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每一天 >同一个屋檐下维持“冷距离” 华联影响力日增 华堂为华社做事 >

同一个屋檐下维持“冷距离” 华联影响力日增 华堂为华社做事

同一个屋檐下维持“冷距离” 华联影响力日增 华堂为华社做事

同一个屋檐下维持“冷距离” 华联影响力日增 华堂为华社做事

租赁芙蓉华济公会会所,同一屋檐下的森华堂与森华联。

一句“社团老大”论,掀起森美兰华团联合会与森美兰中华大会堂两个组织,谁更有代表性及更有话语权的比试与热议。

于6年前筹创成立的森华联,一直被视为与森华堂打擂台的竞争对手,只是该两个组织并没有刻意显露对争取话语权的姿势。

林辉明豪言引起议论

两个华团组织的会址都租赁沉香路的芙蓉华济公会大厦,办事处就在同一个屋檐下的2楼及3楼,并保持着互不干涉的“冷距离”。

可是,最近森华联署理主席拿督林辉明却在“丙申年新春团拜联欢晚会”坦露要证明能力的豪言壮语,结果掀起议论纷纭。

华联今年改选

由于森华联今年将举行改选,预料林辉明将从拿督廖天保手中接过领导棒子,因此他发表的“社团老大”论,骤然掀起千层浪,更引起民众对森华联的未来动向诸多谈论。

对此“社团老大”论,廖天保似乎为林辉明护航,他形容森华联是森州“唯一”由团体会员组成的联合会,是华团大家庭。

森华堂主席陈永明则似乎避免“擦枪走火”,仅表示“谁做老大”并不重要,大家心中有数,大家都为华社做事。

同一个屋檐下维持“冷距离” 华联影响力日增 华堂为华社做事

组织功能比较
华堂影响延伸至非会员

2010年,森州的福建会馆、广东会馆、广西会馆、海南会馆及芙蓉华济公会5个大团体组织,筹创森华联,章程规定仅招收团体会员,在6年内,团体会员从28个激增两倍,至68个。

森华堂于1978年筹创,根据章程述明可招收团体会员、商号会员及个人会员,于2010年该会提议修改章程,列明票选理事的比例必须70%为社团会员,30%为个人或商号会员,还有70%票选团体理事须由团体会员选出,30%票选个人或商号会员由个人及商号会员推选,惟,此提案却遭到否决。

在根据对两个组织的宗旨作出比较分析时,就会发现存在着细微的差异,例如森华堂致力促进华团的联系与合作,进行慈善工作及排难解纷;而森华联则致力加强“属会”联系及解决“属会”问题,促进团结与互助合作。

从组织功能作比较的话,显然森华堂对华团事务的影响及干预度可延伸至“非会员”的其他注册华团;森华联还只局限于“属会”的内部事务。

目前森华堂共有169个团体会员、69个商号会员及1024名个人会员。森华堂将于近期内迁离华济公会,由森华联“填补”空缺。

代表团体争取权益——森华联主席拿督廖天保

森华联是森州唯一只招收团体会员的组织,因此,林辉明于晚宴当天的讲话诠释的是“华团大家庭”。

如果以团体会员的实质来看,森华联有“社团老大”的实质,但却不能有“华社老大”的名;我们的目标是要联合研究、探讨,及协助华人争取应得的权利。

自从创立以来,我们并没有广招会员,因此团体会员人数不多,不过会员都是来自州内的主要社团,是比较有代表性的组织。

许多会员都主动加入,虽然当初的目标是招收100个团体会员,但,在短短6年就招收到68个,这已是很满意的成绩。

与华堂关系友好

我们曾于2013年举办3万人规模的晚宴,创下森州之最的纪录,当时是由森华联一手策划统筹,轰动一时。

由于大部分理事年事已高,所以许多慈善福利及文化教育工作均由青年团及妇女组负责,母会在后面支持。

我们与森华堂向来保持友好关系,大家同在一个屋檐下,只是从未合作联办活动。

大家都是老朋友——森华堂主席陈永明

我不会在意“森华联是森州社团老大”的言论,因为谁是老大并不重要,因为人们心里有数。

在民主社会里,任何团体都能争取表现,而且应有更多人,甚至更多团体一起为社会、为华社工作及做善事。

尽管曾一度出现“森华堂太多个人会员”的批评,可是由于个人会员太多,也使到无法通过修改章程,不过森华堂的团体会员人数却达169个;其实有多个州属的华堂也以个人会员为主。

个人声望决定出线

虽然无法修改章程,不过在改选时,都是尽量挑选团体会员作为代表,而且在出现竞选时,通常受提名参加竞选的社团代表都比较容易获选,或是个人声望较高的个人会员才有出线的机会。

