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每一天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提起节庆,人们大都认为是值得高兴的日子,而且,往往还是公众假期。然而稍加留意,不难发现很多的传统节庆,起源都不是那幺的教人高兴。中秋节嫦娥慌忙出走,从此独对吴刚玉兔丹桂树;端午节屈原投江,伟大诗人含恨而终;就连中国人最看重的农曆新年,也是源于年兽噬人事件。这些节日之所以值得庆贺,都是因为人们逃脱厄运、走出悲怆。然而,随着岁月的推移,伤痛抚平之后,节日的起源便流于轻描淡写,或者演变成为浪漫传说。长洲太平清醮也不例外。

每年长洲太平清醮巡游日,气氛与气温同样炽热,整个长洲彷彿变成一个大舞台,新奇有趣的景观事物到处皆是,大街小巷人头涌涌,欢乐满载。对于特地来凑热闹的人,尤其是外地游客来说,这是个百份百的 fun fair。环顾整个活动最集中的北帝广场,但见色彩缤纷,鼓乐喧天,真想不出有哪个节日可以媲美。此时此刻,似乎只有神坛上的几点烛光,依稀提示着人们,这节日的起源,是关乎近二百年前一场可怕的瘟疫。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对笔者而言,几点烛光的提示不止于此,它们还教笔者回忆起早期拍摄太平清醮时的一件小事。这事件虽然小至微不足道,却影响着笔者住后多年的拍摄态度。

对于长洲,笔者本来就只是一名偶尔到访的过客;简单一点,是一名游客。顺理成章,以游客的心态来观赏太平清醮最合适不过;吃吃平安包,拍拍飘色,看看舞瑞兽、打功夫,祭神,再不就是买点特色纪念品 ……,总之繁繁忙忙、热热闹闹、嘻嘻哈哈地玩上一两天便是了。然而故事偏偏就不是这样。打从第一次拍摄开始,笔者的镜头指向,已是古老多于现代,传统多于时尚;彷彿要透视那嘉年华会的外貎,窥探隐藏于背后的传统元素。箇中原因,相信与自己的包拗颈作风有关,硬是不愿意跟大队。然而,作为一名成长、长居于都市的人而言,探索这些传统的动机,坦白说,是猎奇多于一切;事实上,长洲太平清醮中不少的传统活动,即使对当地居民来说,也绝对可以视为异族奇风。在云云传统拍摄题材之中,当然少不了参拜的信众。印像中最初拍摄的几年,从烛光映照的脸孔上,看到的,总少不了一份迷信。直至1996年,才有所改变。

那一年,飘色巡游过后,时近黄昏,祭幽的神坛準备就绪。那时祭幽的地点与现时的不一样;幽堆是沿和顺里摆放的,大士王的位置就在北社三里的交界处,面朝幽堆,背靠足球场;祭祀的神坛当然也在附近。当时选了一个相当有利的拍摄位置,正对参拜的信众;信众与相机之间,就只有烟火缭绕的香烛。同样选了这位置的,还有两位疑似职业摄影师;一位是洋人,另一位,看似是香港人。底片年代,要分辨职业与业余摄影师绝对不难,只要根据按快们的疯狂程度便可猜中八九成。

「What a beautiful face!」是来自洋人的讚叹。取景框中所见,一位老妇正面对神坛燃点香烛。本来也在捕捉同样情景的笔者,听了这句话,却即时包拗颈上身,闪出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疑问:到底神祇会用甚幺样的眼光来看参拜的信众?当下扭动对焦环,一下子,把焦点从老妇的脸孔移到神坛上的香烛,拍了以下的一幅照片。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失焦的脸庞上,再看不到太多的迷信;更多的,是虔诚。从那刻开始,我对长洲太平清醀各种传统活动的态度,便有了本质上的转变;── 少了猎奇,多了尊重。

只不过,多年以来伴随着这份尊重的,却是对传统日渐式微的婉惜。反映于照片之中,不论是人与物,往往都不由自主地染上沉鬰的低调。

以下的照片拍于2016年,也就是上述小事件之后的第二十个年头。但愿这些照片,能为正在消失的传统,留住点滴的记忆。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摄光写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相关文章 -
长洲太平清醮 2013
以逸代劳、守株待兔 ─ 长洲太平清醮 2015

 

