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蕙生活 >愤怒日深的蓝领之歌:从《杯底不可饲金鱼》到《头家》 >

愤怒日深的蓝领之歌:从《杯底不可饲金鱼》到《头家》

愤怒日深的蓝领之歌:从《杯底不可饲金鱼》到《头家》 

  台语创作歌手施文彬上个月推出最新专辑《归组害了了》(亦即『全部完蛋』的意思),里头有一首歌〈头家〉,非常奇妙地使用了法国通俗钢琴家理察‧克莱德曼的〈秋日低语(A comme amour)〉,填上台语歌词,竟成为一首描述工人恳求老闆不要倒闭的歌曲。原有的中产阶级悠闲惬意消失殆尽,在MV中变成了蓝领工人养家活口的眼泪与象徵无情现实的暴雨。

  原曲的的优雅小调配合上呼应台湾现在劳工处境的歌词,描写工地工人按日发薪的写实画面,再加上失去工作后突如其来的暴雨,雨中无家可归的土狗,妻儿忧伤的表情,完全传达了经济萧条时代蓝领阶级的痛苦与悲哀。巧妙的是,「头家」一词在台语使用者的脉络中,原本就不只是指涉老闆,也指涉唱歌的工人本身,他是一家之主,是他妻子的「头家」。全文歌词如下:

头家 顶个月咱的生意做外多(老闆 上个月我们营业额多少呢?)

头家 顶个月咱的生意赚外多(老闆 上个月我们盈余有多少呢?)

头家 顶个月我的薪水还袂提(老闆 上个月的薪水还没领到)

甘有问题 为怎样你头犁犁 (没问题吧?为何你头低低?)

不知头家 这个月咱的生意减外多(老闆啊 不知道这个月我们营业额少了多少?)

头家 这个月咱的生意了外多  (老闆 这个月我们亏损多少?)

头家 这个月我的薪水扣外多  (老闆 这个月我的薪水会被扣多少?)

搁剩外多 吃泡麵甘有问题   (还剩多少?如果吃泡麵可以撑过去吗)

我 嘛知景气无外好过 是全世界的问题 (我 也知道景气不太好 是全世界的问题)

雄雄讲欲结束一切 实在使人惊一下 (突然说要结束一切 实在让人吓一跳)

我 并无计较彼呢多 希望你搁做头家(我啊 没有要计较那幺多 希望你继续当老闆)

大家继续打拼来做 不通放我孤一个  犀牛望月 (大家继续努力工作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看不见未来)

头家 顶个月我的薪水还袂提 (老闆 上个月我的薪水还没拿)

头家 这个月我的薪水还袂提 (老闆 这个月我的薪水也没拿)

头家 每个月厝内开销彼呢多 (老闆 每个月家里开销都很多)

靠我一个 连插翅拢袂飞   (只靠我一个人 插翅难飞)


啊~我厝内搁有老母甲老爸  (啊~我家里还有爸爸妈妈)

啊~我厝内搁有后生爱读册  (啊~我家里还有儿子要念书)

啊~我死会已经标甲变误会  (啊~我的会钱已经借到不能借了)

请问头家 为怎样你头犁犁  (请问老闆 你为何头低低?)

我 想到还袂纳的厝税 想到头路彼呢歹找 (我 想到还没缴的房租 想到工作那幺难找)

为着厝内大大细细 希望你搁做头家(为了家里老人小孩 希望你继续当我的老闆)

愤怒日深的蓝领之歌:从《杯底不可饲金鱼》到《头家》

  金曲奖作词者武雄与施文彬联手改造西洋音乐成为社会讽刺议题歌曲,已经不是第一次。1998年他们两人也改编了奥地利流行歌手Falco的德文歌曲〈Jeanny〉成为〈七仔〉,并且在歇斯底里的男子威胁要为情自杀背景中加入了反映时政的口白:「记咧彼工你有亲嘴讲过,讲若想欲甲你结成夫妻,就爱有才调先做头家,我以为彼是你对我的鼓励,谁知影就在民国 85 年 5 月 20 日阿辉仔宣誓就职彼工,全台湾 2100 万人拢是头家啦,你讲,你欲嫁都一个,你讲啊!你讲啊!!你讲啊!!!!」

