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每一天 >想结婚…先除掉妳心中的那个贱货 >

想结婚…先除掉妳心中的那个贱货

二十多岁的时候,一切都很OK!不论工作、血拼、週末买醉,跟男友或随便哪个人上床……,百无禁忌。但某天,妳猛然惊醒,或许是妳不想面对的生日;意想不到的分手;或是妳最好的朋友结婚了。总之,妳头一次发现自己对这古怪的事有……感觉?

妳为什幺还没有结婚?妳为什幺离结婚还这幺远?

想结婚…先除掉妳心中的那个贱货

理智一点来看,没结婚不算什幺,那为什幺感觉怪怪的?好像生命的火车要离站了,妳却还卡在故障的售票机买票。妳一直刷卡,机器却毫无反应。妳开始纳闷这里是不是跟欧洲一样,信用卡要加装什幺魔术晶片才能刷?

如果妳跟我认识的许多女人一样,那这篇文章要帮妳做一件妳不愿承认自己想做的事:结婚。

但我们要先说清楚,这不是一篇「找男人」的文章!因为,结婚跟找男人无关。外头有一大堆男人,问题是,妳怎幺嫁不到一个?

这篇文章跟「妳」有关,跟妳是哪种女人有关,尤其妳是否已经準备好要结婚了?如果没有,妳还有机会。或许妳觉得自己早就準备好了,那这篇文章要让妳诚实面对自己(只有一点点都好)、评估自己的缺点,以及这些缺点会怎幺阻碍妳的姻缘路。没结婚不全是妳的错,也不会都是别人的错,只有真心面对内在的自己,带着同理心看待事物,妳才会更成熟圆融,準备好迎接婚姻。

我是谁?

我是谁?妳干嘛要听我的?嗯,首先,我不是恋爱专家,也不是经营婚姻的第一把交椅,刚好相反。我过去的恋爱关係一团乱:我结过婚,也离过婚,总共三次(对,三次)!

一次在80年代,一次在90年代,另一次发生在千禧年。不知怎地,这中间还能挤进三任同居男友和四位没那幺特殊的特殊伴侣,我还哈过好几个不可能或不会爱我的死会男人,我算是过得满精采的。

在几十年的约会(和结婚)史中,我搞砸了很多「对的人」,去追求「错的人」,我从中学到很多有效和没效的招数。所谓三折肱而成良医,现在我也能帮助妳。

我知道妳做错了什幺,因为这些错我都犯过;我也不擅长维持婚姻,不过,吸引愿意娶我(或至少愿意同居)的男人,却像是我的超能力一样。

我曾自我反省,也得到了结论:我虽然甜蜜又忠实,男人跟我在一块儿也绝对不会无聊,但我其实没有什幺特别的。外头比我适合结婚的女孩多得是,但她们结婚的机会却不到我的三分之一。

我认为我猎豔成功的原因,在于我随时準备好要前进,选择愿意许下承诺的男人,再加上(这一点非常重要,而且也比较困难)我愿意放下不愿承诺的男人。

我是在寄养家庭长大的,对我来说,约会只有一个目的:就是避开未来会抛弃我的男人!在我心里,只有一件事会比跟这种男人约会还惨,就是嫁给他们!

人人心中都有一个贱货

徵状:

一、妳身旁的人是不是对妳都小心翼翼,而妳也喜欢他们皮绷紧紧?

二、「要对男人好」的想法是不是让妳很不爽?

三、妳历任男友都觉得妳防卫心太重,难以接近吗?

多数男人只想娶对他们好的女人,「好」包括了床上的表现、风趣幽默、偶尔煮顿饭、摺衣服或其他男人懒得做的事,同时还要全心全意地爱着他。

妳是这种女人吗?要是我这样问就让妳不爽,那妳大概不是。

不过光是这样,妳还不算贱货。要是「男人想要这种福利会让妳动怒」,那妳才真的算贱货。贱货呢,会自觉高男人(和肖想男人的女人)一等,翻白眼装不屑还不自觉,嘴角随时都绷得死紧。贱货会散发让人害怕的气质,不仅不在乎别人怕她,甚至会承认自己还满爱这种感觉的。

这,就是贱!