我是以森美兰太极气功十八式体育总会的代表获选进入森华堂,而本届理事会,团体会员及个人会员均各占一半,不过,过去的理事会,团体会员的比例比较高。

其实,森华堂与森华联的理事均是朋友,大家都互相熟悉,都是老朋友。

新闻每一天 342℃ 96评论
同一个屋檐下维持“冷距离” 华联影响力日增 华堂为华社做事

同一个屋檐下维持“冷距离” 华联影响力日增 华堂为华社做事

租赁芙蓉华济公会会所,同一屋檐下的森华堂与森华联。

一句“社团老大”论,掀起森美兰华团联合会与森美兰中华大会堂两个组织,谁更有代表性及更有话语权的比试与热议。

于6年前筹创成立的森华联,一直被视为与森华堂打擂台的竞争对手,只是该两个组织并没有刻意显露对争取话语权的姿势。

林辉明豪言引起议论

两个华团组织的会址都租赁沉香路的芙蓉华济公会大厦,办事处就在同一个屋檐下的2楼及3楼,并保持着互不干涉的“冷距离”。

可是,最近森华联署理主席拿督林辉明却在“丙申年新春团拜联欢晚会”坦露要证明能力的豪言壮语,结果掀起议论纷纭。

华联今年改选

由于森华联今年将举行改选,预料林辉明将从拿督廖天保手中接过领导棒子,因此他发表的“社团老大”论,骤然掀起千层浪,更引起民众对森华联的未来动向诸多谈论。

对此“社团老大”论,廖天保似乎为林辉明护航,他形容森华联是森州“唯一”由团体会员组成的联合会,是华团大家庭。

森华堂主席陈永明则似乎避免“擦枪走火”,仅表示“谁做老大”并不重要,大家心中有数,大家都为华社做事。

同一个屋檐下维持“冷距离” 华联影响力日增 华堂为华社做事

组织功能比较
华堂影响延伸至非会员

2010年,森州的福建会馆、广东会馆、广西会馆、海南会馆及芙蓉华济公会5个大团体组织,筹创森华联,章程规定仅招收团体会员,在6年内,团体会员从28个激增两倍,至68个。

森华堂于1978年筹创,根据章程述明可招收团体会员、商号会员及个人会员,于2010年该会提议修改章程,列明票选理事的比例必须70%为社团会员,30%为个人或商号会员,还有70%票选团体理事须由团体会员选出,30%票选个人或商号会员由个人及商号会员推选,惟,此提案却遭到否决。

在根据对两个组织的宗旨作出比较分析时,就会发现存在着细微的差异,例如森华堂致力促进华团的联系与合作,进行慈善工作及排难解纷;而森华联则致力加强“属会”联系及解决“属会”问题,促进团结与互助合作。

从组织功能作比较的话,显然森华堂对华团事务的影响及干预度可延伸至“非会员”的其他注册华团;森华联还只局限于“属会”的内部事务。

目前森华堂共有169个团体会员、69个商号会员及1024名个人会员。森华堂将于近期内迁离华济公会,由森华联“填补”空缺。

代表团体争取权益——森华联主席拿督廖天保

森华联是森州唯一只招收团体会员的组织,因此,林辉明于晚宴当天的讲话诠释的是“华团大家庭”。

如果以团体会员的实质来看,森华联有“社团老大”的实质,但却不能有“华社老大”的名;我们的目标是要联合研究、探讨,及协助华人争取应得的权利。

自从创立以来,我们并没有广招会员,因此团体会员人数不多,不过会员都是来自州内的主要社团,是比较有代表性的组织。

许多会员都主动加入,虽然当初的目标是招收100个团体会员,但,在短短6年就招收到68个,这已是很满意的成绩。

与华堂关系友好

我们曾于2013年举办3万人规模的晚宴,创下森州之最的纪录,当时是由森华联一手策划统筹,轰动一时。

由于大部分理事年事已高,所以许多慈善福利及文化教育工作均由青年团及妇女组负责,母会在后面支持。

我们与森华堂向来保持友好关系,大家同在一个屋檐下,只是从未合作联办活动。

大家都是老朋友——森华堂主席陈永明

我不会在意“森华联是森州社团老大”的言论,因为谁是老大并不重要,因为人们心里有数。

在民主社会里,任何团体都能争取表现,而且应有更多人,甚至更多团体一起为社会、为华社工作及做善事。

尽管曾一度出现“森华堂太多个人会员”的批评,可是由于个人会员太多,也使到无法通过修改章程,不过森华堂的团体会员人数却达169个;其实有多个州属的华堂也以个人会员为主。

个人声望决定出线

虽然无法修改章程,不过在改选时,都是尽量挑选团体会员作为代表,而且在出现竞选时,通常受提名参加竞选的社团代表都比较容易获选,或是个人声望较高的个人会员才有出线的机会。

我是以森美兰太极气功十八式体育总会的代表获选进入森华堂,而本届理事会,团体会员及个人会员均各占一半,不过,过去的理事会,团体会员的比例比较高。

其实,森华堂与森华联的理事均是朋友,大家都互相熟悉,都是老朋友。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