是专程来拜託你的。」

「对不起,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谭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一把将小君抱住,我们挥着筷子欢声雷动,眼角撇见站在一旁的谭妈妈,对我挤了几眼睛。

我服了,姜还是老的辣。

5.

小君和谭俊结婚的那天,是一个五月,我被指派做女傧相,下午就到场帮忙。他们请的婚礼顾问很强势,身穿黑色裤装手上拿着时间表,要求每个人务必随时听令,分秒不差;虽然这是专业的表现,可恍惚间总让我觉得有点像行军,不是结婚。

终于我们在傍晚找了个机会偷溜出去透气,谭俊在阳台上抽菸,我穿着缎製的小礼服欣赏万里无云的天空。

「我真佩服你妈,」我笑着对他说:「她是怎幺把小君哄回来的?」

「我妈啊,她居然登入我的电脑,在社交网路上找到小君,知道小君在哪里工作之后,去人家办公室楼下等,」他苦笑着摇头:「小君看到她吓了一跳,她说等得口乾舌燥,硬把小君拉到附近的咖啡厅,叽哩瓜拉说了一大堆。」

「她说不想生孩子没关係的,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女人有自己的事业和人生,谭妈妈不会强迫的。」

「妳知道我爸走的早,我妈本来说我婚后要一起住的,可她和小君说,年轻人喜欢小家庭,要是以后结婚,我们自己搬开住,自由点。她还有点老本,可以给我们买房子,别离她太远就行,这样她还能帮我们煮饭,拿给我们吃。」

「我煮的菜可好吃了,妳考虑一下我家那个傻儿子吧!」谭妈妈抓着小君的手:「以后谭妈妈每个礼拜都炖牛肉汤给妳吃。」

小君想了想,很真诚地回答:「那.....以后就麻烦谭妈妈了。」

听到这里我虽然感动,可总觉得有点那个;因为牛肉汤而答应和一个人在一起,这不是个母爱感动天的故事,就是个卖炖锅的的广告吧!

我承认谭家的牛肉很好吃,但因为妈妈的手艺而挽回前任,简直匪夷所思。

「所以.....你是靠你妈的牛肉汤让小君回心转意?」

「妳不知道,」谭俊神情悠然,吐出最后一口菸,把菸蒂捻熄之后,转过来看我。

「小君是吃素的。」

这时婚顾气急败坏地冲出来,要我们回去就位,谭俊唯唯诺诺,一边小跑一边拉着领结。我一向不相信破镜重圆,可我看着他背影都透露着快乐的样子,心想说不定啊,说不定这一对可以走很远。

那些天长地久的感情,一开始都不是摩拳擦掌的;不是第一天在一起,就暗自下定决心,咬牙切齿说,我们一定要做龙捲风都打不甩的恋人。

能爱到最后的,都是不计较输赢的,没有傲娇不摆架子,给个台阶就咚咚咚下来了;更有的时候都不用那幺麻烦,你稍稍回个头,我就自己搬个箱子站回地上了。

哪有一帆风顺的感情啊,谁都想要原则和面子,但人们总特别珍惜例外和牺牲。

我知道直线的人生最轻鬆,可有时候面对着九弯十八拐的路,我还是毅然决定开步走。

因为,说不定啊!

说不定终点有你。


Y蕙生活 341℃ 88评论

1.

我有个朋友曾说,衡量一个人可不可靠的重要指标,就是看他有没有长期的朋友,念旧的人多半有义气,和这种人交往肯定不亏。我听了也觉得是,想想不禁得意起来,因为我身边多的是认识几十年的朋友,从小一起长大,到现在都有联繫。

谭俊就是其中一个,我们的交情从出生就开始了;他比我小三天,生产的时候,我们的妈妈在隔壁病床,两个婴儿同住一个保温箱。我们的妈妈是同事,两家是邻居,他和我读同一间幼儿园和小学,而且还同班,不仅如此,他的初恋对象还是我的好朋友,我自认当时对他们的感情提供了不可抹灭的贡献。

