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蕙生活 >百鬼夜吟.第九十七集.姊姊的守护者 >

百鬼夜吟.第九十七集.姊姊的守护者

百鬼夜吟.第九十七集.姊姊的守护者
在阿怡十四岁时,妈妈再有了身孕,全家人都很期待新成员的来临,家中已添置很多婴儿物品、玩具等,为新成员作準备。

可是,当妈妈临近生产时,发生了意外。

那天,阿怡放学回家后,突然发起高烧,怀有身孕的妈妈带她到医院急症室。在下车时,阿怡晕倒地上,意外将妈妈也拉跌倒地。

结果,妈妈流产了。

这实在是一场意外,父母也没有怪责阿怡。但是,阿怡从此经常哭着对妈妈说:「妈妈,对不起。」说着,指住那些婴儿物品。妈妈也安慰阿怡,那是意外不要再多想。

除了父母之外,阿怡还对最好的朋友阿芷提及此事,似乎难以释怀。三年过去,阿怡的情绪问题似乎越来越严重,还经常说看见弟弟在家玩玩具。但是,父母只以为阿怡过分自责,根本不愿接受这在生的女儿,可能有了情绪病,拒绝给她去看医生。最终,阿怡在浴室洗澡时割脉自杀,由于她在浴室太耐,爸爸觉得有怀疑,及时发现了,救了她的命。

而阿怡自杀未遂之后,她对阿芷说:「不是想吓妳,现在我弟弟不只是在家玩玩具,而是常常都在我身边……」

阿芷心想着阿怡还是为弟弟的事而耿耿于怀,欲安慰说道:「那……他在做甚幺?」

「就是跟着我,日日夜夜都跟着。」阿怡答。

阿芷不知如何是好,担心说:「妳放下吧!」

阿怡失望地说:「妳还是不相信我。」

某日,阿怡独自在家里,发觉很奇怪,为甚幺今天看不见「弟弟」呢?然后,在家里细看,拿着「弟弟」的玩具,向他叫唤:「弟弟……弟弟,你去了那里啊?」说着四处去看。

当阿怡望着父母的房间,突然有种感觉,觉得好像「弟弟」躲了进去。而对于父母的房间,阿怡不敢进去,这是因为在她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曾经有一晚误进去后,看见父母皆全身赤裸纠缠在床上,当时她不知道父母正在「做爱」而且以为父母在「互相伤害」,吓得她躲回房间大哭一场,一星期不敢正视父母,后来即使被父母解释了事情,她再不敢入内。

阿怡望着父母的房间,不敢进去的感觉,与觉得好像「弟弟」躲了进去的感觉,令她内心挣扎,心道:「入面……会有甚幺吗?」

这股挣扎最终击败了阿怡,她打开了那不敢进去的房间的门,当门一打开,就看见在父母的床边有一个祭坛之类的装置。祭坛上面有个标本樽的东西,吸引着她的注视,她不禁说:「是弟弟吗?」

这时,一把小孩的声音,在她身后说:「姐姐,是我啊!终于被妳见到我的真身了。

一直以来,由阿怡看见「弟弟」在玩玩具,到最近日日夜夜跟着她,阿怡从未能够跟「弟弟」沟通过,这次听到「弟弟」对她说话,内心震撼了一下,说:「原来,我真的不是有幻觉吗?你是真的?」

然后,「弟弟」说:「是真的,妈妈生不了我出来,但爸爸妈妈还是将我留在这裏,他们要我留在妳身边守护住妳。姐姐,妳不要死啊!」

这天,阿怡终于明白了这些年来,在她身上发生了甚幺事。

Y蕙生活 523℃ 14评论

百鬼夜吟.第九十七集.姊姊的守护者
在阿怡十四岁时,妈妈再有了身孕,全家人都很期待新成员的来临,家中已添置很多婴儿物品、玩具等,为新成员作準备。

可是,当妈妈临近生产时,发生了意外。

那天,阿怡放学回家后,突然发起高烧,怀有身孕的妈妈带她到医院急症室。在下车时,阿怡晕倒地上,意外将妈妈也拉跌倒地。

结果,妈妈流产了。

这实在是一场意外,父母也没有怪责阿怡。但是,阿怡从此经常哭着对妈妈说:「妈妈,对不起。」说着,指住那些婴儿物品。妈妈也安慰阿怡,那是意外不要再多想。

除了父母之外,阿怡还对最好的朋友阿芷提及此事,似乎难以释怀。三年过去,阿怡的情绪问题似乎越来越严重,还经常说看见弟弟在家玩玩具。但是,父母只以为阿怡过分自责,根本不愿接受这在生的女儿,可能有了情绪病,拒绝给她去看医生。最终,阿怡在浴室洗澡时割脉自杀,由于她在浴室太耐,爸爸觉得有怀疑,及时发现了,救了她的命。

而阿怡自杀未遂之后,她对阿芷说:「不是想吓妳,现在我弟弟不只是在家玩玩具,而是常常都在我身边……」

阿芷心想着阿怡还是为弟弟的事而耿耿于怀,欲安慰说道:「那……他在做甚幺?」

「就是跟着我,日日夜夜都跟着。」阿怡答。

阿芷不知如何是好,担心说:「妳放下吧!」

阿怡失望地说:「妳还是不相信我。」

某日,阿怡独自在家里,发觉很奇怪,为甚幺今天看不见「弟弟」呢?然后,在家里细看,拿着「弟弟」的玩具,向他叫唤:「弟弟……弟弟,你去了那里啊?」说着四处去看。

当阿怡望着父母的房间,突然有种感觉,觉得好像「弟弟」躲了进去。而对于父母的房间,阿怡不敢进去,这是因为在她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曾经有一晚误进去后,看见父母皆全身赤裸纠缠在床上,当时她不知道父母正在「做爱」而且以为父母在「互相伤害」,吓得她躲回房间大哭一场,一星期不敢正视父母,后来即使被父母解释了事情,她再不敢入内。

阿怡望着父母的房间,不敢进去的感觉,与觉得好像「弟弟」躲了进去的感觉,令她内心挣扎,心道:「入面……会有甚幺吗?」

这股挣扎最终击败了阿怡,她打开了那不敢进去的房间的门,当门一打开,就看见在父母的床边有一个祭坛之类的装置。祭坛上面有个标本樽的东西,吸引着她的注视,她不禁说:「是弟弟吗?」

这时,一把小孩的声音,在她身后说:「姐姐,是我啊!终于被妳见到我的真身了。

一直以来,由阿怡看见「弟弟」在玩玩具,到最近日日夜夜跟着她,阿怡从未能够跟「弟弟」沟通过,这次听到「弟弟」对她说话,内心震撼了一下,说:「原来,我真的不是有幻觉吗?你是真的?」

然后,「弟弟」说:「是真的,妈妈生不了我出来,但爸爸妈妈还是将我留在这裏,他们要我留在妳身边守护住妳。姐姐,妳不要死啊!」

这天,阿怡终于明白了这些年来,在她身上发生了甚幺事。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