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每一天 >想增长那话儿?请从彻查大统关说案开始 >

想增长那话儿?请从彻查大统关说案开始

想增长那话儿?请从彻查大统关说案开始

台湾的食品问题永远是个打不开的结,近年一一被掀出龌龊内情。对岸看到后,也许会觉得自己很无辜;新加坡与香港则是感到受骗,纷纷禁止台湾食品进口。

只有离得较远的西洋老外,还在引进我们的珍奶与果冻,真不知是否要奉劝他们,这些食品内含缩小那话儿的塑化剂与毒澱粉,但也许老外的尺寸已挺拔多时,不在乎短少几公分的虚荣吧!

在两岸直航时,常看见马总统在电视机前,向老共推销台湾的美食小吃,内有远近驰名的鸡排、珍奶、水果、蚵仔煎、凤梨酥、与小泡芙,如今想来,不禁让人感到羞愧。我们的政府为了要促进观光业的兴盛,常是建立在外人健康的危机上。这些台湾美食,不是内含官方毒物,再不就是掺假货,哄抬价格的技俩则已炉火纯青。

记得上次去士林夜市买水果时,阿桑不知从哪弄来几个泡过糖水的莲雾,吃的我心花怒放。连忙想买几个回去给阿洁嚐嚐。但机灵的夜市贩商,一面跟我推销国产,一边叫小妹打包我称讚过的珍品。

不知不觉,母女俩以迅速的动作,帮我打包好两小袋水果,要价500元。当时我嘴巴合不拢,感觉已上贼船。回家后再嚐,这些现切的莲雾与芒果,感觉平淡无味。当然,现切的已无法浸果糖,怎会有当晚奇甜无比的体验呢?

那最近的黑心食用油是否有异曲同工之妙?有,而且背后的黑箱作业,才是重点。刚好塑化剂风暴最近有新一步进展。消基会为500多名消费者提团体诉讼,向昱伸等37家厂商求偿24亿余元。

但新北地院却以「消费者并未举证损害与塑化剂有关」等理由,仅判其中18家厂商赔200余名消费者商品价金120多万元。等于是退货性赔偿,甚至有一家厂商只判赔九元。

这怎幺搞的?会不会觉得精神错乱?一个会让你那话儿缩小的毒品,最后却以折价200倍的金额对消费者摸头。如果这不是关说,什幺才是关说?

塑化剂的盛行,跟当年民进党立委黄淑英脱不了关係。黄曾于2009年反对将第四类毒物DEHP升级为第一类毒物,藉此让塑化剂的使用普遍化;当然,细观黄淑英背景与塑化剂厂商的关係,大概就可一目了然。所以,塑化剂的案子,真的很难办下去。

那大统的黑心油呢?为何1年前遭检举的案件,迟迟要等到现在才会爆出?其中卫生局多次要求检验大统内部製油过程遭拒。不但遭拒,这家添有棉籽油的灌油厂商,不但拥有15亿的年营收,让老闆坐拥名车豪宅,旗下的产品还受政府背书的GMP标章认证。

人家老共的地沟油还是个体户,偷偷跑去馊水区过滤使用过的油料。台湾黑心厂商的制度化,已到了连上市柜企业都在搞。且与政府认证机构一起骗老百姓与外国人。贴上GMP认证的产品,不但属于健康食品,而且还更上一层楼的成为优良食品。

那这又是怎样办到的?来,看看下面几则新闻:

彰检:民代别当无良业者帮凶

高振利「关係」好 马以南、蔡令怡站台剪綵

不知道这些民代都是谁,属于哪个党派(已查出,一个是无党派,已过世)。但后面那则可以透露出,大统与蓝军高层过从甚密。至少毛治国、蔡令怡、马以南曾经剪綵过。我想在办公室内,应该可以找出与这几个大咖的合照。试想,如果彰化县卫生局跑去大统调查,董事长高振利拿出这些民代名片,以及墙上那堆党政高层的合照,这些基层干部,还敢办下去吗?

这就是关说文化的腐烂。会比监听来的轻吗?而且一旦讲到关说,很多绿军支持者,或是挺王柯势力的朋友,会本能的自卫,认为是在讲他们。但看来,台湾的关说文化,横跨各政党、各势力。如果因为一时的挺某连线,而不去深究,后果就是吃完塑化剂后,继续喝棉籽油。那剩下的毒澱粉、假香精、贵水果、烂鸡排、与义美小泡芙谁要负责打包呢?

因马王斗而起的监听事件,已在社会大众心中,深植足够的忧患意识。但特侦组的监听情事,是帮我们查达官显贵黑吃黑的技俩。内容包括五院院长、立委、总统等人,没有老百姓。废了它,等于因噎废食。而且,如果没有特侦组的办案,关说案都要怎样抓?

但我认为负责监听老百姓的情治单位像国安局、调查局、军情局、刑事局的势力则要大量缩减。因为大部分的国家,都会利用国家安全这类屁话,监控老百姓的隐私。但这次的监听门事件,却没有一个『利』委提到这个层面的废监听,反而要废除监听他们自己利益的特侦组。不觉得事有蹊跷吗?