新闻每一天 919℃ 46评论

提起节庆,人们大都认为是值得高兴的日子,而且,往往还是公众假期。然而稍加留意,不难发现很多的传统节庆,起源都不是那幺的教人高兴。中秋节嫦娥慌忙出走,从此独对吴刚玉兔丹桂树;端午节屈原投江,伟大诗人含恨而终;就连中国人最看重的农曆新年,也是源于年兽噬人事件。这些节日之所以值得庆贺,都是因为人们逃脱厄运、走出悲怆。然而,随着岁月的推移,伤痛抚平之后,节日的起源便流于轻描淡写,或者演变成为浪漫传说。长洲太平清醮也不例外。

每年长洲太平清醮巡游日,气氛与气温同样炽热,整个长洲彷彿变成一个大舞台,新奇有趣的景观事物到处皆是,大街小巷人头涌涌,欢乐满载。对于特地来凑热闹的人,尤其是外地游客来说,这是个百份百的 fun fair。环顾整个活动最集中的北帝广场,但见色彩缤纷,鼓乐喧天,真想不出有哪个节日可以媲美。此时此刻,似乎只有神坛上的几点烛光,依稀提示着人们,这节日的起源,是关乎近二百年前一场可怕的瘟疫。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对笔者而言,几点烛光的提示不止于此,它们还教笔者回忆起早期拍摄太平清醮时的一件小事。这事件虽然小至微不足道,却影响着笔者住后多年的拍摄态度。

对于长洲,笔者本来就只是一名偶尔到访的过客;简单一点,是一名游客。顺理成章,以游客的心态来观赏太平清醮最合适不过;吃吃平安包,拍拍飘色,看看舞瑞兽、打功夫,祭神,再不就是买点特色纪念品 ……,总之繁繁忙忙、热热闹闹、嘻嘻哈哈地玩上一两天便是了。然而故事偏偏就不是这样。打从第一次拍摄开始,笔者的镜头指向,已是古老多于现代,传统多于时尚;彷彿要透视那嘉年华会的外貎,窥探隐藏于背后的传统元素。箇中原因,相信与自己的包拗颈作风有关,硬是不愿意跟大队。然而,作为一名成长、长居于都市的人而言,探索这些传统的动机,坦白说,是猎奇多于一切;事实上,长洲太平清醮中不少的传统活动,即使对当地居民来说,也绝对可以视为异族奇风。在云云传统拍摄题材之中,当然少不了参拜的信众。印像中最初拍摄的几年,从烛光映照的脸孔上,看到的,总少不了一份迷信。直至1996年,才有所改变。

那一年,飘色巡游过后,时近黄昏,祭幽的神坛準备就绪。那时祭幽的地点与现时的不一样;幽堆是沿和顺里摆放的,大士王的位置就在北社三里的交界处,面朝幽堆,背靠足球场;祭祀的神坛当然也在附近。当时选了一个相当有利的拍摄位置,正对参拜的信众;信众与相机之间,就只有烟火缭绕的香烛。同样选了这位置的,还有两位疑似职业摄影师;一位是洋人,另一位,看似是香港人。底片年代,要分辨职业与业余摄影师绝对不难,只要根据按快们的疯狂程度便可猜中八九成。

「What a beautiful face!」是来自洋人的讚叹。取景框中所见,一位老妇正面对神坛燃点香烛。本来也在捕捉同样情景的笔者,听了这句话,却即时包拗颈上身,闪出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疑问:到底神祇会用甚幺样的眼光来看参拜的信众?当下扭动对焦环,一下子,把焦点从老妇的脸孔移到神坛上的香烛,拍了以下的一幅照片。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失焦的脸庞上,再看不到太多的迷信;更多的,是虔诚。从那刻开始,我对长洲太平清醀各种传统活动的态度,便有了本质上的转变;── 少了猎奇,多了尊重。

只不过,多年以来伴随着这份尊重的,却是对传统日渐式微的婉惜。反映于照片之中,不论是人与物,往往都不由自主地染上沉鬰的低调。

以下的照片拍于2016年,也就是上述小事件之后的第二十个年头。但愿这些照片,能为正在消失的传统,留住点滴的记忆。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神坛烛影 ─ 长洲太平清醮 2016

 

摄光写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

相关文章 -
长洲太平清醮 2013
以逸代劳、守株待兔 ─ 长洲太平清醮 2015

 

热门产品