每次讲到这里,谭俊就会哧之以鼻:「像什幺?」

我振振有词:「你记不记得那时候同班的一个女生,胖胖的很可爱,写得一手好书法?」

他回忆一下:「好像有,干嘛?」

我很得意:「那时候她也喜欢你,我怕桃花太多形象不好,所以和她说你喜欢男生。」

谭俊的手劲很大,一捏能让别人的手臂瘀青,别问我怎幺知道的。

我和他能做这幺久的朋友,除了地利之便,还和谭俊的妈妈有很大的关係。谭妈妈出名的会做菜,一味简单的牛肉麵闻香十里,每次她上市场买牛腱牛筋,下午开始炖肉的时候,整条巷子的小孩都坐立不安。谭妈妈有时会多煮,在开饭前送给街坊邻居,可她端着锅,胖胖的身影从来晚不曾出现在我家门口。

事情是这样的,我爸胆固醇高,不太能吃红肉,可他又总嘴馋,偷偷在外面买牛肉乾。我妈老为了这点和他吵架,大概也和谭妈妈抱怨过,所以她很贴心地跳过我们家;毕竟为一锅牛肉发动家庭革命,是滑稽而可笑的。

不过每次牛肉香飘过来,我就会开始疼,头疼手疼肚子疼,总之全身不舒服,晚餐也吃不下,非得到外面晃一圈,顺便去谭家揩点油才会好起来。

有次我準备鬼鬼祟祟出门,正在小心翼翼穿鞋,后面突然出现一把声音:「妳要去哪?」

我吓得跳起来,回头一看是我爸,连忙拍着胸口:「我、我出去散步。」

他没多说,自顾自在玄关坐下,也开始穿鞋:「我也去。」

我顿时暗叹时不我予,正苦思该怎幺办的时候,我爸的肚子突然咕噜一声。

「老爸,莫非你...」我指着他,他有点不好意思,嘿嘿嘿地笑。

我放心了,继续穿鞋,突然父女俩背后出现一把声音:「你要去哪里?」

我们吓得跳起来,回头一看是我妈,我爸语塞,我趁机往外钻,一路笑着跑到谭家。

谭俊家门口用铁栅栏围着,我没有钥匙,但早就知道开锁的窍门,我在门口大喊谭伯伯谭妈妈我来啦!也不等谁回答,就把纱窗门打开,逕自往餐厅走。

谭妈妈总是温柔笑着,口气莫可奈何:「又装病不吃晚饭了?」

谭家有三口人,桌子有一边是空着的,虽然没人坐,可总早早摆好一碗热腾腾的牛肉麵。我搂着谭妈妈撒娇,迅速坐下準备开动,谭俊会瞪我一眼,故意伸出手来和我要钱:「一百块。」

我一掌拍在他手上,他马上将手缩回,我有时候挥空,有时候真能打到他。

谭家的牛肉麵实在太好吃,后来我出国读书,最怀念的就是那碗又香又浓的牛肉汤,和炖到软绵如口即化的牛筋牛腱。我在异乡四处寻找卖牛肉麵的餐厅,试过好几家都失望;老实说也不是不好吃,可我总觉得味道不对。

毕业后我回亚洲,和谭家不再是邻居,不过谭俊和我还保持着联繫,我每次发什幺状态,可爱的谭妈妈一次都不会落下,总是忙不迭点讚。

2.