但更重要的是,关说案却悄悄的从你我雷达旁溜走,这才是严重之处。我认为台湾民众可以利用大统与塑化剂轻判的例子中,重启关说议题的讨论,并将其纳入刑法内。如果能有检讨监听案力道的一半,我认为就功德无量了。台湾的『不孕率』,以及『迷你那话儿率』,至少会减一半。

新闻每一天 294℃ 78评论
想增长那话儿?请从彻查大统关说案开始

台湾的食品问题永远是个打不开的结,近年一一被掀出龌龊内情。对岸看到后,也许会觉得自己很无辜;新加坡与香港则是感到受骗,纷纷禁止台湾食品进口。

只有离得较远的西洋老外,还在引进我们的珍奶与果冻,真不知是否要奉劝他们,这些食品内含缩小那话儿的塑化剂与毒澱粉,但也许老外的尺寸已挺拔多时,不在乎短少几公分的虚荣吧!

在两岸直航时,常看见马总统在电视机前,向老共推销台湾的美食小吃,内有远近驰名的鸡排、珍奶、水果、蚵仔煎、凤梨酥、与小泡芙,如今想来,不禁让人感到羞愧。我们的政府为了要促进观光业的兴盛,常是建立在外人健康的危机上。这些台湾美食,不是内含官方毒物,再不就是掺假货,哄抬价格的技俩则已炉火纯青。

记得上次去士林夜市买水果时,阿桑不知从哪弄来几个泡过糖水的莲雾,吃的我心花怒放。连忙想买几个回去给阿洁嚐嚐。但机灵的夜市贩商,一面跟我推销国产,一边叫小妹打包我称讚过的珍品。

不知不觉,母女俩以迅速的动作,帮我打包好两小袋水果,要价500元。当时我嘴巴合不拢,感觉已上贼船。回家后再嚐,这些现切的莲雾与芒果,感觉平淡无味。当然,现切的已无法浸果糖,怎会有当晚奇甜无比的体验呢?

那最近的黑心食用油是否有异曲同工之妙?有,而且背后的黑箱作业,才是重点。刚好塑化剂风暴最近有新一步进展。消基会为500多名消费者提团体诉讼,向昱伸等37家厂商求偿24亿余元。

但新北地院却以「消费者并未举证损害与塑化剂有关」等理由,仅判其中18家厂商赔200余名消费者商品价金120多万元。等于是退货性赔偿,甚至有一家厂商只判赔九元。

这怎幺搞的?会不会觉得精神错乱?一个会让你那话儿缩小的毒品,最后却以折价200倍的金额对消费者摸头。如果这不是关说,什幺才是关说?

塑化剂的盛行,跟当年民进党立委黄淑英脱不了关係。黄曾于2009年反对将第四类毒物DEHP升级为第一类毒物,藉此让塑化剂的使用普遍化;当然,细观黄淑英背景与塑化剂厂商的关係,大概就可一目了然。所以,塑化剂的案子,真的很难办下去。

那大统的黑心油呢?为何1年前遭检举的案件,迟迟要等到现在才会爆出?其中卫生局多次要求检验大统内部製油过程遭拒。不但遭拒,这家添有棉籽油的灌油厂商,不但拥有15亿的年营收,让老闆坐拥名车豪宅,旗下的产品还受政府背书的GMP标章认证。

人家老共的地沟油还是个体户,偷偷跑去馊水区过滤使用过的油料。台湾黑心厂商的制度化,已到了连上市柜企业都在搞。且与政府认证机构一起骗老百姓与外国人。贴上GMP认证的产品,不但属于健康食品,而且还更上一层楼的成为优良食品。

那这又是怎样办到的?来,看看下面几则新闻:

彰检:民代别当无良业者帮凶

高振利「关係」好 马以南、蔡令怡站台剪綵

不知道这些民代都是谁,属于哪个党派(已查出,一个是无党派,已过世)。但后面那则可以透露出,大统与蓝军高层过从甚密。至少毛治国、蔡令怡、马以南曾经剪綵过。我想在办公室内,应该可以找出与这几个大咖的合照。试想,如果彰化县卫生局跑去大统调查,董事长高振利拿出这些民代名片,以及墙上那堆党政高层的合照,这些基层干部,还敢办下去吗?

这就是关说文化的腐烂。会比监听来的轻吗?而且一旦讲到关说,很多绿军支持者,或是挺王柯势力的朋友,会本能的自卫,认为是在讲他们。但看来,台湾的关说文化,横跨各政党、各势力。如果因为一时的挺某连线,而不去深究,后果就是吃完塑化剂后,继续喝棉籽油。那剩下的毒澱粉、假香精、贵水果、烂鸡排、与义美小泡芙谁要负责打包呢?

因马王斗而起的监听事件,已在社会大众心中,深植足够的忧患意识。但特侦组的监听情事,是帮我们查达官显贵黑吃黑的技俩。内容包括五院院长、立委、总统等人,没有老百姓。废了它,等于因噎废食。而且,如果没有特侦组的办案,关说案都要怎样抓?

但我认为负责监听老百姓的情治单位像国安局、调查局、军情局、刑事局的势力则要大量缩减。因为大部分的国家,都会利用国家安全这类屁话,监控老百姓的隐私。但这次的监听门事件,却没有一个『利』委提到这个层面的废监听,反而要废除监听他们自己利益的特侦组。不觉得事有蹊跷吗?

但更重要的是,关说案却悄悄的从你我雷达旁溜走,这才是严重之处。我认为台湾民众可以利用大统与塑化剂轻判的例子中,重启关说议题的讨论,并将其纳入刑法内。如果能有检讨监听案力道的一半,我认为就功德无量了。台湾的『不孕率』,以及『迷你那话儿率』,至少会减一半。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