耍贱不太像人格特质,反而更像是能量。贱本身没有错,人人心中都有一个贱货,这个强力的盟友会保护我们,让我们不被利用。不过在日常生活中,妳应该把武器收好,也就是说,耍贱要看时间、地点,像是难搞的商业谈判或遇到威胁再耍,请不要用在晚餐饭桌上,也不要因为今天是礼拜四就耍贱。

不幸的是,单身女性的贱能量真是常见到讨厌,可能因为不知怎地,「耍贱」跟「前卫」被划上了等号。但在恋爱或婚姻关係里,想要「掌权」是很不智的。

事实上,对大部分男人来说(女人也一样),单方掌权会破坏关係,有哪个正常人会希望另一半掌控全局啊?

我的人妻笔记

我20岁的时候,就是个结了婚的贱货。在良好的婚姻中,夫妻两人相敬相爱,但在贱女人的婚姻当中是看不到的(在烂男人的婚姻中也缺乏这些元素)。

其实我没那幺坏。我说话风趣、能让丈夫永远不无聊;但我却不太规範自己的行为,我不尊重人,却骗自己没这回事;我纵容自己为所欲为,就算让人不舒服也无所谓。

简单来说,我当时就是贱,而我耍贱的方法有:

一、我很爱控制:

控制是贱货的武器之首,控制就是先下手为强,让人没办法做出妳不喜欢的事。而下手的方法就是逼大家小心谨慎。一旦有人快提到我不喜欢的话题、或做出我不喜欢的事,我就全身紧绷,用表情(必要时用声音)来表达不悦。认识我超过半年的人,都会懂我的意思,然后乖乖放弃。很快的,身边剩下的就只有附和我的人了,我还自以为是非常和善的女人,但事实并非如此。

二、我心机很重:

心机重就是不着痕迹地让人照妳的意思做,例如,假装「若无其事」地跟妳朋友讨论某些人的行为让妳很不爽,而这些行为「刚好」就是妳前一天、上一週或上个月,要妳伴侣马上改掉的行为。如果这一招没效,还有「让对方内疚」和「威胁对方」两招,如果对方持续不改变,那妳不是会罹癌患病就是离开对方!

三、我很爱批评:

我当时的态度是「众人皆醉我独醒,高处不胜寒」;我自以为比其他人优秀。如果妳也是这样,妳知道自己是什幺货色了吧。

四、我会记恨:

如果你对我做了什幺,或我认为你对我做了什幺,我就会报复,像是无情地指出你昨天说错了什幺、或给你个下马威挫挫你的锐气、或(我个人最爱的选项)给你点苦头吃!

妳觉得男人会想要讨这样的老婆吗?最糟糕的是,我认为自己永远是对的;我最最最想要的,更甚于爱人的,就是支配我的老公。这听起来很不理性,但其实不然。因为我很怕受伤。在婚姻关係里,让一个男人支配我,是我不能接受的。

想结婚…先除掉妳心中的那个贱货

关于男人的二三事

自从生下一个未来会当别人老公的男人之后,我对男人的了解更透彻了。例如,青春期男孩的人生愿望就是:起司通心粉、电玩和性感女星。

妳看过性感女星火冒三丈地对男人咆哮吗?我想没有吧。

别会错意,我可没有叫妳变成性感尤物,事实上,真正愿意承诺的男人,也可能对这类女性敬谢不敏;她们太招蜂引蝶了(我没有恶意)。我想说的是,男人是很简单的生物,只想跟女人享乐,不想跟她打架。妳很难要求他们改变这个想法,即使搬出男女平等也无济于事。

很多女人不相信,耍贱是最容易吓跑男人的行为。她们以为男人会跑掉,只是因为没安全感和厌恶女人。确实,有部分男人是因为这样,但也有部分男人既理性又优秀,他们看到贱女人是会同情的,他们了解女人耍贱是因为曾经受伤,但他们自知无力治癒这种伤,所以连试都不试。因为不管女孩子再怎幺棒,都没人想天天当砲灰。

妳要怎幺改变

所以,如果妳是贱货,又想有男伴,那妳该怎幺办?方法很简单,真的真的很简单!但妳听了可能会很不爽,那就是:妳人要好一点。

人好是耍贱的反面,男人把这叫做「甜美」。如果妳问男人今日约会市场上最缺乏的是什幺?他一定会说:甜美的女人!结婚是一种高风险的赌注,和只要追求刺激的恋爱大不相同,好女孩才会得到左手的戒指。

那什幺是「好」?首先,先说说什幺是「不好」!「不好」就是永远以为自己是对的、爱争辩、声音尖锐,经常计较男人的缺失而不称讚他的优点;以为男人生来就是要给妳孩子、要支持妳,帮妳完成人生的理想蓝图。