  歌曲中夹杂着女主播毫无感情的播报口白,一度将为情自杀的动机曲解成政治抗议事件,而且显然播报员对于台语完全无知,不了解「七仔」只是台语中对女友的说法,而呼吁名叫「七仔」的女友出面解决。短短的一首歌曲,讽刺了刚刚开始滥用的SNG车,讽刺了人群对于跳楼自杀者的看热闹,讽刺了主流媒体文化对于台语的轻蔑跟忽视,也记录了228公园的更名以及方兴未艾的社会运动与民主化改革。

社会写实主义重现 

  而如今,一向对社会脉动敏锐的写实主义台语歌曲,找到了另一个战场,就是在金融海啸之后日渐失去希望的劳工阶级。回首过去70年,台语歌曲对于底层劳工的生活情景向来有着远比国语歌曲更深刻的洞察力。一篇相当有趣的文学论文〈台语歌曲中的职业与社会写实主题试探〉罗列了台语歌当中反映的职业,发现极为广泛的蓝领职业分布,包括摊贩、小商家、农渔业、船员、计程车司机、专业工匠、走唱艺人、役男、最后才是黑道与特种行业。船员与浪子的形象,与港都的发展不无关连。因为应酬或者纾压而喝酒,更是常见的主题。

  有时喝酒有着更深的意义。1949年吕泉生的〈杯底不可饲金鱼〉,表面上在说的只是饮酒作乐,但作曲之时228事件还未远去,歌曲作者把苦闷的心情转成无论任何社会阶级都能懂的海派自我放逐:「朋友弟兄无议论,欲哭欲笑据在伊;心情郁卒若无透,等待何时咱的天!」

  80年代尾声的台湾,人人怀抱着经济起飞、民主转型的期望,陈百潭作词作曲、叶启田演唱的〈爱拼才会赢〉相当程度是那个时代的乐观印记:「人生可比是海上的波浪,有时起有时落。好运歹运,总嘛要照起工来行。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这时的台湾人大多相信,按部就班尽好本分,就会扭转自己的命运。

  90年代开始,因为大台北地区都市化极速扩展,而出现了〈向前行〉这样的歌曲。颇有摇滚派头的林强唱着:「亲爱的父母再会吧,到阵的朋友告辞啦,阮欲来去台北打拼,听人讲啥物好空的拢在那。」物质繁荣、就业机会众多的台北,负载了游子出人头地的的期许。这个时期「火车」是经常出现的意象,当然〈向前行〉也是以搭上火车告别故乡开头的。

 愤怒日深的蓝领之歌:从《杯底不可饲金鱼》到《头家》

  然而千禧年之后,随着大环境的变迁,乐观的劳工之歌比例迅速下降。取而代之的是各种痛苦、辛酸、愤怒的歌曲。2011年金曲奖男歌手萧煌奇〈阿爸的虱目鱼〉,唱出中南部养殖渔业政策失败的辛酸。今年同样是施文彬推出的新歌〈都更〉更是直白不讳的说出都市更新带给一般民众的愤恨不平:「千年的梦,百年的爱,啊拢加拆拆掉\过去的地,未来的天,嘛同款拆拆掉\全部拆拆掉,既然无重要,拆拆掉,一项拢免留\我们就都更屌,明天就都更好,都更加不得了。」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中,还能若无其事继续演唱90年代风格励志台语歌曲的恐怕也只剩流行乐手翁立友了。

   与此相较,长年以来国语乐坛对于蓝领工人与社会问题的描述是相对缺乏的,即使有也通常局限于非常小众或者非常文青、小清新而欠缺民谣感染力的部分非主流作品。如果音乐是时代的反映,那幺或许可以说,国语歌曲在社会写实这一块几乎是濒临脑死的状态。而台语歌曲的暗流,则连同各种政治与社会运动而浮上檯面。最好的例子是,灭火器乐团原本并非纯以台语创作,他们最先推出的其实是国语歌曲,但在〈晚安台湾〉与〈岛屿天光〉走红之后,大家所牢牢记住的他们的姿态,已经是顶尖的台语摇滚乐团。

 延伸阅读:

〈台语歌曲中的职业与社会写实主题试探-兼论「主流」与否的界定问题〉-吴国祯,《文史台湾学报》,2009

Y蕙生活 608℃ 88评论

愤怒日深的蓝领之歌:从《杯底不可饲金鱼》到《头家》 

  台语创作歌手施文彬上个月推出最新专辑《归组害了了》(亦即『全部完蛋』的意思),里头有一首歌〈头家〉,非常奇妙地使用了法国通俗钢琴家理察‧克莱德曼的〈秋日低语(A comme amour)〉,填上台语歌词,竟成为一首描述工人恳求老闆不要倒闭的歌曲。原有的中产阶级悠闲惬意消失殆尽,在MV中变成了蓝领工人养家活口的眼泪与象徵无情现实的暴雨。

  原曲的的优雅小调配合上呼应台湾现在劳工处境的歌词,描写工地工人按日发薪的写实画面,再加上失去工作后突如其来的暴雨,雨中无家可归的土狗,妻儿忧伤的表情,完全传达了经济萧条时代蓝领阶级的痛苦与悲哀。巧妙的是,「头家」一词在台语使用者的脉络中,原本就不只是指涉老闆,也指涉唱歌的工人本身,他是一家之主,是他妻子的「头家」。全文歌词如下:

头家 顶个月咱的生意做外多(老闆 上个月我们营业额多少呢?)

头家 顶个月咱的生意赚外多(老闆 上个月我们盈余有多少呢?)

头家 顶个月我的薪水还袂提(老闆 上个月的薪水还没领到)

甘有问题 为怎样你头犁犁 (没问题吧?为何你头低低?)

不知头家 这个月咱的生意减外多(老闆啊 不知道这个月我们营业额少了多少?)

头家 这个月咱的生意了外多  (老闆 这个月我们亏损多少?)

头家 这个月我的薪水扣外多  (老闆 这个月我的薪水会被扣多少?)

搁剩外多 吃泡麵甘有问题   (还剩多少?如果吃泡麵可以撑过去吗)

我 嘛知景气无外好过 是全世界的问题 (我 也知道景气不太好 是全世界的问题)

雄雄讲欲结束一切 实在使人惊一下 (突然说要结束一切 实在让人吓一跳)

我 并无计较彼呢多 希望你搁做头家(我啊 没有要计较那幺多 希望你继续当老闆)

大家继续打拼来做 不通放我孤一个  犀牛望月 (大家继续努力工作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看不见未来)

头家 顶个月我的薪水还袂提 (老闆 上个月我的薪水还没拿)

头家 这个月我的薪水还袂提 (老闆 这个月我的薪水也没拿)

头家 每个月厝内开销彼呢多 (老闆 每个月家里开销都很多)

靠我一个 连插翅拢袂飞   (只靠我一个人 插翅难飞)


啊~我厝内搁有老母甲老爸  (啊~我家里还有爸爸妈妈)

啊~我厝内搁有后生爱读册  (啊~我家里还有儿子要念书)

啊~我死会已经标甲变误会  (啊~我的会钱已经借到不能借了)

请问头家 为怎样你头犁犁  (请问老闆 你为何头低低?)

我 想到还袂纳的厝税 想到头路彼呢歹找 (我 想到还没缴的房租 想到工作那幺难找)

为着厝内大大细细 希望你搁做头家(为了家里老人小孩 希望你继续当我的老闆)

愤怒日深的蓝领之歌:从《杯底不可饲金鱼》到《头家》

  金曲奖作词者武雄与施文彬联手改造西洋音乐成为社会讽刺议题歌曲,已经不是第一次。1998年他们两人也改编了奥地利流行歌手Falco的德文歌曲〈Jeanny〉成为〈七仔〉,并且在歇斯底里的男子威胁要为情自杀背景中加入了反映时政的口白:「记咧彼工你有亲嘴讲过,讲若想欲甲你结成夫妻,就爱有才调先做头家,我以为彼是你对我的鼓励,谁知影就在民国 85 年 5 月 20 日阿辉仔宣誓就职彼工,全台湾 2100 万人拢是头家啦,你讲,你欲嫁都一个,你讲啊!你讲啊!!你讲啊!!!!」