谭俊小时候长得很可爱,圆脸大眼睛,秀气得有几分像女孩子,长大后样子没怎幺变,却没有延续童年的桃花运。身为独子,到了三十几岁还孤家寡人,家里总有点急。

有天谭妈妈打给我,就是为了这个事情,她花了一个多小时和我抱怨谭俊,最后说:「妳认识的女孩子多,给我们这个不长进的儿子介绍一个吧!」

我手足无措,不知道怎幺回绝这件吃力不讨好的差使。

「谭妈妈,是这样的,我身边的女孩子应该都不是谭俊的菜,」我很为难:「谭俊最不喜欢别人介绍,我怕弄得不好,到时候朋友都没得做。」

「什幺菜不菜,我就搞不懂你们年轻人了,人能用一盘菜来形容吗?」她不高兴:「而且我管他爱什幺菜,他现在就是一个乞丐,给什幺吃什幺,还挑?!」

我尴尬地笑,心想这种话可别让人家女生听见,不然铁定得和我绝交。

「妳放心,有我呢!就算不适合,他不敢怪妳的,」谭妈妈豪气万丈,我在电话那头几乎能听见她拍胸脯的声音:「如果真的成了,好处少不了妳的。」

「这...谭妈妈真的不行,我不是那种人...」

「今天晚上我就给妳送一锅牛肉汤去。」

「谭妈妈下个周末谭俊有空吗?」

俗话说吃人的嘴短,因此我的效率很高,过几天就约了谭俊出来,带上一个千挑万选的女生朋友。小君是个很清秀的女孩子,年纪比我们小一点,可人特别天真。我前思后想,谭俊是我兄弟,谭妈妈又对我那幺好,长辈一定不喜欢浓妆豔抹太世故的女生,还是单纯一点,起码不会骗谭俊什幺。

加上谭妈妈一直想抱孙子,我不好意思地盘算,年纪轻一点的女生,应该可以多生几个吧?

考虑得那幺详尽,我不是不觉得自己像个妈妈桑。

那天大家聊得很愉快,饭后小君和谭俊交换了电话,她说要去买点东西,于是谭俊开车送我回家。我坐在副驾,车上只有两个人,于是我礼貌地将手机放进包包里。

「我妈是不是打过电话,要妳介绍女生给我?」车子停在红灯前,他突然开口问我。

「啥?」我顿时后悔手机不在身边,想假装有电话进来都没办法,只好看着窗外装傻。

「还不承认?」他斜睨我一眼:「我妈又用牛肉汤贿络妳对不对?」

「你想把汤拿回去已经来不及了,我早就吃光了。」

「没出息,」他哼了一声,继续往前开,小小的空间内充斥着尴尬的安静,到了目的地我胡乱和他说了再见就要下车,在钻出去前听见他充满笑意的声音。

「谢谢。」

谭妈妈,幸不辱命。

之后小君和谭俊开始联繫,他们单独出去过几次,据说一周也会聊几次天,听起来进展得很顺利,可我有次问谭俊,他却沉默不语。

「妳知道她有个前男友吗?」他。

「.....谁没有前男友?」

「不是普通的前男友,是刚分手的,交往过八年的,订过婚的前男友。」

「小君和你说的?」我问,他点点头,我有点歉意:「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问过她,她说现在单身,也不算骗人啊!」

谭俊看着我,表情比想像的更惨痛。

「哎呀这有什幺,都过去的事了,」我安慰他:「现在都什幺年代了,你喜欢就好,管她是订过婚离过婚还是指腹为婚?」

「不,没有过去,」他低声回答我:「她还是喜欢那个人,她亲口告诉我的。」

小君与前男友解除婚约是半年前的事,据说是男生劈腿被抓到,发现方式很惨烈的那种,而且不是第一次。她把戒指归还,搬出两个人的家,甚至连工作都换了,却没有开始新生活。

说时间治癒一切伤痕的人,其实高估了光阴的力量。有些人一但心碎,走到哪都像缺了一块;你看,时光不见得总是好东西,日子过得越久,越深刻明白失去的从此再也回不来。

其实那个男的也没什幺好,长得一般,工作什幺的也很普通,但人挺幽默,大约有些话术。真不是我偏心,看了照片之后,怎幺都觉得谭俊胜对方不只一点半点。

可我怎幺想不重要,谁条件更优也不重要,小君就是喜欢他,谁也没办法。

「你是不是说话不够好笑?」我曾经努力帮谭俊想办法:「你知道,别说女人了,其实人都一样,容易被有趣的人吸引。」

「我还不够幽默啊!」他抓着头髮:「我一天到晚背笑话看相声,再这样下去都可以参加欢乐喜剧人了好吗?」

「那一定是你说话太好笑了,」我再出主意:「你知道,太油嘴滑舌的人,容易让女生觉得不诚恳,对谁都耍嘴皮子。」

「.....妳的读者是买来的吧?」

我也知道感情的事别人很难帮忙,可这两个人是我介绍的,总觉得对他们的进展有责任。

3.