而「好」就是轻柔、仁慈、又……咳……好穿透,这样男人才方便把他们的东西放进去。如果妳太坚韧,他们就放不进去了!女孩子儘管热情、性感、聪慧、活泼、风趣,可要是她一点也不甜美,大部分男人就不会想娶她。男人可能很热衷性爱,欣赏妳的伶俐,尊重妳的工作,认为妳很酷,但妳要是没有甜美的特质,其他都只是有趣的陪衬罢了。就像冰岛首都雷克雅维克,去那里旅游可能很不错,但当地天气太过严寒,妳不会想长住在那里;要是把雷克雅维克放到加州,妳可能就愿意长住了。

很多男人觉得人好就是甜,有没有让妳很不爽啊?「甜美」这个概念(或是「必须装得甜美」这概念)有没有激怒妳啊?这就是我的意思,如果妳真的不爽,那妳就有问题了。

「好」不是要贬低妳,而是「好」才能让这该死的世界运转啊!「好」也才能让婚姻运作,这叫做「黄金法则」;对我来说,这比其他什幺都重要。

不幸的是,我注意到好几位想结婚却还没结婚的女人,她们都不够「好」,尤其是对男人不好。她们不希罕用黄金法则来对待男人,因为在某种程度上,她们觉得不用对男人好,甚至她们以为已经够好了,但只是自以为是。

想知道妳是不是这样的人?如果妳已经有所自觉,那很好;如果妳不确定,就去问妳三个挚友,看她们认不认为妳是贱货,如果她们出现那种「我真的能说实话吗」的表情,那妳就有答案了。

想结婚…先除掉妳心中的那个贱货

能帮妳改变的心灵特训

妳需要一些心灵训练。婚姻不一定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心灵之旅,像商业大亨川普就不在乎这些东西。但妳要是想结婚却还没结婚,那这篇文章也许就是心灵之旅。

我们先从重要的概念开始:贱能量的心灵出口是什幺?

宽恕。

如果妳能真的宽恕,妳的怒气就会蒸发,贱能量也会消失。宽恕就是原谅妳自己、妳妈、妳的前男友和其他所有伤害过妳的人(即使伤得很深)。

不是因为妳成熟了,而是妳终于了解,没什幺原谅不了的,犯错是人之常情,人都有缺陷,都会伤害别人。谁没伤过别人?我可以告诉妳:没有!

或许有些人比较少,但也没什幺好骄傲的吧?人只要活着一天,就有可能犯错;这就是人!

一生中,要想不耍贱、不发怒、不吓人、不拒人千里,关键就在于宽恕。

那要怎幺做呢?最好的方法就是改变妳的故事,改变妳对人生经历的想法和说法,尤其是让妳失望或生气的事。妳不妨想想怎幺改编妳人生的剧本,尤其是妳最伤痛的那几页:中学那场椎心刺痛的分手、30年的漫长单身岁月、愚蠢的童年、职涯的低潮。

就算只有一点点也好,把故事改成没那幺悲惨的版本;如果能让妳开怀大笑的话,更好!

把人生想像成高速公路,妳想从妳的旧故事交流道下,满心都是妳父母怎幺搞砸妳的人生,或男人都是混帐,或妳有什幺问题;还是驶过那个出口,从妳的新故事交流道下?刚开始妳可能会觉得很烦,因为妳经常忘记旧出口已经关了而开错路、绕远路,甚至迟到,但最终妳会适应新的出口;妳不再下意识地叙述旧故事,而且妳会发现自己开到了全新的地方。

书名:如果妳真的想结婚……

出版社:高宝

想结婚…先除掉妳心中的那个贱货

崔西.麦米兰TracyMcMillan

美国电视编剧,作品包括《广告狂人》(MadMen)、《倒错人生》(UnitedStatesofTara)、《飞越时空》(LifeonMars)和《反败为胜》(NecessaryRoughness)。她也是回忆录《我爱你,但我还是要离开你》(ILoveYouandI’mLeavingYouAnyway)的作者。她目前住在洛杉矶,有一个十五岁的儿子。

身为电视编剧的崔西,看似生活光鲜亮丽,从小却在寄养家庭间辗转,长大后恋爱关係和婚姻关係也不顺遂。或许妳会觉得:这样还来教我怎幺结婚?但正因为她的过去,让她比谁都了解男人的理想伴侣。她结过三次婚,分别在19岁、31岁和40岁(可惜三次都以离婚收场),在这三段婚姻中与男人交手的经验(再加上自己青春期儿子为参考),让她更了解「性感尤物也比不上高中甜心」的男人心,让这本书成为史上最中肯的结婚建议书!

