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蕙生活 >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

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图片来源:unsplash

已是午夜阑珊的小酒吧里,最后剩下的几个熟客有一搭没一搭聊着,突然有人提起了你的名字。我说四、五年前有天晚上还在街上遇到过你。接着那人顿了顿,脸上闪过一丝欲言又止的表情。

「他已经走了。你不知道吗?」我怔住了,隔了几秒才咬着唇回问一句:怎幺走的?那人说,也是辗转听来的,不清楚。酒一下子醒了,拿出手机上网谷狗,只发现一、两条聊天留言提到这个消息,时间都已相隔久远。我心想,这真是你的风格,像是永远没人能摸清的谜。感觉胸前一阵纠闷,努力想记得,最后看见你的那天晚上,心想那应该就是你离去的前后。

继续喝酒唱歌的他们,不了解我的惊讶与不捨。那你呢?我的反应该是你意料之中的吧?我到底还是捨不得你的。竟然,你已经走了这幺久了。怎样?你们是有在一起过吗?有人问。没有。我们没有在一起过。我说。(向你告白过三次的这个人,你曾想过要跟他告别吗?)

人海中一鬆手就是生死茫茫。你其实早就与我无关了。我连你的电话号码都删了。

认识的当年,如今想来已宛如前世的上个世纪末,三十岁还不到,一群男生总爱把人家咖啡厅占到打烊,怎幺都不肯散。那年,我们都才刚发现自己,刚发现在这个城市里自己的同类。不同的背景,差不多的年纪,我们都陶醉在自己的青春里,仍相信传说中的爱情,即将会如同一阵清风拂来。我们的笑声里难掩那份迟来的羞怯与期盼......

风来花开,那样的季节还会远吗?

难道是,我们都终究没等到那一天?

竟是在这样一间沉暗氤氲的吧里得知你的离去,与记忆中的我们终究太格格不入了。二十几岁的大男生们,一九九○初风华时髦的台北,那才是属于这个故事的背景。快三十年了,圈内真正后来还会保持联络的,仍是初相识的一群。只是有人在北京,有人在上海,或北中南已分散在岛上的各处。后来的我们再也没有当年那种单纯的自信,都受伤了,都痛哭了,疯言疯语,逢场作戏,都结起了冷漠的痂。

后来,也只有与这几个老友碰面时才会向彼此揭开那些疮疤。

有些事只有我们懂。只有在上个世纪,第一次决定不再躲在暗处勇敢寻爱的我们才懂。你不知何时就已退场缺席,没有人知道你的近况,除了在广播里仍可听见你的声音,却从没注意到,你的节目不知哪时起已经从频道上消失了。此刻的我不知道是否要通知当年的其他人,他们势必不会如我,把你摆在心中如此之深的抽屉。

但是又该跟他们说什幺?直到你已离去,才发现对你的所知仍这幺有限。我甚至担心,在抽着菸想写下我们故事的此刻,会不会不小心透露了太多?

【书籍资讯】
《我将前往的远方》
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Y蕙生活 133℃ 29评论

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图片来源:unsplash

已是午夜阑珊的小酒吧里,最后剩下的几个熟客有一搭没一搭聊着,突然有人提起了你的名字。我说四、五年前有天晚上还在街上遇到过你。接着那人顿了顿,脸上闪过一丝欲言又止的表情。

「他已经走了。你不知道吗?」我怔住了,隔了几秒才咬着唇回问一句:怎幺走的?那人说,也是辗转听来的,不清楚。酒一下子醒了,拿出手机上网谷狗,只发现一、两条聊天留言提到这个消息,时间都已相隔久远。我心想,这真是你的风格,像是永远没人能摸清的谜。感觉胸前一阵纠闷,努力想记得,最后看见你的那天晚上,心想那应该就是你离去的前后。

继续喝酒唱歌的他们,不了解我的惊讶与不捨。那你呢?我的反应该是你意料之中的吧?我到底还是捨不得你的。竟然,你已经走了这幺久了。怎样?你们是有在一起过吗?有人问。没有。我们没有在一起过。我说。(向你告白过三次的这个人,你曾想过要跟他告别吗?)

人海中一鬆手就是生死茫茫。你其实早就与我无关了。我连你的电话号码都删了。

认识的当年,如今想来已宛如前世的上个世纪末,三十岁还不到,一群男生总爱把人家咖啡厅占到打烊,怎幺都不肯散。那年,我们都才刚发现自己,刚发现在这个城市里自己的同类。不同的背景,差不多的年纪,我们都陶醉在自己的青春里,仍相信传说中的爱情,即将会如同一阵清风拂来。我们的笑声里难掩那份迟来的羞怯与期盼......

风来花开,那样的季节还会远吗?

难道是,我们都终究没等到那一天?

竟是在这样一间沉暗氤氲的吧里得知你的离去,与记忆中的我们终究太格格不入了。二十几岁的大男生们,一九九○初风华时髦的台北,那才是属于这个故事的背景。快三十年了,圈内真正后来还会保持联络的,仍是初相识的一群。只是有人在北京,有人在上海,或北中南已分散在岛上的各处。后来的我们再也没有当年那种单纯的自信,都受伤了,都痛哭了,疯言疯语,逢场作戏,都结起了冷漠的痂。

后来,也只有与这几个老友碰面时才会向彼此揭开那些疮疤。

有些事只有我们懂。只有在上个世纪,第一次决定不再躲在暗处勇敢寻爱的我们才懂。你不知何时就已退场缺席,没有人知道你的近况,除了在广播里仍可听见你的声音,却从没注意到,你的节目不知哪时起已经从频道上消失了。此刻的我不知道是否要通知当年的其他人,他们势必不会如我,把你摆在心中如此之深的抽屉。

但是又该跟他们说什幺?直到你已离去,才发现对你的所知仍这幺有限。我甚至担心,在抽着菸想写下我们故事的此刻,会不会不小心透露了太多?

【书籍资讯】
《我将前往的远方》
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