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蕙生活 >感觉班雅明:《班雅明传-批判的观察》 >

感觉班雅明:《班雅明传-批判的观察》

感觉班雅明:《班雅明传-批判的观察》

Ilit Ferber

译|睫状肌

  班雅明曾经提过,他给自己定下的一条重要写作规则,「假如我的写作好过我这个世代的大部分作家,这很大一部分归功于,这二十年来我严格奉行的这个小法则:除了书信以外,绝对不用『我』这个字。我允许自己不管这条法则的例外次数屈指可算。」

  即便有这种严厉自我管理的基调,以及确实奉行法则的事实(很容易就从「我」在他作品的出现次数来断定),令人讶异的是,班雅明写了非常多的关乎个人的自传性文本,最知名的就是他的童年回忆,还有他对柏林这座城市别具一格的个人印象。

  这些文本都充满对思想、感觉与感受,敏锐且细腻的描述,交织着鉅细靡遗的个人回忆与意象,特别是,在他心中所触发的丰沛情感世界。

  主体性及感受,与对避免使用「我」(甚至可说是迴避),严厉近乎刻苦的坚持,之间的内在张力,不仅仅只是我们在理解班雅明时,一个难解的谜,这个张力关係,对于理解感受(affect)在班雅明作品中所扮演的角色,是非常重要的,而且,这也揭露了心理分析思想框架之外的,感受性(affectivity)複杂费解的特有结构。

  感受的优势地位与对主体性的批判,两者之间的关係,非常有意思地对应到班雅明在反思康德哲学时,宣称自己所要承担的任务。早在他1918年的〈谈未来哲学方针〉一文中,班雅明就对康德坚持在一个科学与实证模式之上,建构经验及其与知识的关係,感到忧虑。班雅明认为康德忽略了在知识论界限之外,经验更为丰富与深刻的形而上内涵。他批评康德的经验概念,是一种「赤裸、原始又不证自明」的结构,「差不多被消解成意义的最低量度」,班雅明对这个问题有很多阐释,其中最相关的是,班雅明把康德式经验说成一种「儘管用尽各种办法,康德最终无力克服的某种主体与客体的关係」。

  即便批评康德对主体性问题的处理,班雅明为他所谓「未来哲学」所设下的任务,并没有完全摆脱主体,相反,他所寻找的是「对于主客体来说全然中立」的自主场域,这个中立指的不是对主体或客体本身的中立,而是对其「概念」──康德以非常侷限的方式所构思的,两者之间的关係──的中立。

  这幺看来,班雅明自己的任务会是重新界定这些概念与主客体之间的关係,主客体之间将能够摆脱压迫与置疑性主体,摆脱孤立自生存在客体的实证与意图性知识,而具有某种谐洽。虽然班雅明很明显跟海德格一样批判主体性,但他坚持保留主客体,这给我们在海德格的此在之外,另一种颇具启发的思考。

  我们要跟主客体的双元对立保持距离,但同时,也要留意,对班雅明来说,感受所扮演的角色。关键在于区别主体的情绪与心理状态,以及情调(mood; Stimmung);也就是区别情绪的意图性结构,以及情调的非意图性形构,后者指涉的是,我们并非有意识地被某个特定客体所影响,而是被整个週身世界所感染。

感觉班雅明:《班雅明传-批判的观察》

  情调的重要性,在于它暂时悬置了主客体是否对立的问题,以及主体如何看待客体与被其影响的问题。Jennings与Eiland最近出版的班雅明传记(Walter Benjamin: A Critical Life),对于这个感受性问题,提供了切入点。

  这本传记努力尝试细緻区分班雅明的私人生活与他的写作,它说明了无法凝结在班雅明哲学成就的种种智识遭遇、朋友、锺爱的生活与思想,种种班雅明所感受的情感与关係等等。就其早年作品来说,班雅明对于忧郁的关注,其实是独立于他众所週知的晦暗与抑郁性格,还有他的悲剧性结局。忧郁不仅仅只是一种心理特质,更不是班雅明这个作家的病徵,它简直可以说是决定班雅明思想的原则。

  重要的任务是:把班雅明早期讨论康德论文中的格言,与其写作的内在悖论放在一起。换言之,要重新思考在班雅明书写中,种种非常突出的感受性与情感形象,以及在这些形象身后,对于主体性的批判。

  处理班雅明对感受性的理解,不仅仅只是理解其脉络(历史、政治或其他),这是一个绝不屈服于主客体苍白二元对立的「中立场域」,「情调」所开阔出的,是对理解班雅明,至关重要的,主体与客体丰沛的感受性世界。