后来他们还是在一起了,过程我没多问,但谭妈妈喜心翻倒,对我千谢万谢。她问我现在年轻人喜欢到哪家酒店办婚礼,我骇笑回答,谭妈妈妳会不会太急了。

她被我一提醒,呵呵地笑着:「对对对,妳看我都糊涂了,应该先去看戒指才对。」

谭俊是真的喜欢小君,想尽最不俗气的方法让她开心。小君像个小孩子,之前迷上电子宠物,就是小时候我们玩过的那种掌上型玩具,不过花样多得多。她上网看攻略,发现用电子感应器刷,一万次之后宠物的住家会变成宫殿,于是她傻呼呼地,午休在公司大楼的电梯里站了一个多小时,才刷了一千多次,还被以为是电梯小姐。

谭俊知道了,和坐门控的朋友借来一个电子锁样品,笑咪咪地在小君下班时送过去,陪她在车上不停哔哔哔,直到小小的萤幕上出现一座华丽的白色城堡。小君开心得不得了,伸手搂住谭俊的脖子,不停嚷着谢谢你。

我知道这件事之后,笑着和谭俊说,你这样把她当孩子,也不怕把她宠坏。他温柔地笑,说哪里就宠了,不过是喜欢看她笑而已,她笑起来真好看。

原本我也以为两个人就会这样顺利,谭妈妈的梦想触手可及,可有天晚上,小君哭着打电话给谭俊,说她前男友喝醉了和人发生争执,现在被警察拘留,她六神无主,三更半夜不知道能找谁。

谭俊说,别慌,一定没事的,我接妳去警察局吧!

周末晚上的警察局很乱,到处都是大吵大闹的醉鬼流浪汉,谭俊跟在小君后面,看着她匆忙奔进大门,四处张望,很快认出一个手臂流血脸上青肿的男人,她顿时泪流满面,扑过去半跪在他身前。

一个警察走过来问谭俊:「你们是他的家属吗?他喝多了,话都说不清楚,我们最后能听到的,就是这个小姐的电话。」

谭俊点点头,帮着小君把前男友安置好,回小君家的路上,两个人都没说话;他不知道说什幺,小君不知道该怎幺说。

到家了,她却没下车,最后吐出三个字:「谢谢你。」

他低头笑了一下,突然想到上次她对他说这句话时的语气,和现在天差地远。

「我.....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她哭了。

「没关係,」谭俊拍拍她:「妳去吧!我妈那里,我去说。」

谭俊把这件事告诉我的时候,已经是一周后了,我想不出什幺话安慰他,只能很老套地说也好,感情不能勉强。

「我不懂的是,为什幺人家都说言语是苍白无力的,」他苦笑着:「她的对不起,明明让我万箭穿心。」

过了几天,谭妈妈打来给我,受谭俊的嘱咐,我不敢说真话,只好随便编了个理由,说唉呀谭妈妈他们不合适,人家女生不喜欢小孩,结婚了妳也抱不到孙子的。

她很失望地说这样啊!就挂了电话。

4.

从此之后,我们都很识趣,不在谭俊前面提小君的名字。私底下偶尔也会讨论,朋友说妳看做好人,细心体贴有什幺用,女生还是喜欢坏男人。

我说才不是呢,坏男人有什幺好,会喜欢坏男人的都是犯.....傻了吧!

我本来想说犯贱的,可突然想起之前小君与谭俊在一起的时候,有次谭俊要出差,我去他家拿东西,看见应该要整理行李的他端坐在电视萤幕前面打游戏,在卧室与摊开的旅行箱之间忙进忙出的人是小君。

我说喂喂喂这也太过分了吧!你手是断了吗?