新闻每一天 605℃ 22评论

二十多岁的时候,一切都很OK!不论工作、血拼、週末买醉,跟男友或随便哪个人上床……,百无禁忌。但某天,妳猛然惊醒,或许是妳不想面对的生日;意想不到的分手;或是妳最好的朋友结婚了。总之,妳头一次发现自己对这古怪的事有……感觉?

妳为什幺还没有结婚?妳为什幺离结婚还这幺远?

想结婚…先除掉妳心中的那个贱货

理智一点来看,没结婚不算什幺,那为什幺感觉怪怪的?好像生命的火车要离站了,妳却还卡在故障的售票机买票。妳一直刷卡,机器却毫无反应。妳开始纳闷这里是不是跟欧洲一样,信用卡要加装什幺魔术晶片才能刷?

如果妳跟我认识的许多女人一样,那这篇文章要帮妳做一件妳不愿承认自己想做的事:结婚。

但我们要先说清楚,这不是一篇「找男人」的文章!因为,结婚跟找男人无关。外头有一大堆男人,问题是,妳怎幺嫁不到一个?

这篇文章跟「妳」有关,跟妳是哪种女人有关,尤其妳是否已经準备好要结婚了?如果没有,妳还有机会。或许妳觉得自己早就準备好了,那这篇文章要让妳诚实面对自己(只有一点点都好)、评估自己的缺点,以及这些缺点会怎幺阻碍妳的姻缘路。没结婚不全是妳的错,也不会都是别人的错,只有真心面对内在的自己,带着同理心看待事物,妳才会更成熟圆融,準备好迎接婚姻。

我是谁?

我是谁?妳干嘛要听我的?嗯,首先,我不是恋爱专家,也不是经营婚姻的第一把交椅,刚好相反。我过去的恋爱关係一团乱:我结过婚,也离过婚,总共三次(对,三次)!

一次在80年代,一次在90年代,另一次发生在千禧年。不知怎地,这中间还能挤进三任同居男友和四位没那幺特殊的特殊伴侣,我还哈过好几个不可能或不会爱我的死会男人,我算是过得满精采的。

在几十年的约会(和结婚)史中,我搞砸了很多「对的人」,去追求「错的人」,我从中学到很多有效和没效的招数。所谓三折肱而成良医,现在我也能帮助妳。

我知道妳做错了什幺,因为这些错我都犯过;我也不擅长维持婚姻,不过,吸引愿意娶我(或至少愿意同居)的男人,却像是我的超能力一样。

我曾自我反省,也得到了结论:我虽然甜蜜又忠实,男人跟我在一块儿也绝对不会无聊,但我其实没有什幺特别的。外头比我适合结婚的女孩多得是,但她们结婚的机会却不到我的三分之一。

我认为我猎豔成功的原因,在于我随时準备好要前进,选择愿意许下承诺的男人,再加上(这一点非常重要,而且也比较困难)我愿意放下不愿承诺的男人。

我是在寄养家庭长大的,对我来说,约会只有一个目的:就是避开未来会抛弃我的男人!在我心里,只有一件事会比跟这种男人约会还惨,就是嫁给他们!

人人心中都有一个贱货

徵状:

一、妳身旁的人是不是对妳都小心翼翼,而妳也喜欢他们皮绷紧紧?

二、「要对男人好」的想法是不是让妳很不爽?

三、妳历任男友都觉得妳防卫心太重,难以接近吗?

多数男人只想娶对他们好的女人,「好」包括了床上的表现、风趣幽默、偶尔煮顿饭、摺衣服或其他男人懒得做的事,同时还要全心全意地爱着他。

妳是这种女人吗?要是我这样问就让妳不爽,那妳大概不是。

不过光是这样,妳还不算贱货。要是「男人想要这种福利会让妳动怒」,那妳才真的算贱货。贱货呢,会自觉高男人(和肖想男人的女人)一等,翻白眼装不屑还不自觉,嘴角随时都绷得死紧。贱货会散发让人害怕的气质,不仅不在乎别人怕她,甚至会承认自己还满爱这种感觉的。

这,就是贱!

耍贱不太像人格特质,反而更像是能量。贱本身没有错,人人心中都有一个贱货,这个强力的盟友会保护我们,让我们不被利用。不过在日常生活中,妳应该把武器收好,也就是说,耍贱要看时间、地点,像是难搞的商业谈判或遇到威胁再耍,请不要用在晚餐饭桌上,也不要因为今天是礼拜四就耍贱。

不幸的是,单身女性的贱能量真是常见到讨厌,可能因为不知怎地,「耍贱」跟「前卫」被划上了等号。但在恋爱或婚姻关係里,想要「掌权」是很不智的。

事实上,对大部分男人来说(女人也一样),单方掌权会破坏关係,有哪个正常人会希望另一半掌控全局啊?