书籍资讯

书名:《Walter Benjamin: A Critical Life》

作者:Howard Eiland、Michael W. Jennings

出版:Belknap Press

Y蕙生活 330℃ 90评论

感觉班雅明:《班雅明传-批判的观察》

Ilit Ferber

译|睫状肌

  班雅明曾经提过,他给自己定下的一条重要写作规则,「假如我的写作好过我这个世代的大部分作家,这很大一部分归功于,这二十年来我严格奉行的这个小法则:除了书信以外,绝对不用『我』这个字。我允许自己不管这条法则的例外次数屈指可算。」

  即便有这种严厉自我管理的基调,以及确实奉行法则的事实(很容易就从「我」在他作品的出现次数来断定),令人讶异的是,班雅明写了非常多的关乎个人的自传性文本,最知名的就是他的童年回忆,还有他对柏林这座城市别具一格的个人印象。

  这些文本都充满对思想、感觉与感受,敏锐且细腻的描述,交织着鉅细靡遗的个人回忆与意象,特别是,在他心中所触发的丰沛情感世界。

  主体性及感受,与对避免使用「我」(甚至可说是迴避),严厉近乎刻苦的坚持,之间的内在张力,不仅仅只是我们在理解班雅明时,一个难解的谜,这个张力关係,对于理解感受(affect)在班雅明作品中所扮演的角色,是非常重要的,而且,这也揭露了心理分析思想框架之外的,感受性(affectivity)複杂费解的特有结构。

  感受的优势地位与对主体性的批判,两者之间的关係,非常有意思地对应到班雅明在反思康德哲学时,宣称自己所要承担的任务。早在他1918年的〈谈未来哲学方针〉一文中,班雅明就对康德坚持在一个科学与实证模式之上,建构经验及其与知识的关係,感到忧虑。班雅明认为康德忽略了在知识论界限之外,经验更为丰富与深刻的形而上内涵。他批评康德的经验概念,是一种「赤裸、原始又不证自明」的结构,「差不多被消解成意义的最低量度」,班雅明对这个问题有很多阐释,其中最相关的是,班雅明把康德式经验说成一种「儘管用尽各种办法,康德最终无力克服的某种主体与客体的关係」。

  即便批评康德对主体性问题的处理,班雅明为他所谓「未来哲学」所设下的任务,并没有完全摆脱主体,相反,他所寻找的是「对于主客体来说全然中立」的自主场域,这个中立指的不是对主体或客体本身的中立,而是对其「概念」──康德以非常侷限的方式所构思的,两者之间的关係──的中立。

  这幺看来,班雅明自己的任务会是重新界定这些概念与主客体之间的关係,主客体之间将能够摆脱压迫与置疑性主体,摆脱孤立自生存在客体的实证与意图性知识,而具有某种谐洽。虽然班雅明很明显跟海德格一样批判主体性,但他坚持保留主客体,这给我们在海德格的此在之外,另一种颇具启发的思考。

  我们要跟主客体的双元对立保持距离,但同时,也要留意,对班雅明来说,感受所扮演的角色。关键在于区别主体的情绪与心理状态,以及情调(mood; Stimmung);也就是区别情绪的意图性结构,以及情调的非意图性形构,后者指涉的是,我们并非有意识地被某个特定客体所影响,而是被整个週身世界所感染。

感觉班雅明:《班雅明传-批判的观察》

  情调的重要性,在于它暂时悬置了主客体是否对立的问题,以及主体如何看待客体与被其影响的问题。Jennings与Eiland最近出版的班雅明传记(Walter Benjamin: A Critical Life),对于这个感受性问题,提供了切入点。

  这本传记努力尝试细緻区分班雅明的私人生活与他的写作,它说明了无法凝结在班雅明哲学成就的种种智识遭遇、朋友、锺爱的生活与思想,种种班雅明所感受的情感与关係等等。就其早年作品来说,班雅明对于忧郁的关注,其实是独立于他众所週知的晦暗与抑郁性格,还有他的悲剧性结局。忧郁不仅仅只是一种心理特质,更不是班雅明这个作家的病徵,它简直可以说是决定班雅明思想的原则。

  重要的任务是:把班雅明早期讨论康德论文中的格言,与其写作的内在悖论放在一起。换言之,要重新思考在班雅明书写中,种种非常突出的感受性与情感形象,以及在这些形象身后,对于主体性的批判。

  处理班雅明对感受性的理解,不仅仅只是理解其脉络(历史、政治或其他),这是一个绝不屈服于主客体苍白二元对立的「中立场域」,「情调」所开阔出的,是对理解班雅明,至关重要的,主体与客体丰沛的感受性世界。

书籍资讯

书名:《Walter Benjamin: A Critical Life》

作者:Howard Eiland、Michael W. Jennings

出版:Belknap Press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