  歌曲中夹杂着女主播毫无感情的播报口白,一度将为情自杀的动机曲解成政治抗议事件,而且显然播报员对于台语完全无知,不了解「七仔」只是台语中对女友的说法,而呼吁名叫「七仔」的女友出面解决。短短的一首歌曲,讽刺了刚刚开始滥用的SNG车,讽刺了人群对于跳楼自杀者的看热闹,讽刺了主流媒体文化对于台语的轻蔑跟忽视,也记录了228公园的更名以及方兴未艾的社会运动与民主化改革。

社会写实主义重现 

  而如今,一向对社会脉动敏锐的写实主义台语歌曲,找到了另一个战场,就是在金融海啸之后日渐失去希望的劳工阶级。回首过去70年,台语歌曲对于底层劳工的生活情景向来有着远比国语歌曲更深刻的洞察力。一篇相当有趣的文学论文〈台语歌曲中的职业与社会写实主题试探〉罗列了台语歌当中反映的职业,发现极为广泛的蓝领职业分布,包括摊贩、小商家、农渔业、船员、计程车司机、专业工匠、走唱艺人、役男、最后才是黑道与特种行业。船员与浪子的形象,与港都的发展不无关连。因为应酬或者纾压而喝酒,更是常见的主题。

  有时喝酒有着更深的意义。1949年吕泉生的〈杯底不可饲金鱼〉,表面上在说的只是饮酒作乐,但作曲之时228事件还未远去,歌曲作者把苦闷的心情转成无论任何社会阶级都能懂的海派自我放逐:「朋友弟兄无议论,欲哭欲笑据在伊;心情郁卒若无透,等待何时咱的天!」

  80年代尾声的台湾,人人怀抱着经济起飞、民主转型的期望,陈百潭作词作曲、叶启田演唱的〈爱拼才会赢〉相当程度是那个时代的乐观印记:「人生可比是海上的波浪,有时起有时落。好运歹运,总嘛要照起工来行。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这时的台湾人大多相信,按部就班尽好本分,就会扭转自己的命运。

  90年代开始,因为大台北地区都市化极速扩展,而出现了〈向前行〉这样的歌曲。颇有摇滚派头的林强唱着:「亲爱的父母再会吧,到阵的朋友告辞啦,阮欲来去台北打拼,听人讲啥物好空的拢在那。」物质繁荣、就业机会众多的台北,负载了游子出人头地的的期许。这个时期「火车」是经常出现的意象,当然〈向前行〉也是以搭上火车告别故乡开头的。

 愤怒日深的蓝领之歌:从《杯底不可饲金鱼》到《头家》

  然而千禧年之后,随着大环境的变迁,乐观的劳工之歌比例迅速下降。取而代之的是各种痛苦、辛酸、愤怒的歌曲。2011年金曲奖男歌手萧煌奇〈阿爸的虱目鱼〉,唱出中南部养殖渔业政策失败的辛酸。今年同样是施文彬推出的新歌〈都更〉更是直白不讳的说出都市更新带给一般民众的愤恨不平:「千年的梦,百年的爱,啊拢加拆拆掉\过去的地,未来的天,嘛同款拆拆掉\全部拆拆掉,既然无重要,拆拆掉,一项拢免留\我们就都更屌,明天就都更好,都更加不得了。」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中,还能若无其事继续演唱90年代风格励志台语歌曲的恐怕也只剩流行乐手翁立友了。

   与此相较,长年以来国语乐坛对于蓝领工人与社会问题的描述是相对缺乏的,即使有也通常局限于非常小众或者非常文青、小清新而欠缺民谣感染力的部分非主流作品。如果音乐是时代的反映,那幺或许可以说,国语歌曲在社会写实这一块几乎是濒临脑死的状态。而台语歌曲的暗流,则连同各种政治与社会运动而浮上檯面。最好的例子是,灭火器乐团原本并非纯以台语创作,他们最先推出的其实是国语歌曲,但在〈晚安台湾〉与〈岛屿天光〉走红之后,大家所牢牢记住的他们的姿态,已经是顶尖的台语摇滚乐团。

 延伸阅读:

〈台语歌曲中的职业与社会写实主题试探-兼论「主流」与否的界定问题〉-吴国祯,《文史台湾学报》,2009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