我的人妻笔记

我20岁的时候,就是个结了婚的贱货。在良好的婚姻中,夫妻两人相敬相爱,但在贱女人的婚姻当中是看不到的(在烂男人的婚姻中也缺乏这些元素)。

其实我没那幺坏。我说话风趣、能让丈夫永远不无聊;但我却不太规範自己的行为,我不尊重人,却骗自己没这回事;我纵容自己为所欲为,就算让人不舒服也无所谓。

简单来说,我当时就是贱,而我耍贱的方法有:

一、我很爱控制:

控制是贱货的武器之首,控制就是先下手为强,让人没办法做出妳不喜欢的事。而下手的方法就是逼大家小心谨慎。一旦有人快提到我不喜欢的话题、或做出我不喜欢的事,我就全身紧绷,用表情(必要时用声音)来表达不悦。认识我超过半年的人,都会懂我的意思,然后乖乖放弃。很快的,身边剩下的就只有附和我的人了,我还自以为是非常和善的女人,但事实并非如此。

二、我心机很重:

心机重就是不着痕迹地让人照妳的意思做,例如,假装「若无其事」地跟妳朋友讨论某些人的行为让妳很不爽,而这些行为「刚好」就是妳前一天、上一週或上个月,要妳伴侣马上改掉的行为。如果这一招没效,还有「让对方内疚」和「威胁对方」两招,如果对方持续不改变,那妳不是会罹癌患病就是离开对方!

三、我很爱批评:

我当时的态度是「众人皆醉我独醒,高处不胜寒」;我自以为比其他人优秀。如果妳也是这样,妳知道自己是什幺货色了吧。

四、我会记恨:

如果你对我做了什幺,或我认为你对我做了什幺,我就会报复,像是无情地指出你昨天说错了什幺、或给你个下马威挫挫你的锐气、或(我个人最爱的选项)给你点苦头吃!

妳觉得男人会想要讨这样的老婆吗?最糟糕的是,我认为自己永远是对的;我最最最想要的,更甚于爱人的,就是支配我的老公。这听起来很不理性,但其实不然。因为我很怕受伤。在婚姻关係里,让一个男人支配我,是我不能接受的。

想结婚…先除掉妳心中的那个贱货

关于男人的二三事

自从生下一个未来会当别人老公的男人之后,我对男人的了解更透彻了。例如,青春期男孩的人生愿望就是:起司通心粉、电玩和性感女星。

妳看过性感女星火冒三丈地对男人咆哮吗?我想没有吧。

别会错意,我可没有叫妳变成性感尤物,事实上,真正愿意承诺的男人,也可能对这类女性敬谢不敏;她们太招蜂引蝶了(我没有恶意)。我想说的是,男人是很简单的生物,只想跟女人享乐,不想跟她打架。妳很难要求他们改变这个想法,即使搬出男女平等也无济于事。

很多女人不相信,耍贱是最容易吓跑男人的行为。她们以为男人会跑掉,只是因为没安全感和厌恶女人。确实,有部分男人是因为这样,但也有部分男人既理性又优秀,他们看到贱女人是会同情的,他们了解女人耍贱是因为曾经受伤,但他们自知无力治癒这种伤,所以连试都不试。因为不管女孩子再怎幺棒,都没人想天天当砲灰。

妳要怎幺改变

所以,如果妳是贱货,又想有男伴,那妳该怎幺办?方法很简单,真的真的很简单!但妳听了可能会很不爽,那就是:妳人要好一点。

人好是耍贱的反面,男人把这叫做「甜美」。如果妳问男人今日约会市场上最缺乏的是什幺?他一定会说:甜美的女人!结婚是一种高风险的赌注,和只要追求刺激的恋爱大不相同,好女孩才会得到左手的戒指。

那什幺是「好」?首先,先说说什幺是「不好」!「不好」就是永远以为自己是对的、爱争辩、声音尖锐,经常计较男人的缺失而不称讚他的优点;以为男人生来就是要给妳孩子、要支持妳,帮妳完成人生的理想蓝图。