谭俊嘿嘿傻笑,小君软软地絮叨着,零钱放在这,袜子在深色袋子里,这两捲是T恤,感冒药过敏药在夹层,别掉了。

我实在狠不下心用难听的字眼,形容这幺温柔的女孩子。

过了几个月,谭俊升官加薪,我笑他说情场失意职场得意,他回我一句去死。那天我们几个朋友订了一间餐厅要帮他庆祝,他问能不能带他妈妈来,她喜欢那家的川菜,我们当然说好。

大家到齐了,菜陆续上来,可谭妈妈还没出现,谭俊说没关係的,她说路上堵车会晚一点到,让我们先吃吧!

就在这个时候,餐厅门口出现谭妈妈的身影,我们正準备站起来迎接,她身型一动,后面出现一个人,居然是小君。

我们全呆住了,僵在当场,大家成半蹲的姿势,有人手上还拿着筷子。

「听说你升职了,恭喜。」

「妳是专程来祝福我的吗?」谭俊很冷静:「谢谢妳。」

「不,」她摇摇头:「我是专程来拜託你的。」

「对不起,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谭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一把将小君抱住,我们挥着筷子欢声雷动,眼角撇见站在一旁的谭妈妈,对我挤了几眼睛。

我服了,姜还是老的辣。

5.

小君和谭俊结婚的那天,是一个五月,我被指派做女傧相,下午就到场帮忙。他们请的婚礼顾问很强势,身穿黑色裤装手上拿着时间表,要求每个人务必随时听令,分秒不差;虽然这是专业的表现,可恍惚间总让我觉得有点像行军,不是结婚。

终于我们在傍晚找了个机会偷溜出去透气,谭俊在阳台上抽菸,我穿着缎製的小礼服欣赏万里无云的天空。

「我真佩服你妈,」我笑着对他说:「她是怎幺把小君哄回来的?」

「我妈啊,她居然登入我的电脑,在社交网路上找到小君,知道小君在哪里工作之后,去人家办公室楼下等,」他苦笑着摇头:「小君看到她吓了一跳,她说等得口乾舌燥,硬把小君拉到附近的咖啡厅,叽哩瓜拉说了一大堆。」

「她说不想生孩子没关係的,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女人有自己的事业和人生,谭妈妈不会强迫的。」

「妳知道我爸走的早,我妈本来说我婚后要一起住的,可她和小君说,年轻人喜欢小家庭,要是以后结婚,我们自己搬开住,自由点。她还有点老本,可以给我们买房子,别离她太远就行,这样她还能帮我们煮饭,拿给我们吃。」

「我煮的菜可好吃了,妳考虑一下我家那个傻儿子吧!」谭妈妈抓着小君的手:「以后谭妈妈每个礼拜都炖牛肉汤给妳吃。」

小君想了想,很真诚地回答:「那.....以后就麻烦谭妈妈了。」

听到这里我虽然感动,可总觉得有点那个;因为牛肉汤而答应和一个人在一起,这不是个母爱感动天的故事,就是个卖炖锅的的广告吧!

我承认谭家的牛肉很好吃,但因为妈妈的手艺而挽回前任,简直匪夷所思。

「所以.....你是靠你妈的牛肉汤让小君回心转意?」

「妳不知道,」谭俊神情悠然,吐出最后一口菸,把菸蒂捻熄之后,转过来看我。

「小君是吃素的。」

这时婚顾气急败坏地冲出来,要我们回去就位,谭俊唯唯诺诺,一边小跑一边拉着领结。我一向不相信破镜重圆,可我看着他背影都透露着快乐的样子,心想说不定啊,说不定这一对可以走很远。

那些天长地久的感情,一开始都不是摩拳擦掌的;不是第一天在一起,就暗自下定决心,咬牙切齿说,我们一定要做龙捲风都打不甩的恋人。

能爱到最后的,都是不计较输赢的,没有傲娇不摆架子,给个台阶就咚咚咚下来了;更有的时候都不用那幺麻烦,你稍稍回个头,我就自己搬个箱子站回地上了。

哪有一帆风顺的感情啊,谁都想要原则和面子,但人们总特别珍惜例外和牺牲。

我知道直线的人生最轻鬆,可有时候面对着九弯十八拐的路,我还是毅然决定开步走。

因为,说不定啊!

说不定终点有你。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