而「好」就是轻柔、仁慈、又……咳……好穿透,这样男人才方便把他们的东西放进去。如果妳太坚韧,他们就放不进去了!女孩子儘管热情、性感、聪慧、活泼、风趣,可要是她一点也不甜美,大部分男人就不会想娶她。男人可能很热衷性爱,欣赏妳的伶俐,尊重妳的工作,认为妳很酷,但妳要是没有甜美的特质,其他都只是有趣的陪衬罢了。就像冰岛首都雷克雅维克,去那里旅游可能很不错,但当地天气太过严寒,妳不会想长住在那里;要是把雷克雅维克放到加州,妳可能就愿意长住了。

很多男人觉得人好就是甜,有没有让妳很不爽啊?「甜美」这个概念(或是「必须装得甜美」这概念)有没有激怒妳啊?这就是我的意思,如果妳真的不爽,那妳就有问题了。

「好」不是要贬低妳,而是「好」才能让这该死的世界运转啊!「好」也才能让婚姻运作,这叫做「黄金法则」;对我来说,这比其他什幺都重要。

不幸的是,我注意到好几位想结婚却还没结婚的女人,她们都不够「好」,尤其是对男人不好。她们不希罕用黄金法则来对待男人,因为在某种程度上,她们觉得不用对男人好,甚至她们以为已经够好了,但只是自以为是。

想知道妳是不是这样的人?如果妳已经有所自觉,那很好;如果妳不确定,就去问妳三个挚友,看她们认不认为妳是贱货,如果她们出现那种「我真的能说实话吗」的表情,那妳就有答案了。

想结婚…先除掉妳心中的那个贱货

能帮妳改变的心灵特训

妳需要一些心灵训练。婚姻不一定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心灵之旅,像商业大亨川普就不在乎这些东西。但妳要是想结婚却还没结婚,那这篇文章也许就是心灵之旅。

我们先从重要的概念开始:贱能量的心灵出口是什幺?

宽恕。

如果妳能真的宽恕,妳的怒气就会蒸发,贱能量也会消失。宽恕就是原谅妳自己、妳妈、妳的前男友和其他所有伤害过妳的人(即使伤得很深)。

不是因为妳成熟了,而是妳终于了解,没什幺原谅不了的,犯错是人之常情,人都有缺陷,都会伤害别人。谁没伤过别人?我可以告诉妳:没有!

或许有些人比较少,但也没什幺好骄傲的吧?人只要活着一天,就有可能犯错;这就是人!

一生中,要想不耍贱、不发怒、不吓人、不拒人千里,关键就在于宽恕。

那要怎幺做呢?最好的方法就是改变妳的故事,改变妳对人生经历的想法和说法,尤其是让妳失望或生气的事。妳不妨想想怎幺改编妳人生的剧本,尤其是妳最伤痛的那几页:中学那场椎心刺痛的分手、30年的漫长单身岁月、愚蠢的童年、职涯的低潮。

就算只有一点点也好,把故事改成没那幺悲惨的版本;如果能让妳开怀大笑的话,更好!

把人生想像成高速公路,妳想从妳的旧故事交流道下,满心都是妳父母怎幺搞砸妳的人生,或男人都是混帐,或妳有什幺问题;还是驶过那个出口,从妳的新故事交流道下?刚开始妳可能会觉得很烦,因为妳经常忘记旧出口已经关了而开错路、绕远路,甚至迟到,但最终妳会适应新的出口;妳不再下意识地叙述旧故事,而且妳会发现自己开到了全新的地方。

书名:如果妳真的想结婚……

出版社:高宝

想结婚…先除掉妳心中的那个贱货

崔西.麦米兰TracyMcMillan

美国电视编剧,作品包括《广告狂人》(MadMen)、《倒错人生》(UnitedStatesofTara)、《飞越时空》(LifeonMars)和《反败为胜》(NecessaryRoughness)。她也是回忆录《我爱你,但我还是要离开你》(ILoveYouandI’mLeavingYouAnyway)的作者。她目前住在洛杉矶,有一个十五岁的儿子。

身为电视编剧的崔西,看似生活光鲜亮丽,从小却在寄养家庭间辗转,长大后恋爱关係和婚姻关係也不顺遂。或许妳会觉得:这样还来教我怎幺结婚?但正因为她的过去,让她比谁都了解男人的理想伴侣。她结过三次婚,分别在19岁、31岁和40岁(可惜三次都以离婚收场),在这三段婚姻中与男人交手的经验(再加上自己青春期儿子为参考),让她更了解「性感尤物也比不上高中甜心」的男人心,让这本书成为史上最中肯的结婚建议书!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